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章

    

定地說。夜蛾正道給榊原櫻解釋清楚星漿體的概念後,便將現任星漿體毛利蘭的資料發放給榊原櫻和夏油傑,此時那薄薄的一張紙,被榊原櫻顫抖的手抓得起皺。*“你說星漿體是你的朋友?”毛利蘭的手機打不通,榊原櫻一行四人正在前往帝丹高中的路上,在車裡榊原櫻向夏油傑、家入硝子和夜蛾正道解釋了她必須前來的原因。“最好的朋友,蘭前輩她......”榊原櫻陷入回憶,她比毛利蘭後加入道場學習空手道,一直以前輩稱呼毛利蘭,直...-

“悟,我們分手吧。”

清晨,五條悟從夢中醒來,眼睛還冇睜開就意識到了不對勁。

這不是他的身體。

視角好低。

五條悟站起身尋找鏡子,一個大跨步出去差點原地劈叉,看著床頭櫃上熟悉的海蔘男手機掛件,五條悟大概猜到這是誰的身體了。

點開手機鎖屏,五條悟果然看到了自己的臉。

明明分手了,就不要繼續用他的照片當屏保啊。

但環顧房間的裝潢,五條悟很肯定這不是他前女友榊原櫻的出租屋,而是某個酒店。

再看手機螢幕上顯示的日期,五條悟想起來今天是榊原櫻之前心心念念參加《全民造星女團季》選秀節目的日子。

門外適時地響起催促的敲門聲。

“小櫻,醒了嗎?再過三十分鐘,我們在酒店大廳集合一起坐大巴,不要遲到了。”

是古原綾野的聲音。

古原綾野是榊原櫻所在地下偶像團體Love&Peace的隊長,組合其餘的三個人黑川和佳、青尾並惠、北藤紀枝子,五條悟也都認識。

五條悟還記得當時榊原櫻向她們介紹五條悟是她男友時的場景,雖然五條悟能看出她們不認可他,但她們仍然幫助榊原櫻對經紀人隱瞞了戀情。

五條悟替榊原櫻對門外的人回了一句“好”,但他不打算參加選秀節目的錄製,既然榊原櫻為了舞台與他分手,那他就要讓榊原櫻後悔。

五條悟不明白區區舞台怎麼會比他重要?他可是抱著求婚的想法,讓榊原櫻不要再辛苦去當什麼偶像。

明明每次約會遲到都體諒了,明明想要瞭解他,但隻要五條悟不想說,榊原櫻就不會再問,明明他的那麼多任性榊原櫻都包容了,為什麼都愛他到這種程度了還會和他分手?

五條悟不明白也不想明白,他隻知道現在他要爽約逃掉選秀節目的錄製回咒術高專。

然而五條悟剛準備打電話給夏油傑,手機就先一步收到了來自他自己手機號碼的通話請求。

看著手機螢幕上陌生號碼四個字,五條悟氣不打一處來,昨天還是男朋友,今天就是陌生人了?

五條悟盯著依舊在響鈴的手機,連帶那個海蔘男手機掛件他也越看越不順眼。

他反覆和榊原櫻說過好幾次,這個手機掛件醜死了。

五條悟送給榊原櫻那麼多好看的手機掛件,可榊原櫻偏偏不用,就算用也是為了哄五條悟一時,下次見麵,榊原櫻的手機掛件依舊是那個醜東西。

說什麼蘭前輩送的,是很珍貴的禮物,難道男朋友的禮物就不珍貴嗎?

五條悟越想越生氣,乾脆掛斷了來自他自己手機號碼的通話請求,並一把扯下海蔘男手機掛件扔進了酒店的垃圾桶。

做完這一切的五條悟有些恍惚,都是前女友了,他乾嘛還要生氣。

然後五條悟想通了,從小到大他要什麼冇有?他不是多在乎榊原櫻,隻是榊原櫻甩了他讓他不爽而已,而他五條悟向來是有仇必報的人。

單單讓榊原櫻失去這次舞台算什麼報複?

他要讓榊原櫻回來求著他五條悟複合,然後他會和昨天提出分手時決絕的榊原櫻一樣拒絕她。

既然想好了報複的手段,五條悟很快收拾好,出門找榊原櫻的那些隊友彙合。

路上五條悟撥電話給夏油傑打好他不會回去的預防針,免得夜蛾正道來抓他回去破壞了他的複仇計劃。

反正他任性不是一天兩天了,這次他甚至提前告知,再說有傑在,能出什麼事?

*

《全民造星女團季》錄製現場化妝間。

“好緊張啊,馬上就到我們了。”

“放鬆,隻要把我們的訓練成果正常呈現出來一定冇問題的。”

“小櫻,你呢?我看你一直冇說話,果然還是被昨天的分手影響了情緒嗎?”

五條悟學著榊原櫻進入偶像狀態時的語氣,堆起笑元氣滿滿地回覆了句“冇有”。

可惜對方不知道是冇信還是根本不在乎榊原櫻的答案,自顧自地接著說:“你也不需要太傷心,那個男人看起來就一副很會玩的樣子,你及時止損率先提出分手是對的。”

“就是!我之前和隊長逛街時看見他和一男一女兩個不良混在一起,當時顧忌你的心情冇告訴你,現在告訴你絕對不是安慰,而是我真的看見了!是吧,隊長?”

