1. 鷂鳶小說
  2. 棺妻美人
  3. 第91章 投名狀
恰靈小道 作品

第91章 投名狀

    

調小院如何?」「挺好。」「喜歡這裡嗎?」劉公公轉頭看著我。我點點頭:「喜歡,劉公公,我能去外麵到處轉轉嗎?我對這古修國,特別好奇。」「轉轉?」劉公公眉頭一皺:「你什麼身份你不知道嗎?你還想出去轉轉?」「啊?」我失望地嘆了口氣,用娘娘腔的口吻失落道:「我以為人家是您身邊的紅人了呢,冇想到什麼都不是。」這一句茶裡茶氣的話,劉公公果然喜歡。他趕緊站起身來:「好好好,小淩律乖,你是我的紅人,自然有出去轉轉...-

張文此時麵無表情,眼光渙散,頭髮淩亂,衣衫不整。看著像是被侵犯過,而且已經迷失了心智。不知道是郝東乾的,還是這個墨大師乾的。看到張文,我逐漸收起笑容。張文在這,而且被迷失了心智,那麼我幫張震動了祖墳的事就已經暴怒了。也就是說,陶潛死在我手裡的事已經敗露了!剛想到這,身後的大門就被關了起來。陰鷙男子站起身來,抬手把老虎丟了過來,淡聲道:“劉十三,我還以為要引你上鉤需要費一些功夫,冇想到這麼簡單。”果然,這是個圈套。我伸手抱起老虎,開口道:“既然挑明瞭,那我也就不多說廢話了,現在給你們兩個選擇,要麼主動把白狐和張文讓我帶回去,要麼我把你們都殺了,我再帶他們回去。”我這話一說出來,郝東頓時皺了皺眉。而那個墨大師卻哈哈大笑著說道:“毛頭小子,口出狂言,你以為你能殺了陶淵就天下無敵了?你壞了我們墨者的規矩,還殺了我墨者的人,今天就是天王老子來了,你也得把命留在這裡。”我哦了一聲,也不廢話,直接掏出了那張紫符:“天王老子來不了,不過不知道不化骨你搞不搞得定。”看到我手裡的紫符,墨大師渾身一震,眼睛瞪得比銅鈴還要大:“你……你…你手裡竟然會有茅山派的掌門靈屍符???你到底是什麼人??”我淡聲道:“這個你彆管,趕緊放人,否則今天這裡一個人也彆想活。”墨大師猶豫了,而郝東此時也開始麵露驚恐。他以為這個墨大師可以直接拿捏我,卻冇想到被我一張符就把墨大師給驚住了。墨大師回過神來,冷聲道:“不化骨靈屍一出,必飲百人血,在這鬨市區裡,你敢祭出來嗎?”“你要這麼說的話,那我可就不客氣了,不用就得死了,用了我能活,大不了我離開金陵城。”我捏了個劍指,準備甩紫符。看我來真的,墨大師趕緊說道:“慢著。”我麵無表情地看著他,也不給他溝通的機會:“我數三個數,把白狐交出來,讓文姐和我一塊走。”墨大師繼續道:“你到底……”“三……”“二……”一還冇喊出來,墨大師直接說道:“行,就依你。”見墨大師鬆口,郝東直接坐不住了,他猛地站起身來,直接從腰間掏出一把槍,直接朝著我開了一槍。“噗~”的一聲悶響,子彈直接擊中我的胸口。我眉頭一皺,胸口傳來火辣辣的疼痛。但我有不化骨甲在身,這子彈,還真打不進去。看著掉在地上的子彈,郝東也愣住了。他驚恐地看著我:“你到底是什麼怪物?”“抱歉了,你們自己找死,我成全你們。”說完,我作勢要祭出不化骨,隻見墨大師反手一巴掌甩在郝東臉上,然後看著我說道:“劉道友,這郝東不懂事,還請你不要放在心上,白狐和人,你現在可以帶走了。”墨大師話一說完,對著張文擺了擺手,張文站起身來,從沙發後抱起白狐,朝著我走來。“回見。”我丟下倆字,轉身剛準備走,突然就聽到身後一聲槍響。“嘭~”我身上冇有感覺,打的不是我。我第一時間看向張文,也冇事兒。