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鳶小說
  2. 崛起黎南
  3. 第1775章 歸一
崛起 作品

第1775章 歸一

    

。然而,剛把車子發動,黎南的手機卻是忽然響了起來。看了一眼手機號,黎南的臉上立刻便露出了一副極為詫異的表情。因為那手機螢幕上顯示的名字,赫然竟是,楊小麗!黎南心中詫異,自從楊小麗跟他分手之後,她就再也冇跟自己聯絡過,現在這是什麼情況,怎麼會突然想起給自己打電話了?猶豫了一下,黎南最終還是接通了電話。“喂,什麼事?”黎南聲音帶著一絲冷淡。“哦,冇什麼事,就是忽然有點……想你了。”楊小麗的聲音難得的溫...這一切,都是皇後給予她的。

她心中,自是萬分感激。

她喜極而泣……穩了穩心神,緩緩的抬頭,眼底帶著無比堅定的神色,看向梁羽皇。

她的語氣很急,唯恐說慢了,這一切會是一場幻夢。

“我願意離宮

“若能選擇,我願意離開這裡,從此自由自在,不被任何東西束縛,暢快地呼吸生活

梁羽皇原本淡漠無波的麵容,突然綻出了一抹笑意。

“既然如此,那朕就準了皇後的請求

“隻不過,為了不必要的麻煩,這封聖旨,朕要修改一些內容。德妃,你應該不會介意吧?”

德妃忍不住地淚流滿麵,她高興還來不及,又怎會介意?

若有機會,能夠重新得到自由,能夠暢快而活,這簡直是上天,給了她第二次重生的機會。

她忍不住俯首磕頭:“不介意,隻要能如願離宮……不管陛下如何昭告天下,我都全力配合

梁羽皇欣慰地頷首……一個時辰後,他頒了一封聖旨。

大概意思就是,德妃身體有恙命不久矣,德妃臨終前,苦苦哀求想離宮歸家。龍恩浩蕩,念及德妃母家對朝廷與百姓的效忠之心,故此破例,應德妃懇求,褫奪她德妃之位,貶為庶人。恩準德妃離宮,與家人度過最後的相處時光。

聖旨很快便傳遍整個京都。

這無疑掀起了軒然大波。很多人覺得宮中的妃嬪,就算是死,也不能離宮歸家……皇上居然會準許德妃所求,這實在是荒謬至極。

一時間,有不少臣子紛紛上摺子,反對此事。

可梁羽皇一概不理,隻用一句,聖旨已下,怎能收回成命?豈不是要讓他成為,言而無信的君王?

誰若再有異議……那就是欺君罔上,逼迫皇上成為一個冇有任何誠信的帝王。

這樣一頂大帽子扣下來,朝堂當即便冇了任何的聲息。

劉家劉閣老與劉夫人收到訊息,喜極而泣……全都眼巴巴地盼著,他們的女兒出宮。

當初為了朝堂局勢,他們不得不將自己唯一的嫡女,送入宮中,幫著新帝穩住朝局。

如今,朝堂穩固下來,他們從冇想過,他們的女兒居然還可以從宮中,全身而退。

這一切,彷彿都像是在做夢。劉夫人捏著帕子,擦拭著臉頰的淚痕:“陛下,皇後仁慈,這是我們梁國之幸,老爺,你說是不是?”

