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妃子 作品

第一回

    

進了垂著紫藤花的宮門,又繞過一架畫著映昭公主平亂鎮皇城的屏風,被四五個丫鬟領進了房。蓮之低著頭,隱約間瞧見了眼前著華服的女子背影,聽見身旁的丫鬟說,這是皇後孃娘。她叩頭拜見,冰冷的大理石地板讓她定了定神,她聽見自己的聲音在宮中迴響,“民女賀蘭蓮之拜見皇後孃娘,皇後孃娘萬福金安。”她感覺那女子朝她走來,聽見沉穩的腳步聲離她越來越近,隱約間看見了絳香雲紗上的金絲蜀繡鳳凰。“起來吧。”蓮之聽見一個溫和的...-

深山古寺,蒼苔寒露,遠鐘悠悠,小女慼慼。

十二三歲的小女孩,頭上束著總角,垂在耳朵旁的紅綢一晃一晃。

“我不要入宮!我不要離開媽媽。”小女孩哭喊,她拚了命地抓住母親的袖子,好像隻要她抓的夠緊,就不用離開家。

就不用去到一個幽深恐怖,像怪物一樣的地方。

在她純潔的心靈中,也有種對命運感到不安的本能吧。

儘管她隱約覺得,無論再怎麼掙紮,都是無濟於事,可她依舊不願鬆手,

她隻能抱住滔天洪水中唯一的浮木。

母親的臉上不再是以往刻意的冷漠。她身為人母,如今送女兒入宮,無異於骨肉分離。

她的臉上掛滿了淚痕。

但是她也冇有任何辦法呀!她痛苦地扯下女孩的手,要她在宮中謹小慎微,不辱家門。

自丈夫賀蘭壽離世,從前富貴皆是過往雲煙,空留孤兒寡母於世。

這世上虎狼當道,修真者不顧天理倫常,恣意妄為。她一個寡婦,將一兒一女牽扯大已萬般艱難。

本想著日子雖苦,總能挺下去。誰知道,在宮中求仙問道的老皇帝聽說曾經賀蘭家的幺女出生時,天降暴雨,萬鳥哭啼,乃不祥之兆。

佞臣進言,若將賀蘭氏接納進宮,再以陛下真龍之氣鎮壓妖孽,必定是天下奇事。

老皇帝功力多年停滯,不過金丹修為,卻一心要成仙。他思覺,如若鎮壓妖女,天上的功德簿也會記上一筆,百姓也感恩戴德,保不齊日後能在天庭上有一席之地。

世上竟有這樣好的事,鎮壓一個小姑娘就能成仙!這樣難得的機緣,須得早早占著,萬萬不能讓人搶了去。

於是,一道聖旨自宮中千裡迢迢而來,來到了這個狹小的,幽僻的古寺。

一道閃電劈下,割裂了昏暗的天,陰森如鬼魅,雷聲滔天,亡魂不得安息,直指古寺。

彷彿一切都是天註定。逃不掉,躲不過。

女孩的尖叫聲,老婦的訓斥聲,躲在柱子後的男孩的嗚咽聲,都把這座古寺撕得四分五裂。

終於,一座小轎從深山裡抬出。

賀蘭蓮之看著越來越遠的古寺,她知道,有些東西,她永遠的失去了。

轎子晃晃悠悠,把蓮之帶進了一個奇幻瑰麗的世界。

這個世界,叫人間。

-姿態,表達自己絕無二心。也許是跪下的時候太用力,她的額頭撞在了地上。火辣辣的感覺灼燒到了她的心裡,她為自己的乖順感到羞恥。“右相派人圍堵我紫藤宮,真是好大排場。”皇後微微站在蓮之身前,與魏臣對峙。“娘娘心善,切莫聽信了那些個狗奴才的話,護了些不該護的人。”魏臣說。蓮之依舊跪著,悄悄側頭,微微抬眼,她倒要看看,這個棄禮數於不顧,公然在皇帝麵前和娘娘打擂台的魏臣是個什麼人。她這纔看見,這男子麵帶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