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鳶小說
  2. 海賊:這個海軍正得發邪!
  3. 第一章 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
洞若觀竹 作品

第一章 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

    

轉碼失敗!請您使用右上換源切換源站閱讀或者直接前往源網站進行閱讀!-

海圓曆1年。東海,一艘海軍的小型軍艦在幽藍的海麵上行駛。甲板上站著一個樣貌年輕的男人,眺望遠處的地平線。他身穿整齊的海軍製服,一件長長的白色風衣懶散的搭在肩上。男人手中拿著一本白色封皮的航海日誌,上麵用花體寫著他的名字:多托雷·蘇倫。航海日誌中夾著一張舊報紙,蘇倫漫不經心的讀著。這張報紙的出版時間是海圓曆1498年。那一年,名揚四海征服了偉大航路,成功抵達傳說之地拉夫德魯的“海賊王”哥爾·D·羅傑被海軍處決。“想要我的財寶嗎?想要的話可以全部給你,去找吧!我把所有財寶都放在那!”臨死前羅傑對世人狂笑。羅傑的一句話,讓人們趨之若鶩的奔向大海,無數海賊為了海賊王留下的寶藏開始豎立霸權極力爭奪。自此,大海賊時代開啟。“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蘇倫放下手的航海日誌。大海賊時代的出現意味著世界政府和海軍權力的削弱。年輕人中的大多數都嚮往出海成為海賊,曾經強盛的海軍必將麵臨青黃不接的局麵。“當殺戮、掠奪、**、癲狂成為這個時代的主旋律,隨之醞釀而生的,將會是秩序的崩壞。”蘇倫將一張通緝令釘在船壁上,冷冷掃視出現在視野儘頭的一座小島。………………安奇亞島,白鬆鎮。這是一個在東海名不見經傳的小島,島上的小鎮以盛產用於造船的白鬆木而得名。原本應該和諧安樂的小鎮,今天卻迎來了不速之客。一艘海賊船停在小島的港口,船上的火炮對準了小鎮的中心。轟!通紅的鉛彈從炮膛飛出,落在小鎮的中心,緊接著劇烈爆炸,將周圍的建築物轟成了碎片!伴隨著居民的尖叫和哭喊,大群海賊揮舞著刀劍、長槍、鐵鉤,衝入了小鎮之中。留著金色長髮的美男子手持尖細的刺劍,漫步在遭受破壞的小鎮,隨手刺死一名想要逃跑的婦女。“傑帕斯船長,找到鎮長的家了!”一名海賊跑過來。“是嗎,帶我過去。”傑帕斯用一張手帕抹去濺在自己臉上的鮮血,露出一個完美的笑容。小鎮的中心,一幢白色的洋樓麵前,鎮長阿賈克和他的妻子被一群海賊圍著。在一眾危險的鋼刀、鐵劍麵前,阿賈克不由得滲出一身冷汗。“諸位……你們想要什,我都可以給你,請不要傷害我的妻子。”阿賈克跪地乞求,將一個貌美的女人護在身後。女人穿著寬鬆的衣物,小腹微微隆起,臉色因為驚嚇過度而蒼白。金髮的傑帕斯朝這邊走了過來。四周的海賊嬉笑道:“鎮長,如果是平時的情況,你交出所有財產,我們會放過你妻子,可惜你的運氣很不好,誰叫你的妻子懷孕了呢。”劍花海賊團的人都知道,船長傑帕斯最喜愛蹂躪有了身孕的有夫之婦。砰!傑帕斯一腳將阿賈克踢飛了出去,狠狠撞碎了一麵厚實的牆壁。“真是位美麗的夫人。”他抬手捏住女人的下巴,俊美的臉上帶著貪婪的笑容。臉色蒼白的女人想要驚聲尖叫,一個冰冷而鋒銳的東西抵住了她的小腹。“別衝動夫人,為你的孩子著想。”傑帕斯握著手的刺劍。這把刺劍從他出海那天起,刺穿過二十二位美貌的女子,她們無一不是各個島上富豪或鎮長的妻子、女兒。傑帕斯的劍刃挑動,像剝開一枚滑嫩的鵝蛋一樣,剝開麵前這個女人的衣物。受傷的阿賈克像野獸一般嚎叫著衝來,被海賊們壓在地上,撐開他的眼皮,要讓他仔細的看到自己妻子被如何淩辱。伴隨著男人悲慟的淒嚎,熊熊的火焰在小鎮的各處升起。“給我去死!”留著淡紅色短髮的年輕少女從兩棟房屋的縫隙中衝出,她揮起一塊大石,狠狠砸在一名瘦高海賊的腦袋上。砰!瘦高海賊被砸得一個趔趄,狠狠撲倒在地,鮮血從後腦的凹陷處湧出。短髮少女扔掉石頭,狠狠的深吸口氣,快速伸手拔出海賊腰間的太刀,向倒在地上的海賊劈斬。哢!一陣刺耳的摩擦聲出現,短髮少女驚愕的發現自己的刀刃停在了半空。地上的海賊抬起一隻手,抓住了她的刀刃,緊跟著晃著腦袋站起來,眼神狠厲的盯著短髮少女。“臭婊子!”海賊揮拳直接將短髮少女砸倒在地,奪過她手的刀刃,揪住她的衣領將她拎起。看到短髮少女秀美的麵容,海賊狠狠吞了口唾沫,衝遠處的幾名同伴喊道:“嘿嘿,大家快來,看我發現了個好玩具!”幾名海賊朝這邊走過來,他們一邊走一邊解鬆褲腰帶。短髮少女已經預想到即將發生什,奮力地掙紮起來。抓住她的海賊卻是紋絲不動。“臭婊子,老子可是劍花海賊團二番隊的隊長,你要是識相點就別動,等我們玩完了說不定還能放你一條生路!”聞言短髮少女停止了掙紮,但依舊冷冷地看著麵前的海賊。海賊臉上露出笑容,那張散發著口臭的臭嘴朝短髮少女湊了過來。忽然間短髮少女暴起,像一頭幼獅般反撲,狠狠咬住了海賊的喉嚨,生撕下一塊肉來!血如泉湧。海賊慘叫著後退,暴怒的他舉起刀刃朝短髮少女斬下!倒在地上的短髮少女隻來得及本能的舉起手臂,然而脆弱的手臂會被一刀斬斷,緊跟著她會被刀刃斬成兩半。然而這就是她所求的。與其受到侮辱,不如痛快死去。淩厲的刀光讓短髮少女睜不開眼睛,然而刀光過後,什都冇有發生。“人與野獸的區別,在於是否擁有克己的本能。唯有懂得克己方可稱人,而不懂得為自己設限,任意釋放自己的**,美其名曰‘自由’者,不過隻是野獸。”遠處披著白色大衣的蘇倫走來,看著額頭插著一把短刀仰天倒下的海賊,“一群被獸性侵占了腦子的自私者,真是可悲。”

-廳,雖然接待海賊這樣的顧客,不過海軍方麵一般也不會進行追究。對於蘇倫而言,隻要不為非作歹,亦或者像草帽海賊團那樣招惹到自己,他一般是不會出手的。實際上蘇倫是個怕麻煩的人,用前世的話來說他就是個懶癌患者,非必要的事情他不會去做。不過一旦有人觸及到蘇倫的原則,那那人就要倒黴了。草帽海賊團和被像丟垃圾一樣丟在地上的索隆就是眼前的一個例子。哲夫深深看了蘇倫一眼,他常年生活在海上,經驗豐富,見識過許多海賊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