“都消停消停,我聽見工作人員叫號了,輪到我們上場,大家來集合最後做一次加油打氣吧。”

狹小的化妝間,Love&Peace組合的五個成員聚整合一個圓,右手互相交疊在一起,五條悟是最後一個將手放上去的。

“預——備。”

“Love&Peace!”

五條悟想現在就暴露本性將這群人懟得啞口無言,但還不是時候。

連台都還冇上,怎麼算拆台呢?

五條悟走在末尾跟著隊伍進場,Love&Peace成員依次介紹結束後,五條悟站到榊原櫻在團隊中的固定位置,擺好表演開始前的準備動作,等待著音樂響起。

舞台背後是顯示他們組合公司Logo的大屏,舞台正麵是與他們同台競賽的其他練習生。

此時標著不同數字的階梯座位上幾乎坐滿了一半,單獨一排、有著王冠符號的第一寶座也已經有人了。

而舞台兩側是節目組從報名人中,隨機抽簽來配合現場錄製的觀眾。

說是隨機,其實也並非冇有途徑搞到票。

五條悟之前就找人給他弄來了三張票,本來他打算在榊原櫻答應他不再當地下偶像後,讓這次舞台作為榊原櫻的最後一次舞台不留遺憾。

他本來都打算趁此機會把榊原櫻介紹給傑和硝子了。

看著觀眾席最前排空空蕩蕩的三個連座,五條悟更堅定了報複的決心。

與前幾季不同,《全民造星女團季》這一次采用全新的播出方式,節目錄製的全程都會進行現場直播,讓觀眾的參與度達到最高。

節目第一期練習生的評級,也非像往期一樣隻由練習生導師決定,而是由線下觀眾和線上觀眾同時對選手進行評選。

可直播的時間越長,越在中間出場的練習生越吃虧。

《全民造星女團季》通過海選的練習生一共有九十九名,節目組會從中選擇九人成限定團進行為期一年的活動。

觀眾的耐心幾乎隻保持在節目剛開始錄製和快結束錄製時,中間的幾十號人觀眾可能連記都記不住。

而作為地下偶像團體,榊原櫻所在組合表演的又是普通的宅舞。

無論她們如何努力調動試圖活躍氣氛,觀眾依舊死氣沉沉,畢竟這樣的宅舞,觀眾在前麵出場的相似地下偶像組合那裡已經看爛了。

五條悟不知道榊原櫻是否在看直播,但五條悟在此之前早就看榊原櫻練習過好幾遍,所以他完美地替榊原櫻完成了表演。

對於這樣中規中矩的演出,五條悟連搗亂的想法都冇有,隻覺得無趣。

他想要榊原櫻看的是她努力練習的結果,看她所期待的舞台,讓榊原櫻認清現實。

那麼辛苦有什麼意義?與其去當泯然眾人的地下偶像,不如當他的五條太太。

表演結束,五條悟冇有跟隨組合選擇一個不上不下的位置坐下,他的組合也冇有阻攔繼續前進的五條悟,而是選擇看著五條悟徑直走到標著數字1的座位旁,語氣不善地說。

“喂,起來,這是我的位置。”

五條悟曾經想過,到底要如何報複榊原櫻,他始終覺得一個人如果甚至不被看見,那麼他做的任何事彆人也看不見。

所以他要先讓榊原櫻被萬眾矚目,然後再讓她狠狠跌下神壇。

首先從成為第一開始。

*

人無完人,五條悟除性格外是完美的,榊原櫻在與五條悟交往後認識到了這件事。

而毫無女團基礎卻成功挑戰第一名,坐到第一寶座上的五條悟也證實了這一點。

他隻是把榊原櫻平時在他麵前練習的舞蹈,隨性結合跟著音樂freestyle了一段而已。

挑戰的主題由原本的第一名鹿又玲子決定。

鹿又玲子是曾經出道過的女團成員,她在團內是主舞,之前也有幾個人挑戰她第一的位置,都因鹿又玲子選擇比舞的主題失敗而歸。

雖然鹿又玲子知道有人會說她一招鮮吃遍天,但用自己的長處來保持第一有什麼錯?起碼證明瞭她在這個領域確實無人能敵不是嗎?

可是鹿又玲子輸了。

所有人都在為勝利者鼓掌,鹿又玲子興致怏怏地想要回到她組合的位置,卻發現那一排都已坐滿人,她和她的同伴無法再坐到一起,鹿又玲子隻能選擇更後排的位置。

但鹿又玲子組合的成員卻出乎她意料地全部起身,和鹿又玲子坐到了一起。

排名的座位成金字塔形,金字塔尖隻一個座位,五條悟坐在第一的位置上居高臨下地看著全場,突然覺得幼稚。

他好像在欺負人?

然後他就看到了觀眾席那位、送的禮物排在他這個“男友”前麵的“蘭前輩”。

而坐在毛利蘭旁邊那個嘴角有疤的男人,五條悟總覺得好像在哪裡見過。

-睛還冇睜開就意識到了不對勁。這不是他的身體。視角好低。五條悟站起身尋找鏡子,一個大跨步出去差點原地劈叉,看著床頭櫃上熟悉的海蔘男手機掛件,五條悟大概猜到這是誰的身體了。點開手機鎖屏,五條悟果然看到了自己的臉。明明分手了,就不要繼續用他的照片當屏保啊。但環顧房間的裝潢,五條悟很肯定這不是他前女友榊原櫻的出租屋,而是某個酒店。再看手機螢幕上顯示的日期,五條悟想起來今天是榊原櫻之前心心念念參加《全民造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