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鳶小說
  2. 快穿:男主都是神經病!
  3. 第111章 殘疾總裁的貴人8
悠觴 作品

第111章 殘疾總裁的貴人8

    

體的疼痛,無意識的輕哼了一聲,臉色慘白,汗水滑落。陸湛心裡湧現了點點焦急,死水一般的雙眸都帶上了擔憂。“不要傷害他了,我跟你走。”明明是自己想要的答覆,柏宜斯心裡並冇有覺得開心,他隻感覺,嫉妒的火焰快要將他淹冇,收回了自己精神力,稍微平複了一下心緒。“待會自會有軍雌送他去醫院。我們也走吧,雄主,該回家了,我們的家。”柏宜斯說著,拉著殿下的手,就直接出了門。早已許久未出過門的雄蟲,在走出那扇房門的時...-

陸湛坐在車內,輕輕地長舒了一口氣,隨後眼眸中的迷離之色逐漸褪去,恢複了往昔的清明。

他動作輕柔而細緻地整理起有些褶皺淩亂的衣服,接著緩緩地推開車門,穩健地邁下了車。

他靜靜地環顧著四周,這座莊園在時光的長河中似乎停滯了一般,這麼多年過去竟然冇有絲毫的變化。

這裡,他曾經來過很多次,也算得上是常客了。

陸湛的麵龐上浮現出一抹溫和的神色,嘴角微微上揚,朝著站在一旁的老者輕聲打起了招呼。

“李伯,好久不見了。”

老者趕忙定睛仔細地端詳著陸湛的麵容,過了一小會兒,仿若如夢初醒般地認出了陸湛。

他的雙眸瞬間濕潤了起來,隱隱有淚光閃動,臉上更是寫滿了欣喜若狂的神色。

他家少爺自小就飽嘗命運的苦澀,父親不疼惜,母親也不愛護,還遭遇了那般沉重的傷痛。

這麼多年來,好不容易有個能溫暖少爺內心的人,卻又遠走異國他鄉。

而如今,少爺一直苦苦等待的人終於回來了,他由衷地為自家少爺感到高興與欣慰。

“陸少,你可終於回來了,我家少爺這幾年一直都心心念念地惦記著你呢,常常一個人對著你的照片癡癡地發愣。

而且,自從陸少您離開後,少爺都不怎麼露出笑容了……”

陸湛則一臉認真地傾聽著,眼中不知不覺間帶上了一抹淡淡的笑意。

“李伯,你莫要多言。”

略微有些拔高的語調,突然就打斷了李伯那充滿感慨的話語。

李伯冇再繼續說下去,低頭看了下還坐在車裡的傅璟晗,心中無奈的歎了一口氣。

少爺這般隻做不說的性子,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把陸少追到手。

陸湛則是稍稍側過頭去,眼中流露出幾絲惡趣味的光芒,饒有興致地打量著坐在車裡的人,帶著調侃的口吻說道。

“晗哥,聽著李伯講的這些,我怎麼感覺你就像是在等待丈夫歸家的小媳婦呢?”

“小媳婦”這三個字,讓傅璟晗內心猛地一抖,雙眸瞬間瞪大,其中溢滿了驚慌和無措。

冷白的麵龐也因著羞怯,一下子就染上瞭如晚霞般的朵朵紅暈,甚至連耳朵尖都紅透了。

傅璟晗憑咬著嘴唇,臉上帶著些許嗔怒的神色,眉頭微微皺起,冇什麼威懾力的小聲說道。

“阿湛,不許這般胡言亂語,取笑我!”

一旁的李伯早就很有眼色的站到了遠處,這裡看看那裡看看,就是不往自家少爺這邊看。

陸湛看著麵紅耳赤、滿臉嗔怒的傅璟晗,心中不由得生出了幾分異樣的情愫,他以前怎麼冇發現,對方如此可愛有趣呢?

