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牛的狗 作品

第二篇

    

的雙眼,優越的水滴鼻和微微上挑的嘴唇,不菲的鑽石珠寶,華麗的黑色禮服,無一不彰示著她的非比尋常。隻是唇邊那一抹偶爾表露卻轉瞬即逝的嘲諷隨著拍賣聲一起煙消雲散。那些成功競價買家們,臉上洋溢著勝利的喜悅,還真以為自己成了這個瞬息萬變世界的主宰。一出鬨劇,一群小醜,令人作嘔。“露露,該給你添個配飾了。”此時,她身側同樣衣著不凡的男子漫不經心地撫摸著她胸前閃閃發光的鑽石項鍊,肆意大膽,卻恰到好處。“謝謝,...-

時光順著海水倒回八年前。

北極圈的升溫,令所有生物都猝不及防。他們四處逃竄,卻找不到一個長久的庇佑之地。白狐不再遷徙,海豹也不必再等待,他們似乎終於能長久地在一起玩耍。

可惜好景從來不長。

“喂!豹豹,你能聽到我說話嗎!”

突如其來的冰層斷裂讓白狐感到害怕,她從未見過如此可怕的場麵。

“我聽到了,狐狐,我現在就過來。”

洶湧的海水將冰層劈開,在暗無天日的極夜下顯得驚心動魄。海豹不顧危險朝著白狐遊去,試圖將她背過來。

“小心!”

暴風雨的到來擾亂了這本就不太平的一切,斷裂的冰層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向著遠離北極圈的方向漂流。

“也許我可以找到一些可以支撐我體重的冰塊,然後過去。”

白狐不覺得這是個好辦法,可眼下她也想不到彆的辦法。

“彆胡來,你不會遊泳!”

海豹不敢冒這個險,照現在的情形,他冇有十足的把握能在白狐下沉前將她撈起,而平日裡綽綽有餘的速度竟追不上今日漂流的半分。

“豹豹,我害怕……”

載著白狐的冰層越漂越遠,她馬上就要看不清海豹了。

“相信我。”

不知疲倦地遊啊遊,海豹不知道自己遊了多久,卻始終還是冇能踏上那片冰層。白狐隨著冰層漸漸消失在茫茫大海,隻留下海豹獨自麵對著這片極夜下陌生的海域。

此後的每一天,海豹都會遊到這個地方,他相信,終有一天,他能等到白狐回來,就像每年等待她遷徙歸來一樣。

可漸漸地,這片海域似乎變得不是那麼地太平。代替暴風雨的是不明物體激起的千層浪,而代替冰層的是一片兩片在日光下閃閃發光的巨型金屬。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眼看著它們從最初路過到現在向海裡排泄黑色液體,從一開始的巡航到現在的肆意捕殺,海豹躲藏在海底,昔日繁榮的海底世界日漸凋零倒映在他眼中,無能為力。

可再往前走,就是自己的家鄉了……一旦這些兩條腿走路的生物踏上家鄉的土地,那麼,噩夢會永遠地籠罩在家鄉這片淨土,到時候,不隻是海裡的生物,就連陸地上的,都難以倖免。

從那以後,船上的人類白天會看到海裡一個白色的不明物體在船身前迅速遊動,耀眼的陽光在它身上翻滾,而人類怎麼也抓不住它。不知不覺間,人類被它吸引,跟著它的路線航行。

很平常的一天,夜晚降臨,海浪輕輕地拍打著岸邊的礁石。突然,一聲淒厲地慘叫劃破了夜晚的寧靜,緊接著,又一聲哀嚎聲迴盪在空氣中。這是海豹的叫聲,他正在警告著人類,也宣泄著他的痛苦和憤怒。原本溫和的海豹,此刻變得狂躁而危險。他猛烈地撞擊著人類的船隻,用尖利的牙齒撕咬著試圖抓獲他的人類的身體。海豹的攻擊越來越猛烈,人類的慘叫聲也越來越微弱。終於,一聲沉悶的聲音響起,所有的聲音都淹冇在大海無情的咆哮中。

早晨的第一縷陽光透過雲層,照亮了大海。海豹在陽光下顯得格外安詳,冰冷的甲板上,他的身軀還固執的朝著遠處家鄉的方向,雙瞳早已無法聚焦,蝴蝶輕落在他的鼻尖,那終將是無人知曉的秘密花園。

他不知道,他此刻正航行著白狐曾經走過的航線。他也不知道,在白狐被人類救起後,每當夜幕低垂,月光照亮大海,白狐便會捨棄人類的化形,變回白狐。她獨自走到海灘上,對著他消失的方向發出低沉的哀嚎。

他再也不會知道了。

海風輕輕吹過,帶來一絲寧靜。海豹的故事在這片大海上流傳開來,成為大海邊永恒的風景線。動物們口耳相傳,讚揚他的勇氣與無私。北極圈的孩子們已經長大,他們繼承著同樣的血脈,如同當年的海豹一樣,成為了北極圈的守護者。

可時間並冇有因為海豹的離開而停滯。故事還在繼續上演,待到春暖花開時,生命的齒輪繼續轉動。異世界大陸的人類並未放棄對他們的捕殺。貪婪與**驅使他們再次向大海伸出魔爪。

新的鬥爭,會在不久的將來在海與陸之間再次展開。

-著遠處家鄉的方向,雙瞳早已無法聚焦,蝴蝶輕落在他的鼻尖,那終將是無人知曉的秘密花園。他不知道,他此刻正航行著白狐曾經走過的航線。他也不知道,在白狐被人類救起後,每當夜幕低垂,月光照亮大海,白狐便會捨棄人類的化形,變回白狐。她獨自走到海灘上,對著他消失的方向發出低沉的哀嚎。他再也不會知道了。海風輕輕吹過,帶來一絲寧靜。海豹的故事在這片大海上流傳開來,成為大海邊永恒的風景線。動物們口耳相傳,讚揚他的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