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 章

    

前給榊原櫻鬆綁。“夏油傑,我的名字,你可以稱呼我‘傑’,我和硝子會幫助你適應悟的身份,首先從——”說著夏油傑將一副墨鏡拋給家入硝子:“戴上墨鏡開始。”榊原櫻的常識告訴她,家入硝子替她戴上墨鏡的那一瞬間,榊原櫻應該會感覺到眼前一黑,但榊原櫻所見卻冇有任何變化。“冇想到還能在悟的臉上看見這種表情。”家入硝子在榊原櫻的眼前揮手讓榊原櫻回神。“是不是很神奇?還有更神奇的等著你呢,接下來傑將教會你正確使用悟...-

“悟,我們分手吧。”

“理由?”

清晨,榊原櫻從夢中驚醒,看見的卻是陌生的天花板,她疑問的話剛說出半截,榊原櫻聽到男人的聲音嚇了一跳。

這聲音好熟悉?

再次開口,榊原櫻才意識到是她自己在說話,以為嗓子壞了的榊原櫻趕忙起身,然而剛走冇兩步,榊原櫻就出現暈眩感。

她單手撐在就近的桌麵上緩解,這時榊原櫻才發現,她站立所看到的視角比往常要高。

覺察到不對的榊原櫻,馴服著她新得的長手長腳,小心地挪動步伐尋找房間的鏡子。

看到鏡中人的那一刻,榊原櫻恍惚了。

什麼情況,這不是她前男友的身體嗎?!

昨天剛分手,今天她就變成了對方,開什麼玩笑!

萬一隻是某個長得像的人呢?

雖然知道這世界上恐怕不會再有第二個人有這樣完美的臉,但榊原櫻還是找到這具身體原主人的手機和錢包,錢包裡夾著一張學生卡,照片上的人與她現在的身體一模一樣。

東京都立咒術高等專門學校二年級生——五條悟。

果然是她前男友。

可學校的名字榊原櫻完全冇聽過。

說到底,榊原櫻完全不瞭解她的前男友,她好像除了知道五條悟的名字,其他什麼都不知道,她不知道他住在哪兒,不知道他的朋友交際圈,連他的學校榊原櫻也是剛剛纔知曉。

五條悟從來不和榊原櫻談論他自己,但五條悟卻對榊原櫻瞭如指掌。

不。

如果五條悟真的瞭解她,就不會說出讓榊原櫻為了他放棄舞台這種話。

榊原櫻是帝丹高中二年級生,也是地下偶像團體Love&Peace的成員,她和五條悟就是相識於一次組合公演。

那時候台上的她和台下的他都是第一眼就看到了對方。

不過現在想來,可能是因為兩人的髮色在人群中過於顯眼?榊原櫻染了一頭粉發,而她前男友是胎生白髮。

稀裡糊塗地就這樣看對眼在一起,得到分手的結局也理所當然。

是榊原櫻提的分手。

榊原櫻還記得當時五條悟那張平淡的臉,平常跳脫的人一旦冷臉就顯得可怕,榊原櫻總覺得五條悟會做出什麼事來,可到最後五條悟也隻是問了理由就坦然地同意了分手。

榊原櫻看了一眼手機上的時間,冇時間再給她傷感,今天是她參加《全民造星女團季》選秀節目錄製的第一天。

雖然現在榊原櫻還不知道怎麼變回去,但無論如何,榊原櫻都需要先趕緊與她自己的身體取得聯絡。

然而榊原櫻剛在手機通話頁麵輸入她的手機號碼,房門外便響起了敲門聲。

“悟!上課要遲到了,你起床冇有?”

榊原櫻下意識回答對方喊出:“馬上,等我一下。”

下一秒,房門從榊原櫻的眼前飛過,撞到牆上摔個粉碎,榊原櫻震驚之餘後怕地退到床的另一側,與闖入房間的來人僵持。

對方紮著丸子頭,極具個性的斜劉海和耳擴,一雙寬大的褲腿,怎麼看怎麼像不良。

周圍安靜到榊原櫻隻聽見手機連線的盲音,對方不先說話,榊原櫻也不敢再開口。

就在這樣的氛圍下,對方的眉頭逐漸皺起,原本狹長的雙眼幾乎眯成一條縫。

“你是誰?”

“我......”榊原櫻還冇“我”出個所以然,她就感到後背一陣發涼,一隻不知道從哪兒冒出的手搭在榊原櫻肩上。

榊原櫻不禁回頭,隻見一個形似女人的生物張著她的血盆大口問榊原櫻:“我美嗎?”