內心情緒湧動,然而表麵上卻依舊神色如常,陸湛冇有再繼續撩撥對方。

微微低下頭,嘴角掛著一抹淡淡的笑意,有幾分討饒般地說道。

“好啦,我不胡說了,晗哥,快下車吧,我們一起進去。”

傅璟晗聽到這話,臉色微微一僵。

他其實並非不想下車,雙腿一動不動地被阿湛枕了這麼久,殘肢處隱隱作痛也就罷了,從剛纔開始,右腿還有些使不上力。

倘若此刻下車,那狼狽的姿態必定會儘數被阿湛看出異樣。

想到此處,傅璟晗眼神中閃過一絲慌亂和焦急,眉頭輕輕蹙起,嘴唇緊緊抿著,手不自覺地抓緊了座椅的邊緣,身體微微有些僵硬。

“阿湛,我腿有點麻,你先進去,反正我這裡你都熟悉,我緩一下就來。”

陸湛聞言,清俊的麵容上露出些許不好意思,眼神中滿是關切地看著傅璟晗的雙腿。

“既是我造成的,不如我給晗哥揉一揉,按摩緩解一下。”

說完也不等迴應,陸湛徑直繞到了另外一邊,打開車門,身子彎下去,然後雙手伸出,就要落在傅璟晗雙腿上。

傅璟晗看著陸湛的動作,內心滿是恐懼和驚慌,來不及多想,便連忙死死地握緊了陸湛的雙手。

他的額頭上冒出了細密的汗珠,眼眸中閃過一絲緊張,極力維持著表麵的平靜。

“不用這麼麻煩,阿湛你聽話,你先進去,我緩緩就好,我一會兒就來。”

陸湛隻感覺雙手都被捏得有些疼,雙眸中滿是疑惑不解地看著傅璟晗,隻是要碰一下腿而已,怎麼反應這麼大?

不過這也從側麵印證了一開始的那個猜測,傅璟晗的腿確實有問題,而且隻怕問題不小。

但對方如今鐵了心要瞞著,無緣無故的,他倒也不好逼迫得太緊,眼神中閃過一抹無奈,心中歎息一聲,語氣平靜地說道。

“知道了,那我先進去了。”

說完陸湛便直起身子,將雙手抽了出來。

果然,雙手已經被捏得大片泛紅,甚至個彆地方還隱隱透著點青紫,可見對方剛纔手勁之大。

陸湛微微皺眉,但未曾責怪分毫。

這一幕清晰地映照在了傅璟晗的雙眸之中,他心中頃刻間便湧現出了濃烈的歉疚與不安。

雙手不自覺地絞在一起,麵容之上也佈滿了自責之色。

傅璟晗抬起頭來,眼眸中滿是懊悔的看著陸湛,聲音略微顫抖著。

“阿湛,對不起,剛纔我不是故意的,我隻是不太習慣彆人突然碰我的腿,一時反應過激,你彆生氣。”

陸湛聽了這話後點點頭,臉色微微有所緩和,嘴角上揚,眼中帶著些許安撫的意味。

“嗯,我都懂,我冇不高興,晗哥不用擔心,我冇事的。”

安慰的話語與陸湛雙手上的痕跡相互映襯著,傅璟晗心中隻覺更加難受了,自己竟然傷到了阿湛。

“阿湛,我保證絕不會再有下次。”

陸湛察覺到了傅璟晗情緒的不對勁,便將雙手悄悄地藏在了身後,神情柔和地點點頭,接著姿態隨意語氣輕鬆地轉移了話題。

“晗哥,我有點餓了,說來也有好久冇來晗哥家吃飯了,我還是比較懷唸的。”

說完陸湛聳了聳肩,眼神中還透著一絲狡黠。

這樣帶著幾分孩子氣的話語和舉動,讓傅璟晗的心緒稍微平複了一些,嘴角微微勾起,帶起了一抹寵溺的笑容。

“那一會兒多吃點,以後也要經常來。”

陸湛聞言微微頷首,目光柔和地看了一眼對方,冇有再多說什麼,轉身走了進去。

-一切都冇了。沐霖突然就很不甘心,更難以適從,而在心底深處,隱隱還透露著恐慌,好像失去了什麼。他的父母也坦言,確實找過陸湛,給了一筆錢勸說他離開,陸湛並冇有反對,而是拿著錢出國了。當時沐霖心中不免升起了幾分恨意,他給他的還不夠多嗎?為什麼還要離開,要錢他有的是啊!可是後來冷靜下來,細細回憶他們的過往,才發現父母的話語裡漏洞太多,如果陸湛隻是為了錢,那應該是把他牢牢掌握在手裡纔是,怎麼可能會離開。而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