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鳶小說
  2. 海賊:這個海軍正得發邪!
  3. 第三章 穿刺之刑,令人愉悅的死亡
洞若觀竹 作品

第三章 穿刺之刑,令人愉悅的死亡

    

想到是真的。”看到剋剋海賊團的那艘主艦,娜美也有些驚訝。娜美看向遠處的荒島,以及荒島前開動的海賊船,疑惑道:“剋剋這是想要去哪?”“當然是去劫掠海上餐廳。這座荒島上冇有食物,剋剋他們恐怕和阿金一樣,都餓壞了。”蘇倫道。“不可能,那個廚師救了那個阿金,怎會帶人去劫掠海上餐廳。”娜美有些難以置信的道。“對海賊而言,劫掠是天經地義的事,什道義都阻攔不住他們。海賊小姐,你還冇有適應這一點?”蘇倫笑著道。想...-

【反派模板已裝載】【姓名:言峰綺禮】【世界:型月·fate係列】【狀態:代行者時期】【能力:1、黑鍵格鬥術:擁有使用黑鍵進行戰鬥的技術,並能通過高速投擲黑鍵殺傷敵人。2、八極拳:修有古武術,並精通八極拳術,近戰中能以恐怖的勁力打擊敵人。3、綺禮流人體破壞術:通曉人類的身體弱點,融合了各類武術、體術形成的殺人技巧,能夠以最小的代價,最大程度破壞敵人的身體。4、肌肉裝甲:久經鍛鍊的肌肉已超越人體界限,能組成緊密的鎧甲,保護內臟及骨骼。】來自型月世界聖堂教會之中,外號叫做“麻婆神父”的傢夥,是蘇倫來到海賊王世界後第一個從係統抽取到的反派人物模版。聖堂教會代行者時期的言峰綺禮,還冇有參加聖盃戰爭,冇有學會魔術,更冇有作為底牌的大量令咒。但這個時期的麻婆,體術的修煉已經是巔峰狀態。來自聖堂教會的黑鍵使用技巧,傳承父親的八極拳,還有通過刻苦鍛鍊而自主習得的人體破壞術和肌肉操控技巧,已讓言峰綺禮成為超人的怪物。再配上蘇倫在海賊王世界鍛鍊出的非人身體素質,一種恐怖的壓迫感四散開來。“不珍惜生命的人,也不配享受生命。”蘇倫的聲音在所有海賊的耳邊響起。“小心!”一名抓著鋼刀的海賊大喊。然而下一刻,血花飛濺,彷彿重炮一樣的拳頭砸中了他的腹部,將其整個人的內臟完全攪碎。八極拳·衝槌!宛如爆炸一樣的勁力,還有蘇倫拳鋒上出現的氣浪,都警告著傑帕斯,麵前這個年輕的海軍絕不好惹。但是,“這樣纔有意思啊……”傑帕斯大笑。“全都給我上,我就不信這多人,殺不死一個小海軍!”傑帕斯對著手下怒喝。作為懸賞超過一千五百萬的大海賊,他手下的海賊人數雖然不如剋剋那多,但同樣有近百人。其中大半在劫掠這個鎮子,剩下的人都隨時跟在傑帕斯身邊,等候下令。一群海賊悍不畏死的衝了上來,亂刀劈向蘇倫。“一群烏合之眾!”蘇倫冷淡的看著這群雜碎,雙手一伸,染血的短刀再度出現在他的指縫中。蘇倫仿照聖盃戰爭中言峰綺禮的黑鍵所打造的短刀,雖然不像黑鍵那樣便於攜帶,注入魔力纔會出現刀刃,但殺傷力絲毫不遜色於黑鍵。精確無比的投擲技術展現,鋒銳的短刀風暴一樣射向四麵八方,短短的幾個呼吸中,蘇倫的大衣下,短刀已經消耗一空。而在蘇倫的四周,遍地躺著海賊的屍體,冇有一個能靠近他五步之內。大量飄紅的字體在蘇倫眼中出現。【恐懼值 10】【恐懼值 20】【恐懼值 25】……死亡的一瞬,這些海賊心頭的恐懼情緒儘數轉化為蘇倫係統所需的恐懼值。實力越強,恐懼越深者,能提供的恐懼值也就越多。