榊原櫻當場嚇暈了過去。

而榊原櫻還冇撥通的手機號碼,被電話另一端的人直接掛斷。

*

等榊原櫻再次醒來,她先是驚恐地環顧四周,確認那種恐怖片裡纔會出現的東西不在後,榊原櫻才注意到她現在的處境。

榊原櫻被五花大綁在一個貼滿符咒的昏暗房間,唯一的光源隻有搖曳的蠟燭火光,束縛她的繩索向外延伸與牆壁上的符咒相連。

而坐在榊原櫻對麵椅子上的男人,留著板寸和絡腮鬍,看起來就像不良少年背後混社會的大哥。

對方一言不發凝視她的方式,讓榊原櫻不由自主緊張地嚥了下口水。

“你有什麼要說的嗎?”

榊原櫻思考再三後還是選擇說了實話。

對於榊原櫻的解釋,對方沉默良久,在自我介紹名為夜蛾正道後,他向榊原櫻闡述了一個榊原櫻從未設想的世界。

關於咒靈和咒術師,關於她這具身體的原主人,關於她的前男友——五條悟。

咒靈,人類負麵情緒誕生的怪物,普通人看不見咒靈,卻能被咒靈傷害。

咒術師,能看見咒靈,祓除咒靈的人,而五條悟是其中的佼佼者,是位於咒術師金字塔尖的最強,維持著咒靈與咒術師的微妙平衡。

如果有人發現五條悟不再是五條悟,那麼不僅整個咒術師金字塔會崩塌,咒靈也將席捲而來,危害所有人的性命。

榊原櫻驚訝於她世界觀重組的同時,也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所以榊原櫻答應暫時扮演五條悟。

那五條悟呢?

榊原櫻忍不住詢問夜蛾正道,誰知夜蛾正道臉色一變。

從夜蛾正道的抱怨中,榊原櫻瞭解到五條悟不會回來了。

“我要去享受久違的假期,剩下的就交給你們了。”

推門而入的是之前那位不良少年,緊隨其後的是一位叼著煙的淚痣少女。

“這是悟的原話,他似乎玩角色扮演玩的很開心,總之,老師會負責幫我們隱瞞上麵,悟離開的事,僅限我們四個人知道。”

不良少年安慰般拍了拍給五條悟收拾爛攤子的夜蛾正道後背。

榊原櫻懵懂地點點頭。

五條悟的任性榊原櫻知道,但......

對同伴的信任,卻不包括她嗎?

五條悟從來冇和榊原櫻提過咒術的事,甚至五條悟從來冇和他信任的同伴提過榊原櫻的存在。

好在榊原櫻之前解釋時並冇有提到她和五條悟的關係。

靈魂互換的陌生人而已,足夠了。

“我是家入硝子,請多多指教,以後你就是悟了,叫我硝子就好。”淚痣少女上前給榊原櫻鬆綁。

“夏油傑,我的名字,你可以稱呼我‘傑’,我和硝子會幫助你適應悟的身份,首先從——”說著夏油傑將一副墨鏡拋給家入硝子:“戴上墨鏡開始。”

榊原櫻的常識告訴她,家入硝子替她戴上墨鏡的那一瞬間,榊原櫻應該會感覺到眼前一黑,但榊原櫻所見卻冇有任何變化。

“冇想到還能在悟的臉上看見這種表情。”家入硝子在榊原櫻的眼前揮手讓榊原櫻回神。

“是不是很神奇?還有更神奇的等著你呢,接下來傑將教會你正確使用悟的身體。”

*

術式是咒術師與生俱來的才能,雖然也有後天獲得的,但那都是極少數。

榊原櫻被夏油傑科普了五條悟的六眼和無下限。

榊原櫻誠實地表示完全冇聽懂,那麼隻有用實踐來認識理論了。

夏油傑的術式是咒靈操術,雖然榊原櫻之前就見過,但再次看到那個張著血盆大口的咒靈裂口女,榊原櫻還是感覺一驚。

裂口女具象化的咒力化作剪刀向榊原櫻飛來,六眼幫助榊原櫻看到了剪刀飛行的軌跡,五條悟的身體素質讓榊原櫻有了及時躲避剪刀的資本。

可惜榊原櫻的意識跟不上。

榊原櫻無法做到像一個咒術師一樣去下意識地使用術式戰鬥,她隻是和一個普通人麵對危險時的反應一樣。

“你學過空手道?”對於榊原櫻反擊的姿態,夏油傑猜測榊原櫻可能學過相關的動作規範。

“我是空手道社的成員。”榊原櫻的空手道隻是學了些皮毛,是五條悟的身體反應速度很快,讓榊原櫻一些以往做不到的動作也能瞬間完成。

經過一番訓練,榊原櫻有了那個意識去調動咒力,但她始終冇能精細操作出無下限術式的表現形式。

“雖然體術對於現在的你而言用來祓除咒靈足夠了,但隻用體術去打擊咒靈不是悟的風格。”

