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鳶小說
  2. 海賊:這個海軍正得發邪!
  3. 第二章 快逃!他們是魔鬼!
洞若觀竹 作品

第二章 快逃!他們是魔鬼!

    

。“給我去死!”留著淡紅色短髮的年輕少女從兩棟房屋的縫隙中衝出,她揮起一塊大石,狠狠砸在一名瘦高海賊的腦袋上。砰!瘦高海賊被砸得一個趔趄,狠狠撲倒在地,鮮血從後腦的凹陷處湧出。短髮少女扔掉石頭,狠狠的深吸口氣,快速伸手拔出海賊腰間的太刀,向倒在地上的海賊劈斬。哢!一陣刺耳的摩擦聲出現,短髮少女驚愕的發現自己的刀刃停在了半空。地上的海賊抬起一隻手,抓住了她的刀刃,緊跟著晃著腦袋站起來,眼神狠厲的盯著...-

一個多小時之後,在趙旭的一番忙碌下,一桌豐盛的佳肴熱騰騰出爐。

清蒸桂魚,水煮肉片,豉汁蒸排骨、紅燒雞塊、京醬肉絲、乾煸蠶蛹、百合西芹、五彩拉皮、西湖牛肉羹,外加一隻帝王蟹。

這邊飯菜剛好,華怡也適時來到了趙旭的家裡。

華怡見剛擺放碗筷,笑著說:“喲!來得早、不如來得巧!看來,我來得正是時候。”

“華姐,快來!”李晴晴對華怡招了招手。

華怡見董妍也在,與董妍打了聲招呼。

趙旭開了兩瓶紅酒,給這些女士每人滿上一杯。說:“今晚都喝點兒!”

董妍望著桌上琳琅滿目的菜,食慾大動。

說:“我先嚐一嘗啊!”

說著,夾了一口水煮肉片。

眼睛頓時亮了起來,對趙旭一豎大拇指,說:“可以,可以!真的是色香味俱全。小旭,以你的廚藝,都可以開飯店了。”

趙旭笑著說:“就算我破產了,至少還有門手藝養家。快吃吧!”

眾人邊吃邊聊起來。

華怡告訴趙旭,“畜原菌”的解藥,已經取得了突破性的進展。原本五天能研製成功,有可能三天就能研製出來。

“太好了!”趙旭高興地說:“越早研製出來,就越能減人員傷亡。”

董妍說:“我已經讓孫鵬將這件事壓製到最小程度了。所以,你們得爭取時間才行。”

華怡點頭說:“放心吧!隻要研製出解藥,一切問題就能迎刃而解。”

“對了,趙旭!那個魏承允抓住了嗎?”

“抓住了!”

華怡歎了口氣,說:“這人其實倒是有一些本事的,隻是鬼迷心竅,被利益蒙敝了雙眼。”

一桌子的菜,被趙旭這些人吃得精光。

李晴晴和華怡因為喝酒的原因,都有些微醺的狀態。

宋依霜、董妍因為是場麪人物,這點兒酒對兩人來講,根本不算什麼。

徐靈竹因為內功深厚,早將體內的酒精排得一乾二淨。

晚飯過後,徐靈竹先一步離開了。

趙旭因為有事要去趙家村,就送了徐靈竹一程。

路上,徐靈竹率先開口對趙旭說:“趙先生,我明天就要啟程出發了。”

“這麼早?”趙旭聞言一驚,說:“過了正月十五再走唄?”

“不了!”徐靈竹停了下來,瞧著趙旭說:“距離晴晴的劫難之期隻有兩年多了。光是玉蟾就讓我們差點兒死在昆虛之地。所以,我必需儘快找到其它的藥材才行。”

“那你答應我一件事好嗎?”趙旭盯著徐靈竹說。

“什麼事?”

“如果你有線索,不要單獨行動。一定要通知我,我們一起行動!如此一來,也好有個照應。”

徐靈竹聞言皺了皺眉頭。

她本不想告訴趙旭,可既然趙旭這麼說了,讓她一時間無法決擇。

畢竟,趙旭是有家室之人。萬一趙旭出了意外,李晴晴又麵臨劫難之期,三個孩子可怎麼辦?

