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章

    

回神。“是不是很神奇?還有更神奇的等著你呢,接下來傑將教會你正確使用悟的身體。”*術式是咒術師與生俱來的才能,雖然也有後天獲得的,但那都是極少數。榊原櫻被夏油傑科普了五條悟的六眼和無下限。榊原櫻誠實地表示完全冇聽懂,那麼隻有用實踐來認識理論了。夏油傑的術式是咒靈操術,雖然榊原櫻之前就見過,但再次看到那個張著血盆大口的咒靈裂口女,榊原櫻還是感覺一驚。裂口女具象化的咒力化作剪刀向榊原櫻飛來,六眼幫助榊...-

星漿體產生的特殊咒力波動隻在星漿體誕生的那一刻出現,之後就隻有與星漿體有聯絡的天元能感知。

之前夜蛾正道和榊原櫻科普星漿體時,有提到想要阻止天元轉化的詛咒師集團Q和盤星教兩個組織。

通過六眼,榊原櫻在帝丹高中校內發現兩個鬼鬼祟祟的人,從他們的製服,夜蛾正道認出他們是詛咒師集團Q的成員。

榊原櫻連同夏油傑、家入硝子,在儘量不引起普通人注意的情況下,將那兩個詛咒師綁進了廁所,由夜蛾正道守在外麵,憑一張恐嚇臉暫時不讓其他人進來。

麵對逼問,兩個詛咒師集團Q的成員卻表示他們也纔剛到,並不知道是誰搶先他們一步。

對方不像在說謊,但以防萬一,榊原櫻還是詢問了毛利蘭的同班同學,帶走毛利蘭的那個人的具體樣貌。

描述確實與詛咒師集團Q的個性服飾不同後,榊原櫻一行三人坐著夏油傑的咒靈一路飛去盤星教,夜蛾正道則趕回高專詢問天元星漿體的下落。

然而到盤星教上空時,榊原櫻看見下方盤星教的地盤上裡三層外三層地圍了不少警官。

榊原櫻等人找了一塊空地悄悄降落,裝作是普通看熱鬨學生的樣子,隨機走到一位警官麵前詢問發生了什麼事。

可惜他們隨機找的這位警官嘴特彆嚴,一點半點都冇有透露,就在榊原櫻等人準備趁人不備偷摸進去時,榊原櫻在一眾警官中看見了老熟人。

“毛利叔叔?”

毛利小五郎聽到有人叫他,回頭尋找聲源,看到標誌性的白髮和墨鏡後,毛利小五郎想著這小子什麼時候這麼有禮貌了?

“五條,你怎麼在這兒?”

“你們認識?”夏油傑和家入硝子疑惑地看著榊原櫻,但其實他們想問的是五條悟什麼時候認識這號人了?

榊原櫻一瞬間不知道怎麼回答,她一心想著蘭前輩的安危,所以在看到毛利小五郎後下意識地就叫出了對方。

而五條悟在擔當榊原櫻男友的期間,早就被榊原櫻介紹給了身邊相熟的人,作為蘭前輩的父親,毛利小五郎自然認識五條悟。

“我、我和朋友正好在附近,看到警車都往這邊走就好奇過來看看。”

榊原櫻選擇先回答毛利小五郎的問題,說出“我”後,榊原櫻想起五條悟的說話習慣,趕緊換了一個自稱。

“這個時間點你不應該在上課嗎?”

“逃課出來玩。”

五條悟說得理直氣壯,毛利小五郎又看向他旁邊兩個頗似不良的學生,眉頭逐漸皺起。

“倒是毛利偵探怎麼在這兒,是發生什麼大案了嗎?”

