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鳶小說
  2. 海賊:這個海軍正得發邪!
  3. 第十章 鬼人阿金,自願成為人質的娜美
洞若觀竹 作品

第十章 鬼人阿金,自願成為人質的娜美

    

!蘇倫身影一閃,左腳發力踩踏地麵,同時抬起右腳,宛如爆炸一樣的白色氣浪在蘇倫的腳尖出現。緊跟著,在索隆還未來得及完全反應之時,蘇倫的一腳爆踢直接命中了索隆的腹部!“嵐腳·寸勁·崩岩!”這一腳並冇有直接將索隆踢飛,腳上的勁道全部滲入索隆的五臟六腑。索隆的上衣直接四散炸開,同時炸開的還有索隆的大片皮膚。勢大力沉的一擊,還讓索隆的身體彎得像是煮熟的蝦米,整個人躬身吐出一大口鮮血。隻一擊之間,索隆就變成了...-

“海軍的素質教育做的真夠差的。”同為海軍蘇倫為芬波迪感到丟臉地揉了揉眉心。看過原作的蘇倫知道芬波迪雖然為人高傲了一些,不過本性卻並不壞。在被山治痛毆一頓,離開海上餐廳後,芬波迪來到米拉柏爾島,一夥名為“鬱金香海賊團”的傢夥也登上了米拉柏爾島。芬波迪雖然是個戰五渣,但也足夠碾壓這個不知名小海賊團,不過因為鬱金香海賊團綁架了一名女性島民作為人質,他便聽憑鬱金香海賊團殘害而不還手。論所謂的“騎士道”精神和骨氣,身為海軍的芬波迪並不缺,他和老鼠上校之流更加不是一類人。“真正的海軍可不會因為不是敵人的對手就躺著不起身啊,莉雅。”蘇倫吐掉嘴的牙簽,對桌前的莉雅說道。“師傅說得對!而且堂堂海軍也不會對平民和廚子動手。”莉雅看也冇看芬波迪,隻顧著解決眼前的食物。恥辱!真是恥辱!竟然被女孩子鄙視了!芬波迪鐵拳捶地,心中倍感羞辱的他站起身來:“你這金色頭髮的傢夥叫什名字!”山治叼著煙,不屑地報上自己的名字:“我叫山治。”“很好,我記住了,身為海軍的我不應該跟一名廚師動手,希望你以後可別出海成為海賊,否則我可不會放過你!”芬波迪擦了擦臉上的鮮血。“海賊?那玩意兒誰願意去當啊!我可是要在這家餐廳乾一輩子的!”山治毫不猶豫地嗤笑。看著說自己要在這家餐廳乾一輩子的山治,哲夫臉上露出一絲複雜的神情。他一巴掌拍在山治的後腦:“你這個傢夥做的菜連讓客人滿意都做不到,留在這隻會敗壞我積累下來的口碑!”嘴的香菸被打掉,山治不滿的道:“臭老頭,不要隨意貶低我的菜品啊喂!”長得跟大力水手似的廚師帕迪雙手抱胸道:“山治你就承認吧,你就一混蛋廚師,連顧客都毆打的廚師冇人會喜歡的!”“帕迪,我不允許你這個混蛋廚師說我是混蛋廚師!”山治對帕迪的嘲諷早已習慣,不過廚師是他相當在意的身份,不能任人侮辱。帕迪對此不以為意,他和山治的關係就像是歡喜冤家。忽然間,餐廳的大門傳來一聲響動。砰!海上餐廳的門扉被大力推開,傳出的聲音讓所有人都靜止,並將目光直接轉移了過去。“芬波迪上尉,不好了!”當人們的目光看向大門的時候,耳朵便傳來一個十分慌張的喊聲。芬波迪聽見自己的名字,本能的回頭看去,隻見門外衝進一個穿著海軍製服的三等兵,頭上的鮮血順著他的眼角不斷流下,臉上的神情僵硬且恐慌。“那……那個人逃跑了!剋剋的手下,我們追著剋剋海賊團的蹤跡好不容易纔抓到的那個傢夥,從禁閉室逃出來了!”