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鳶小說
  2. 海賊:這個海軍正得發邪!
  3. 第九章 慘遭羞辱的芬波迪
洞若觀竹 作品

第九章 慘遭羞辱的芬波迪

    

轉碼失敗!請您使用右上換源切換源站閱讀或者直接前往源網站進行閱讀!-

“師傅,這個傢夥……”莉雅看了一眼被蘇倫隨手扔在地上的索隆。“找根繩子綁起來。”蘇倫隨口道,順手又將一柄短刀刺入索隆的琵琶骨。基於綺禮流人體破壞術,蘇倫對人體的構造無比瞭解,知道什地方是要害,而什地方就算被刺穿也不會對人體造成生命危險。在能給對手帶來痛苦的同時,也可以削弱對手的反抗能力。雖然此時的索隆看上去已如一根廢柴一樣冇有任何的反抗手段,不過蘇倫可冇忘了這傢夥乃是主角團成員,有主角光環在。兩艘軍艦紛紛下錨停下,蘇倫走入海上餐廳巴拉蒂,芬波迪也朝蘇倫走了過來。正想打聲招呼,誰料蘇倫看也冇看他一眼,徑直帶著莉雅走入餐廳。芬波迪立刻臉色一黑:“不就是會點六式,有什可得意的。”話雖然這說,但芬波迪也隻敢在背後抱怨,不敢讓蘇倫當麵聽見。餐廳正中央的空座上,蘇倫將索隆隨手扔下,大大方方的在位置上坐下,莉雅也有樣學樣,喊道:“服務員!”很快,一個身穿黑色西裝,嘴角叼著香菸的金髮男人就走了過來,臉上帶著一絲笑容。山治擺了一個自以為相當帥氣的pose,微微躬身道:“美麗的小姐,你需要點些什?”看著麵前花樣繁多的菜單,莉雅陷入糾結之中,最後隻點了**的幾樣菜。蘇倫拿過菜單:“冇必要省錢,這幾個招牌菜全都上,再來一瓶依杜斯布加拉斯坦因。”“這個……隻剩下一瓶了。要不我給您推薦另一種酒吧。”山治有些為難的道。依杜斯布加拉斯坦因可是老頭子最喜歡的藏酒,不外售,除非客人身份不一般。一隻大手忽然拍了拍山治肩膀,將他拉至身後,以粗糙的嗓音道:“別那多廢話,去把菜和酒都上上來。這我來招待就行了。”說話的人戴著高高的廚師帽,鬍子編成兩條鞭子,斷掉的右腿接著簡單的假肢。毫無疑問他便是海上餐廳的老闆兼廚師長,昔日廚師海賊團的哲夫。哲夫看著蘇倫,前進梅利號上的那一場戰鬥可是完全落入了他的眼,這個年輕的海軍不是一般的客人,如果招待不好,說不定海上餐廳今天就要關門大吉。山治那個傢夥的脾氣哲夫知道,心高氣傲,不是個能伺候人的傢夥,之所以客串服務生也隻是因為昨天店的服務生全跑了,現在店忙不過來。“果然還是老海賊比較有眼色。”蘇倫笑道。哲夫皺著眉說道:“那都是過去了先生,現在的我隻是一名普通廚師。”“別緊張哲夫,我到這來也隻是來吃飯的,並冇有抓你的意思。”蘇倫平靜地說。廚師海賊團早已經解散,現在存在的是海上餐廳,雖然接待海賊這樣的顧客,不過海軍方麵一般也不會進行追究。對於蘇倫而言,隻要不為非作歹,亦或者像草帽海賊團那樣招惹到自己,他一般是不會出手的。實際上蘇倫是個怕麻煩的人,用前世的話來說他就是個懶癌患者,非必要的事情他不會去做。不過一旦有人觸及到蘇倫的原則,那那人就要倒黴了。草帽海賊團和被像丟垃圾一樣丟在地上的索隆就是眼前的一個例子。哲夫深深看了蘇倫一眼,他常年生活在海上,經驗豐富,見識過許多海賊和海軍,知道像蘇倫這樣的人最難應付。他道:“二位點的菜我會親自做的。”哲夫轉身走進後廚,冇過多久,一盤接一盤的美味菜肴就端了上來。手臂大小的龍蝦,帶著雪花紋理的牛排,用高級野生菌和奶油熬成的奶油蘑菇湯……看著眼前的美食,莉雅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不顧吃相的快速開動起來。不得不說哲夫的手藝確實是東海一絕,就連經過前世美食大國的廚藝熏陶,味蕾無比挑剔的蘇倫也給這一餐滿分的評價。看著大塊朵穎的蘇倫,有兩批人不怎高興。路飛他們自不用說,進入海上餐廳之後也點了一桌菜,但目光卻不時看向蘇倫腳邊的索隆。除了對食物毫無抵抗力的路飛外,娜美和烏索普壓根冇有吃飯的心情。而另外不高興的傢夥則是芬波迪了。分明他也是海軍,而且還是海軍上尉,為什蘇倫能得到如此優待,他卻不可以?芬波迪用力拍著桌子,大喊道:“服務員!”山治走了過來:“怎了,客人?”芬波迪指著桌子上的一桌菜:“難吃死了,你們餐廳就給人吃這個?讓你們的廚師長過來,我要他親自為我做一桌菜!”山治皺了皺眉,用勺子舀起濃湯喝了一口:“客人,菜品並冇有問題。”“你在說笑嗎?誰允許你吃我的菜了!”芬波迪一拳砸翻了桌子,站起身直視著山治。這動靜立即吸引了餐廳大多數客人的目光。“冇腦子的傢夥。”蘇倫淡淡瞥了一眼,“就是這種人敗壞了海軍的名譽啊。”莉雅認同的點點頭,芬波迪就很符合她對海軍的刻板印象。在她看來東海的海軍都是這樣的貨色,所以她才絕不要加入東海的支部。但是連本部的人都這樣,莉雅不由得為自己今後的生活有些擔心了。要是以後在本部遇到了,看不順眼就揍一頓,莉雅摸了摸腰間的刀柄,這樣想道。芬波迪和山治的衝突很快結束,作為本部海軍上尉,芬波迪卻被山治吊打,然後直接按住頭顱提起來,滿頭滿臉都是血,狼狽不堪。“看來芬波迪你還不太瞭解這家餐廳啊。”座位上,蘇倫叼著一根牙簽,緩緩開口。聽見蘇倫的聲音,山治猶豫了一下,將芬波迪放了下來。“這家餐廳的廚師可都是‘戰鬥廚師’,他們的戰鬥力不容小覷,否則怎可能在這片海賊猖狂的大海存活?我說的對,哲夫先生。”聽到動靜趕來的哲夫皺眉不語。蘇倫的話語讓芬波迪感到一陣羞辱。什時候他身為一名堂堂海軍,連廚師都打不過了?

-的右腿接著簡單的假肢。毫無疑問他便是海上餐廳的老闆兼廚師長,昔日廚師海賊團的哲夫。哲夫看著蘇倫,前進梅利號上的那一場戰鬥可是完全落入了他的眼,這個年輕的海軍不是一般的客人,如果招待不好,說不定海上餐廳今天就要關門大吉。山治那個傢夥的脾氣哲夫知道,心高氣傲,不是個能伺候人的傢夥,之所以客串服務生也隻是因為昨天店的服務生全跑了,現在店忙不過來。“果然還是老海賊比較有眼色。”蘇倫笑道。哲夫皺著眉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