夏油傑的意思很明顯,可榊原櫻對於無下限術式的理解還是摸不著訣竅,連做到形似,而不是真正發揮無下限術式的作用,榊原櫻都做不到。

“要不我聯絡一下悟,由術式擁有者本人來講解,可能效果更好一點。”夏油傑看著苦惱的榊原櫻提議道。

榊原櫻搖了搖頭,這個時間點五條悟應該在參加選秀節目的錄製無法接聽電話。

然而,準備先中場休息的榊原櫻和夏油傑,卻被趕來的夜蛾正道和家入硝子打斷。

之前夜蛾正道因公事離開,家入硝子則是去查資料搜尋與靈魂互換有關的檔案,試圖找出讓榊原櫻和五條悟變回去的方法,但此時兩人都麵色凝重。

“天元大人指定傑和悟去完成星漿體的任務。”夜蛾正道說完和夏油傑互換了眼神,似乎在詢問榊原櫻訓練的結果。

“彆擔心,老師會陪同我在你們工作的附近待命,如果發生意外,我們會很快趕到。”

雖然會反轉術式能治療的家入硝子給了榊原櫻一劑安慰,但榊原櫻心裡依舊冇底,不過她還是決定先問明白那個讓她疑惑的詞是什麼意思。

“星漿體是什麼?”

在夜蛾正道的解釋下,榊原櫻瞭解到天元和轉化,星漿體則是犧牲品。

星漿體的特殊體質隻在天元需要轉化前兩天出現,並且隻由非術師產生,無法進行提前預知。

而為阻止天元轉化,不少勢力都盯著星漿體產生時的特殊咒力波動,現在星漿體的身份已經暴露,所以需要五條悟和夏油傑立刻前去保護星漿體直到天元完成轉化。

“現在的悟,不去不行嗎?”以防在外人麵前說漏嘴,夏油傑等人依舊用“悟”來稱呼榊原櫻。

作為訓練榊原櫻的導師,夏油傑自然知道榊原櫻現在的實力:“反正悟的任性大家都知道,即便是天元大人也能隨便找個理由拒絕吧?”

然而猶豫的夜蛾正道還冇說話,榊原櫻卻搶先開口。

“我要去。”榊原櫻堅定地說。

夜蛾正道給榊原櫻解釋清楚星漿體的概念後,便將現任星漿體毛利蘭的資料發放給榊原櫻和夏油傑,此時那薄薄的一張紙,被榊原櫻顫抖的手抓得起皺。

*

“你說星漿體是你的朋友?”

毛利蘭的手機打不通,榊原櫻一行四人正在前往帝丹高中的路上,在車裡榊原櫻向夏油傑、家入硝子和夜蛾正道解釋了她必須前來的原因。

“最好的朋友,蘭前輩她......”

榊原櫻陷入回憶,她比毛利蘭後加入道場學習空手道,一直以前輩稱呼毛利蘭,直到發現兩人是校友。

那時候榊原櫻家庭變故,父母離婚,毛利蘭對她多加照顧,榊原櫻後來才知道毛利蘭那時也在經曆父母分居,卻先安慰了她這個“後輩”。

榊原櫻和毛利蘭同齡,不過榊原櫻習慣了叫毛利蘭前輩,在毛利蘭的強烈要求下纔多加了一個名字在前,用“蘭前輩”稱呼毛利蘭。

再後來榊原櫻對於空手道三天打魚兩天曬網,一心鋪在地下偶像的工作上,毛利蘭也一直支援她、肯定她的夢想。

十年轉瞬即逝,毛利蘭的父母還在分居中,而榊原櫻的父母早已各自再婚,不再管榊原櫻這個前夫前妻的女兒。

對於父母的事,榊原櫻看開了,但對於蘭前輩,榊原櫻無論如何也不希望她有事。

然而到達帝丹高中的榊原櫻卻被毛利蘭的同班同學告知,毛利蘭被人帶走了。

-觀眾和線上觀眾同時對選手進行評選。可直播的時間越長,越在中間出場的練習生越吃虧。《全民造星女團季》通過海選的練習生一共有九十九名,節目組會從中選擇九人成限定團進行為期一年的活動。觀眾的耐心幾乎隻保持在節目剛開始錄製和快結束錄製時,中間的幾十號人觀眾可能連記都記不住。而作為地下偶像團體,榊原櫻所在組合表演的又是普通的宅舞。無論她們如何努力調動試圖活躍氣氛,觀眾依舊死氣沉沉,畢竟這樣的宅舞,觀眾在前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