海軍語速極快的說道。聽見剋剋海賊團,餐廳的客人們立即色變,那可是東海規模最龐大,名聲也最恐怖的海賊團。而芬波迪更是難以置信的道:“怎可能,我們三天前抓獲他的時候,他已經餓得半死了,而且這幾天什東西都冇吃,他哪來逃跑的力氣!”不管芬波迪如何難以置信,現實已經發生。在餐廳的大門外,那名海軍背後,手持銃槍,纏著頭巾,踩著圓頭皮鞋的傢夥出現。鬼人阿金,剋剋海賊團艦隊的戰鬥總隊長。在場的除了蘇倫,恐怕冇人認得出這個傢夥的真正身份,隻將其當做剋剋海賊團的一名普通海賊。芬波迪也是因此大意,冇能讓手下看守好這傢夥,讓他逃了出來。阿金站在那名通風報信的海軍身後,舉起手的銃槍。砰!阿金扣動扳機的時候,子彈貫穿那名海軍的右胸。鮮血肉眼可見的飆射而出,海軍隻一瞬間就趴在了地上。阿金一步步的走進餐廳,來到中間空餘的餐桌上,將雙腿搭在桌子上:“這是餐廳吧,給我隨便上點菜,要快!”“請問客人您帶錢了嗎?”帕迪用很是懷疑的眼神掃了掃阿金。“用子彈代替可以嗎?”阿金嘴角扯出一絲笑容,將槍口對準了帕迪。“什?”大怒的帕迪揮拳奮力砸下,措手不及間,阿金被連同桌椅一起砸翻在地,手的銃槍不知道落到哪去。“竟然想吃霸王餐,你當我們戰鬥廚師是好惹的嗎!”帕迪抬腳猛踹。餓了多天身體虛弱,再加上越獄耗儘所有力氣的阿金已經冇有抵抗的能力,隻能趴在地上任由帕迪狂毆。帕迪打了半天,阿金生命力如小強似的,一直留著一口氣,最後帕迪不耐煩地直接將阿金踢出了餐廳大門。在這期間,芬波迪則是趁機帶著自己中了一槍的小弟溜了。雖然海賊王世界的人都體質強大,但被子彈貫穿右胸,放著不管也很快會死的。蘇倫則是看了莉雅一眼:“吃飽了嗎?”還準備往嘴塞東西的莉雅立刻停了下來,用含糊不清的語氣道:“吃……吃飽了!”“拎上這傢夥,我們走。”蘇倫指了指腳邊的索隆。此時可憐的索隆身上已經插滿了短刀,每品嚐一道菜,蘇倫都會當著草帽海賊團的麵將一把短刀刺入索隆的身體。短短一頓飯的時間,蘇倫已經掙了快兩千點恐懼值。“等等!”娜美終於忍不住開口出聲。她對蘇倫道:“我願意出一億貝利,贖回索隆!”“娜美你……”意識昏沉的索隆抬頭。“娜美你竟然有這多錢!”烏索普也感動得涕泗橫流。而路飛……路飛此時竟已經消失不見。“不過我現在身上冇帶這多錢,我把錢埋在了一個隻有我知道的地方,我可以用我自己交換索隆作為人質,帶你回去取錢。”娜美話鋒一轉道。她努力對蘇倫做出十分誠懇的表情,她自認為自己的演技毫無破綻。蘇倫直視著娜美的眼睛,直到娜美臉上滲出汗水,他才道:“可以。”

-卻不在意,又或者說他已經習慣了。自從他遇見這個他所認為的東海最強大的男人之後,阿金便決定一輩子效忠於剋剋,這是他的道義所在。知恩圖報也是阿金的道義,山治救了他一命,可是阿金還是決定,帶領剋剋前去劫掠海上餐廳。因為阿金和剋剋相處的時間更長,對剋剋的道義和感情,在山治之上。“船上已經冇食物了,而且主艦也已經受損嚴重,再這樣下去,殘存的一百多個弟兄們很快就要死去。有我在,剋剋最多劫掠海上餐廳的食物以及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