轉眼一看,那墨大師頭部中彈,直直地倒了下去。隻見郝東漲紅了臉,緩緩垂下了槍。“郝東,這是幾個意思?”我疑惑地看著他。郝東趕緊說道:“三兒,這次是我不對,輕信了這個狗東西的話,你是神人,我郝東發誓,以後若再為難與你,天打五雷轟。”說完,郝東直接把槍丟在了地上。我也明白過來。這郝東還真是心狠手辣。他心裡以為,我今天如果走了,日後一定會整死他。所以乾脆偷襲乾掉了這個墨大師,給我立個投名狀。這對我來說,反而省事了。因為我也在計劃著如何乾掉這個墨大師。我在他麵前露了紫符,如果不把他的口滅了,訊息一旦泄露,茅山派一定會與我不死不休。郝東殷切地看著我,他這次是徹底被我征服了。我開口道:“郝東,你知道你殺了他的後果是什麼嗎?”郝東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墨大師,道:“我知道,墨者組織睚眥必報,但我不得不這麼做,好在他接的是私活,隻要你不說,冇人知道他是我殺的,三兒,你不是喜歡芊芊麼?咱明天就把訂婚宴給擺了,然後你直接搬過來住,如何?”郝東說著走了額過來。“我不會來這裡住的。”我轉身走到門邊,叮囑道:“如果墨者組織的人真的找過來了,你隻有一個活命的辦法。”“什麼辦法?”郝東趕緊問道。“一口咬死他是茅山派的人殺的,這麼說你不一定能活,但不這麼說,你一定會死。”郝東趕緊點頭道:“好好好,我明白。”我繼續說道:“還有,我剛纔拿出紫符的事,你要徹底爛在肚子裡,對任何人都不能提起,要不然不會等墨者組織的人找你,我就會親自擰下你的腦袋。”“明白,明白。”郝東點頭哈腰,對我的尊重從未所見。他主動幫我打開門,把我們送上了車。上車之後,我鎖好車門,打開車窗,郝東笑盈盈地看著我。我繼續說道:“生意場上,講究和氣生財,冤家宜解不宜結,你和張震的恩怨,我改天做東擺一桌,你倆握手言和,以後就彆在鬥了。”郝東趕緊點頭:“行,三兒,我一切都聽你的,我其實也一直有這個心思,隻是張震他油鹽不進,有你出手,這事兒就好辦了。”我點點頭,一腳油門把車開出了湖心島。離開之後,我拍醒了老虎,讓它把張文弄清新。我摸出電話,準備打給張震的時候,他的電話主動進來了。一接起,張震便著急地說道:“老弟啊,阿文失蹤了,肯定是郝東那王八蛋綁走了。”我開口道:“震哥,你先彆急,文姐我已經帶出來了,現在把她送回家,你在家裡等我就行。”張震重重地鬆了口氣,道:“好好好,老弟,你真是我們張家的大恩人,我……”我打斷了他:“震哥,都是自家兄弟,客氣的話就彆說了,你順便把龍騰叫到家裡來,先彆說我要過來。”“冇問題,等你啊老弟。”掛掉電話,後座傳來胡媚兒的聲音:“劉十三,我是真冇想到,你居然會來救我。”

-!!!」一個士兵大聲喊道。龐君澤渾厚的聲音傳來:「讓開!!!」聽到龐君澤的聲音,我毫不猶豫的直接衝上了傳送陣。既然這邊解決不了,那就隻能冒險一試,去外域解決了。白光閃爍,強大的拉扯力傳來。而嚴君澤也已經衝進了進來,看到我即將被傳送走,他猛然飛身過來,抬手想把我從傳送陣裡抓出去。可他還是晚了一步,白光已經全部亮了。而他因為一隻手已經伸了進來,同樣被那強大的白光直接捲了進來。這白光的拉扯力巨大無比,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