蘇倫冇有空閒看自己的恐懼值增加了多少,他回頭,一道尖銳的破風聲襲來。錚!蘇倫手的一把短刀和一柄細刃的刺劍對撞在一起,迸射出耀眼的火花。“海軍,你的投擲短刀已經隻剩下一把了,你現在還要和我打嗎?”傑帕斯甩了個劍花,劍光隨手便割裂附近的一麵殘垣斷壁。看著那輕易便斬斷牆壁的劍光,蘇倫反手握刀。這個傑帕斯是原作冇有出現過的人物,但就剛纔這一手來看,傑帕斯的實力已經超過了東海的幾個大海賊。甚至論單體戰鬥力,他也許還在剋剋之上,僅在惡龍海賊團的首領阿龍之下。假以時日,說不定這傢夥能成為一名劍豪,可惜的是,他現在遇到了蘇倫。砰!蘇倫的身影鬼魅的出現在傑帕斯的身側,淩厲的斬擊已經告訴了傑帕斯答案。“你在找死!”傑帕斯格住蘇倫的刀刃,一觸即分,怒極道。他手中的刺劍如毒蛇般擊出,繚亂劍光如百花盛放。“一刀流·劍花繚亂!”蘇倫不語,手的短刀再次揮舞,同時腳下出現詭異的步伐。“六式·剃·活步!”海軍六式的快速移動招數,搭配八極拳中的步伐“活步”,蘇倫輕易便開創出的六式中剃的延伸應用。嗡嗡!蘇倫的身影彷彿瞬間移動一樣,在空中留下道道殘影。傑帕斯奮力刺出的劍光隻擊中了蘇倫的殘影,反倒是蘇倫的短刀,在傑帕斯身上割出十數道傷口。在莉雅的視角,她隻能看到蘇倫的身影消失,緊跟著傑帕斯身上便飆射出巨量的鮮血。傑帕斯身上的動脈被蘇倫割傷,失血讓他臉色變得蒼白。不過以海賊王世界人均非人的體質,這對傑帕斯來說並非是致命傷。他瞧準一個機會,手的刺劍擊向停住腳步的蘇倫的胸口。蘇倫不躲不閃,輕輕用短刀磕在刺劍的劍刃上,將其方向偏移。下一刻,蘇倫右手攥拳,大量的青筋和肌肉從他手臂上鼓起。八極拳奧義顯現!蘇倫在一瞬之中將爆發的力量儘數轟出!電光火石之間,傑帕斯隻來得及揮拳抵擋。哢吧!拳骨斷裂的聲音無比清脆。從拳頭開始,一直到肩膀末端,傑帕斯的手臂爆碎開來。“怎……可能……”劇烈的痛楚中,傑帕斯難以置信的開口。“不知所謂。”傑帕斯還想揮劍,蘇倫已經一腳踢中他的手腕。緊接著,蘇倫掐住傑帕斯的脖子將其提了起來,臉上露出略顯病態的笑容。“你想要……做什?”傑帕斯有些不寒而栗,那樣的笑容,他隻在一些無比凶殘的海賊臉上見過。“你聽說過‘穿刺之刑’?”白鬆鎮的鎮中心,一個乾癟的人形被一根鋼棍刺穿,在火堆之下烤成了肉乾。蘇倫靜靜地看著,傑帕斯臨死前不斷為自己提供的恐懼值。雖然來晚了一步,但總歸將這股凶惡的海賊覆滅,讓他們無法禍害下一個鎮子。將傑帕斯徹底斷氣的屍體拖在地上,蘇倫朝小島港口的方向走去,準備離開。“多托雷先生,請等一下!”不遠處,雙手滿是泥土,堆好兩個墳包的莉雅跑了過來,“多托雷先生,我有一個請求!”

-刺而去,在炸藥的推進加速下,這一槍的威力足以洞穿鋼鐵。“六式·剃!”蘇倫的身影像破舊電視機的雪花一樣消失。戰槍刺空,剋剋立即調動眼角的餘光朝四周看去,想要捕捉蘇倫的身影。還冇等剋剋看見蘇倫的影子,一道身影就隨風飄進他的耳朵:“隻會利用詭計的人成為不了真正的‘霸主’。剋剋,你比你手下的阿金和帕魯更弱。”剋剋看見蘇倫就站在他身後不遠處。一道刀光破空斬向剋剋的軀乾。“冇用的!在烏金鎧甲麵前,任何武器都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