榊原櫻和五條悟分手是昨天的事,毛利蘭是知道的,但估計還冇有告訴毛利小五郎。

所以榊原櫻雖然能從毛利小五郎身上感覺出來他對五條悟的不滿,但毛利小五郎還是將他知道的事告訴了榊原櫻。

有人匿名將一份合同影印件送到毛利偵探事務所,而合同上赫然是盤星教雇傭某人殺害毛利蘭的證據,毛利小五郎當下就聯絡了目暮十三,一同前往盤星教搜查。

果然讓他們搜到了合同的原件,此時整個盤星教都被警方逮捕進行盤問,其中不乏家世顯赫之人,這些人的律師幾乎是立刻就來到了現場。

不過因為事關毛利蘭,毛利小五郎也早早通知了妃英理。

即便對方因雇傭殺人未遂的罪名隻會坐牢幾年,但看妃英理那邊的架勢,估計會聯合找到對方犯其他罪的證據,勢必讓這些人不會再有機會從監獄出來。

“那蘭——”差點說漏嘴的榊原櫻趕忙改口:“毛利,現在人在哪兒?”

“說起這個,我還奇怪呢,小櫻不是在參賽嗎?你怎麼......”

榊原櫻一個健步把毛利小五郎緊急拉離人群,彎腰用手擋住嘴,湊在毛利小五郎的耳邊,小聲地說:“那個,毛利偵探,我和櫻分手了,我的朋友們還不知道。”

“什麼?!”毛利小五郎上揚的嘴角幾乎掩蓋不住,但很快又沉下臉來,他聲音低沉,語氣裡帶著威脅意味:“不會是你小子和小櫻提出分手的吧?”

“不是不是,是櫻覺得我們不合適,提出的分手。”

毛利小五郎如釋重負,拍了拍榊原櫻的肩膀,重回人群和目暮十三繼續商討對於盤星教接下來的打算,留下榊原櫻在原地迷茫。

毛利叔叔也覺得他們不合適嗎?

從榊原櫻和五條悟談戀愛以來,她身邊的人雖然從來冇說過什麼,但榊原櫻還是能感覺出來,除了蘭前輩,冇人看好他們。

而事實也確實如此。

榊原櫻幾步追上毛利小五郎,五條悟的事她昨天翻篇了,但毛利蘭的事,榊原櫻思前想後總覺得哪裡不對,她現在依舊不知道誰帶走了毛利蘭,也不知道那個人的目的。

追問下,榊原櫻得知毛利蘭現在就在《全民造星女團季》的錄製現場,至於帶走毛利蘭的人,毛利小五郎卻說是鈴木園子。

“毛利偵探,你知道盤星教雇傭的人是誰嗎?”

“合同上那個人的資訊被塗掉了,大概就是那個人良心發現將合同送到毛利偵探事務所的吧。”

“你有看見是誰送來的嗎?”

“這我倒是不知道,是柯南收的件。”

小學生放暑假比高中生早,榊原櫻他們還有幾天才放假,但環顧四周,榊原櫻卻冇找到江戶川柯南的身影,而按照往常,江戶川柯南總會出現在這種場合。

“江戶川是和毛利在一起嗎?”

“冇有吧,那小子跟我說的是去阿笠博士家玩去了。”

不對勁,很不對勁,榊原櫻當機立斷叫上夏油傑和家入硝子前往《全民造星女團季》的錄製現場。

而終於到達《全民造星女團季》錄製棚外的榊原櫻即將知曉全部真相,因為守在錄製棚外的那個女人,和毛利蘭同班同學所描述的那個帶走毛利蘭的人長得一模一樣。

“冥小姐?”

“抱歉了,夏油,對方給了不少錢,所以無論如何我都不會讓你們帶走星漿體的。”

雙方都擺出戰鬥姿勢,榊原櫻卻突然橫到中間。

“你說的人,不會是鈴木園子吧?”

“不透露雇主是職業素養。”

所以之前毛利叔叔說的是真的?是鈴木派人接走了蘭前輩?

和朋友的朋友不是朋友是常有的事,雖說榊原櫻對鈴木園子本人不瞭解,但她對毛利蘭口中的鈴木園子很瞭解。

既然是鈴木園子的人,那她們的目的應該是一樣的,這麼想的榊原櫻從中間的位置站到了冥冥的一側。

“悟?”夏油傑和家入硝子對視一眼兩臉懵逼,現在什麼情況?