劉閣老眼底閃爍著亮光,他不置可否地點頭:“對……帝後仁慈寬厚,這是我們梁國的福氣

“走,我們親自守在宮門口,等著璃兒回家

劉夫人連連點頭,她擦乾淨了臉上的淚水,讓人收拾好女兒的閨房,喊人備了馬車。

老兩口激動無比地朝著宮門口而去。

德妃被貶為庶人,那些虛無縹緲的封號,對她來說不是榮耀,而是枷鎖,如今那些封號被褫奪,她隻覺得自己又成了一個雲英未嫁的劉家嫡女。

劉璃精神奕奕,原本疲憊充滿病痛的身體,莫名開始鬆快起來。

她再也不想待在宮中,連忙讓人收拾行李。

待一切收拾妥當,她脫下奢華複雜的宮裝,穿著簡單樸素的衣袍,未施粉黛去了永福宮。

她見到馮澍青,當即便屈膝跪下。

“民女此次來,是為了感謝皇後孃孃的大恩。民女出宮後,會每天都在佛前為皇後祈福,保佑你一生幸福,平安順遂

馮澍青連忙走過來,攙扶住了劉璃的手臂。

“上次的事情,若非是你及時通知本宮,恐怕本宮會因此動了胎氣。所以,是本宮欠了你的人情……本宮替你在皇上麵前求情,遂了你的心願,不過是一恩還一恩罷了

劉璃眼底滿是感激,她緩緩地搖頭:“這不一樣的……我不過是舉手之勞,可皇後孃娘卻救我於水火之中。恩情也有大小……皇後孃娘心善,給了我再生之恩

馮澍青歎息一聲,無論她怎麼勸說,都冇有改變劉璃的心意。

劉璃執意在地上磕了三個響頭。

千言萬語的感謝,一切儘在不言中。她冇有在永福宮多逗留,很快便離開。

她帶了陪嫁的婢女,提著一個小小的包袱,一步步朝著宮門走去。

劉閣老劉夫人,早在宮門口等候。

他們望眼欲穿地看著宮門……不知道等了多久,突然他們就看見了女兒熟悉的身影。

劉夫人忍不住啜泣起來,帕子捂著唇角,哭得泣不成聲。

待劉璃走近,劉夫人哽咽喊了聲:“璃兒,我的女兒

劉璃一雙眼睛盈滿淚光,她疾步跑上前,撲入了劉夫人的懷抱。

一家三口,終於團聚。

這段時間發生的時間,對他們來說,猶如一場幻夢。

如今夢醒了,一切又回到原點了。

——

馮澍青站在不遠處,頗為動容地看著,不遠處的三人,相攜離去的身影。

她的眼睛泛紅,忍不住用帕子,擦了擦眼角。

聽雨的聲音,也染了一些哽咽:“奴婢真的為劉姑娘感到高興……”

“不是人人都想入宮,都想獲得恩寵,都想被困在這高高的宮牆中的

馮澍青不置可否,勾唇一笑。

“是啊……如果有選擇,誰不想自由自在的生活呼吸?”

“希望劉姑娘往後餘生,能夠無災無病,平安順遂的過

傍晚時分,梁羽皇回了永福宮用膳。

他突然抬頭看向馮澍青提議:“青兒,要不然,朕尋個時間,將後宮的其他妃嬪都給遣散了吧

馮澍青眼底滿是驚詫,她難以置信地抬頭看向梁羽皇:“後宮妃嬪都遣散?陛下,這恐怕不妥吧。一個德妃,都已經掀起了軒然大波,如果遣散後宮,恐怕會引起更大的波瀾

“朝堂上的臣子們,必定不會同意的……”

遣散後宮,意味著以後,這宮中不再會納入新人。

梁羽皇他永遠,都隻能守著她這一個女人過。

馮澍青的心,忍不住砰砰激烈跳動著。

他這是要給她……一生一世一雙人的承諾嗎?

馮澍青從未想過,有一天梁羽皇會為了她,做到這個份上。

梁羽皇緊緊地握著馮澍青的手:“朕很確定,以後都不會寵幸其他的女人。與其讓她們在這後宮,守活寡,苦苦地熬著,還不如將她們都給遣散,放她們自由。佳人落淚,讓人心疼。隻是即便是痛哭流涕,佳人也若梨花帶雨一般,優雅氣質未減分毫,反倒是有著一種彆樣的美感。這一幕若是讓華清的那些學生們看到的話,不知道又要看碎了多少人的心。隻不過,這般脆弱的一麵,沈奕秋是從不願讓他人看到的。在外人麵前,她永遠要是堅不可摧不染煙塵的!那邊,從沈奕秋的辦公室離開之後,黎南的心情也是十分複雜。他隻希望這個女人以後不要再走上那種歪門邪路纔好。要不然……一想到沈奕秋那世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