趙旭彷彿洞穿了徐靈竹的心思,說:“靈竹,你一定要答應我。否則,你出了事,我會一輩子良心不安的。”

徐靈竹見趙旭眼神中流露出真摯的感情,心裡非常感動。

心裡明白,趙旭是在擔心她會有危險。

點頭說:“好,我答應你!”

“我們拉勾,若是你騙我,你就是小狗!”

趙旭朝徐靈竹伸出小拇指。

徐靈竹莞爾一笑,說:“都這麼大人了,還這麼稚氣。”

嘴上說著,不忘伸出手與趙旭的小拇指勾在了一起。

“拉勾、上吊!騙人是小狗。”

徐靈竹笑著說:“好啦!你快去趙家村吧。對了,我怕走得時候會傷感,就不通知晴晴了,你幫我告訴她一聲。”藲夿尛裞網

“你要悄悄走?”

“對啊!難道還要驚動整個五族村啊。”

“那你總可以告訴我,上次我趙家老祖找你做什麼吧?”趙旭問道。

徐靈竹俏臉攸地一紅,抿嘴說道:“就不告訴你!”

說完,衝著趙旭調皮一笑,轉身快步去了秦家村。

望著徐靈竹婀娜的背影,趙旭許久才收回目光。

一想到徐靈竹明天就要走了,心裡五味雜陳,不知是何滋味兒。

五族村!

趙旭到了父親趙嘯天的房間後,見趙嘯天正在教妹妹趙念寫字。

趙嘯天見趙旭來了,對其招了招手,說:“小旭,你來得正好,陪我下盤棋!”

“爸,我不是來找你下棋來的。”

“那你有什麼事情?”趙嘯天皺著眉頭問道。

趙旭說:“爸,你想冇想過另娶?”

趙嘯天眼睛一瞪,沉聲道:“你小子這是說得什麼話。”

“我見你經常和芸姨在一起,不如你們兩個在一起算了。”

“你小子給我打住!她是我小姨子,難道我們還不能在一起聊天了。”

“爸,你知道我說得不是那個意思。芸姨長得非常像我媽,你們在一起,我是不會反對的。”

“打住!這件事情以後不許再提。萬一傳到你芸姨耳朵裡,你讓我怎麼見她。”

“你真的對芸姨冇意思?”

趙嘯天歎了口氣,說:“你不知道,你母親在我心裡的份量有多重。算了,不提這個了。陪我下盤棋吧!”

趙旭見父親趙嘯天不同意這樁事,便就此作罷。

隻是覺得有些可惜。

一個未娶,一個未嫁。兩人若是在一起,倒是一樁不錯的姻緣。

三盤棋被趙旭贏了兩盤。

趙旭放下手中的棋子,對父親趙嘯天說:“爸!你明顯不在狀態,心裡有事吧?”

“算了,不下了!你小子回去吧。”

趙嘯天直接下了逐客令。

趙旭笑了笑,說了聲:“晚安!”

“哥哥,晚安!”趙唸對趙旭揮著手。

“晚安,小念!”

趙旭說完,轉身離開了父親趙嘯天的房間。

第二天一早,刀疤吳崢就跑來對趙旭彙報說,徐靈竹帶著虛生和虛織兩個人已經離開了。

李晴晴剛好在趙旭的身邊,聞言一驚。脫口驚呼道:“靈竹怎麼說走就走了。”

趙旭對刀疤吳崢擺了擺手,示意自己知道了。

吳崢離開後,趙旭對李晴晴說:“晴晴,其實昨天靈竹就對我說了。她擔心走得時候會傷心難過。所以,就不通知你們了。”

-肩膀末端,傑帕斯的手臂爆碎開來。“怎……可能……”劇烈的痛楚中,傑帕斯難以置信的開口。“不知所謂。”傑帕斯還想揮劍,蘇倫已經一腳踢中他的手腕。緊接著,蘇倫掐住傑帕斯的脖子將其提了起來,臉上露出略顯病態的笑容。“你想要……做什?”傑帕斯有些不寒而栗,那樣的笑容,他隻在一些無比凶殘的海賊臉上見過。“你聽說過‘穿刺之刑’?”白鬆鎮的鎮中心,一個乾癟的人形被一根鋼棍刺穿,在火堆之下烤成了肉乾。蘇倫靜靜地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