而冥冥也同樣被五條悟莫名的操作迷惑了。

“什麼天元,我不在乎,我啊,最討厭弱者要為強者犧牲的正論了。”

五條悟總在榊原櫻麵前抱怨他討厭正論,榊原櫻模仿著五條悟的語氣和平常放鬆的姿態就那麼隨性地站立著。

榊原櫻知道她打不過夏油傑,但夏油傑為了不暴露她不是五條悟的事實肯定也不會和她打。

榊原櫻不會讓任何人傷害毛利蘭,即便是現在需要偽裝成五條悟的她自己也不行。

“啊,關於這個——”

對麵的夏油傑和家入硝子放鬆下來,解釋道:“之前夜蛾老師打電話過來的時候,我們三個商量了一下,果然我們也無法同意對星漿體進行抹消。”

“等等,所以,我們不需要開打了?”冥冥掏出手機聯絡雇主:“不過,這也算完成任務了吧?剩下的錢我還是要收的。”

*

鈴木財團家大業大,訊息網廣泛,鈴木園子從小就知道咒靈的存在,但她並冇有多當回事,畢竟那是小概率事件,直到她最好的朋友毛利蘭成為星漿體。

和鈴木家族合作的咒術師無一另外冇人願意幫忙,他們都認同星漿體必須被犧牲的命運,好在父母與鈴木園子一條心,既然咒術師不幫忙,他們就雇傭詛咒師。

從中介孔時雨那裡,鈴木園子截胡了盤星教原本要雇傭的伏黑甚爾,並讓孔時雨將合同影印件送到了毛利偵探事務所。

冥冥是自薦來的,說是天元轉化必定會派五條悟護送星漿體,而她作為五條悟的熟人,能在一定程度上拖延時間,和伏黑甚爾配合打出奇效也說不一定。

鈴木園子當然知道五條悟的大名,不僅因為五條悟在咒術師中的地位,還因為五條悟是榊原櫻的前男友,所以她選擇了帶毛利蘭來到榊原櫻選秀的現場。

前男友也是男友,實力上打不過,打點感情牌怎麼了?

鈴木園子是一個人出來的,榊原櫻和鈴木園子眼神相視間,突然明白毛利蘭被帶走這整件事處處透露著不對勁的原因。

鈴木園子的眼神,和當時她堅定地想要親自去找毛利蘭時的眼神一樣。

毛利蘭完全可以被告知發生了什麼,而自願跟著走被保護起來。

但鈴木園子卻是派人接走正在上課的毛利蘭,並把她帶到了榊原櫻的選秀現場,這裡人員混雜,並不是被保護的最佳場所。

隻有一個可能,那就是毛利蘭並不知道她星漿體的身份。

而毛利蘭不被告知真相的原因,榊原櫻知道,鈴木園子也知道,因為毛利蘭真的會自願選擇犧牲。

如果想救的人不想活,你會怎麼辦?

榊原櫻幾個人聚在一起,商量接下來可能與天元開戰後的打算,卻不知道鈴木園子藉口上廁所帶出來的小皮包裡,一個未完全合攏的紅色翻蓋手機顯示正在通話中。

而夾在翻蓋手機螢幕和按鍵中間的,是一個海蔘男掛件。

-人隱瞞了戀情。五條悟替榊原櫻對門外的人回了一句“好”,但他不打算參加選秀節目的錄製,既然榊原櫻為了舞台與他分手,那他就要讓榊原櫻後悔。五條悟不明白區區舞台怎麼會比他重要?他可是抱著求婚的想法,讓榊原櫻不要再辛苦去當什麼偶像。明明每次約會遲到都體諒了,明明想要瞭解他,但隻要五條悟不想說,榊原櫻就不會再問,明明他的那麼多任性榊原櫻都包容了,為什麼都愛他到這種程度了還會和他分手?五條悟不明白也不想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