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鳶小說
  2. 快穿:男主都是神經病!
  3. 第115章 殘疾總裁的貴人12
悠觴 作品

第115章 殘疾總裁的貴人12

    

前如此冷漠的陸湛,沐霖心中委屈難受的不能自已。雙眼瞬間就紅了,長睫潤濕,眼淚不自覺滑落。“陸湛,你彆對我這麼冷漠,我現在真的很難受,身上難受,心裡更難受。”陸湛感覺到了肩膀處微微有點濕潤,身體微僵,心中湧現了幾分震驚和不敢置信。沐霖是在哭嗎?那樣高高在上優雅矜貴的少爺,原來也會這般脆弱的伏在他的肩頭哭泣。陸湛難得冇有再冷漠的說些什麼,右手還不自覺的抬起,落到了對方的背上安撫著。對方全身都很燙,確是...-

傅璟晗緩緩收回目光,朝著電話那頭的王芳,以低沉的語氣吩咐道。

“王芳,阿湛剛纔所說的話想必你也聽到了,就按照阿湛所言去辦。

先給予一個教訓,予以警告,讓那些人老實安分些,倘若再有下次,就彆想在這個行業裡繼續待下去了。”

王芳對於自家老闆的這一決定並未感到意外。

她曾經帶了陸湛兩年多,因而十分清楚傅總對待陸湛的態度向來與眾不同。

A

城的上流圈子裡,那些不知情的人都在說那個林鈺是傅總養的小情人。

但王芳卻明白,林鈺當初在會所的意外求救,僅僅是因為其容貌與陸湛有那麼兩分相似,才使得向來冷酷的傅總生出了些許惻隱之心。

然而,也僅此而已,除此之外再無其他。

傅總也僅僅是讓江特助將人帶到星盛娛樂,正常地簽訂了合同,安排了一個還算不錯的經紀人,之後便再未加以理會。

“傅總,我明白了,我會妥善處理好的。”

傅璟晗輕嗯了一聲,隨後便直接掛斷了電話。

一時間,整個客廳彷彿被一層靜謐的紗所籠罩。

安靜得彷彿連那細微的塵埃在空中浮動的聲音都能聽見,又彷彿能夠清晰地感受到到,彼此那若有若無的呼吸之聲。

角落裡那盞複古的檯燈散發著柔和的光芒,給這寂靜的空間增添了溫暖的色調。

陸湛的右腿,此刻正親密無間地貼著傅璟晗的左腿。

他們的手宛如被黏住了一般,緊緊地、牢牢地握在一起,冇有絲毫要鬆開的跡象。

目光也如絲線般交織纏繞在一起,就這樣靜靜地、深深地彼此對望。

整個氛圍瞬間變得曖昧無比,彷彿有絲絲縷縷的曖昧氣息在空氣中蔓延。

傅璟晗的雙眸中仿若燃燒著熾熱的火焰,那滿滿的愛意似要溢位,還帶著幾縷癡迷的意味。

麵龐仿若被天邊的晚霞映照,泛著如桃花般嬌豔的粉色,微微抿起的嘴唇和輕顫的睫毛,無不透露出他內心的害羞與緊張。

陸湛緩緩地抬起手,修長的手指輕柔地摩挲著對方的臉頰,眼中閃爍著異樣的光芒,心中也有了幾分蠢蠢欲動。

兩個人就好像被一根無形的線牽引著,不自覺地、一點一點地慢慢湊近,已然分不清是誰先有了這個舉動。

唇與唇輕輕地觸碰,先是如蜻蜓點水般,緊接著便是熱烈而纏綿的交織。

而陸湛溫熱的手也慢慢移至傅璟晗的後頸處,微用了些力,將人壓向自己。

傅璟晗順著那股力道,微微地傾身過去。

臉上那抹羞澀愈發濃鬱,壓抑多年的情感如潮水般洶湧澎湃,心跳也愈發劇烈,彷彿要跳出嗓子眼。

陸湛的呼吸也略微變得有些急促,深深地沉醉於其中。

在這充滿激情且熱烈的氛圍裡,兩人都微微地閉上了雙眼,儘情地享受著這無比親密的時刻。

時間彷彿在這一刻停止,整個世界隻剩下他們兩個人。

不知過了多久,兩人才緩緩地分開,然而他們的眼神卻仍舊交織在一起。

傅璟晗感覺自己整個人,都已然融化在了阿湛無儘的溫柔裡。

“阿湛,這一切美好的簡直就像是一場夢啊!”

那話語極低極輕,仿若夢中的囈語一般。

陸湛聞言不禁莞爾一笑,抬手揉亂了傅璟晗打理得一絲不苟的髮型。

“晗哥,這不是夢,我就在你的身邊。”

傅璟晗的臉上立時洋溢起幸福的笑容,雙手緊緊地擁抱著陸湛,腦袋擱在對方的肩膀處,輕輕地“嗯”了一聲。

陸湛的嘴角微微上揚,抬手不斷輕撫著對方挺拔的後背。

空氣中彷彿瀰漫著清香甜蜜的味道。

他們就這樣靜靜地依偎著,感受著彼此的溫度和心跳,彷彿這一刻便是永恒。

愉快的時間總是過得很快,不知不覺間就到了陸湛往日睡覺的時間點。

睏意如同潮水般湧來,陸湛忍不住打了個大大的哈欠。

“阿湛,要是困了就去睡覺吧,明天我們一塊兒去星盛娛樂。”

陸湛的眉宇間帶著些許疲倦之色,目光柔和地望著傅璟晗,輕聲迴應道。

“晗哥,那我們一起上樓。”

傅璟晗麵帶微笑,輕輕地點了點頭。

兩人起身一同走進了電梯,徑直上到了三樓。

這部電梯以前是冇有的,但自從傅璟晗傷了腿之後便有了。

傅璟晗在緩步走路的時候一切都顯得很正常,可若是爬樓梯,不但對殘肢處會是一種沉重的負擔,右腿的缺陷也會在瞬間暴露無遺。

陸湛休息的房間早就已經被收拾妥當,就在傅璟晗臥室的旁邊。

兩人在門口相互道彆,陸湛在傅璟晗的額頭處,滿是憐惜地輕輕落下一吻,溫柔地說了一聲晚安,才邁入房間。

傅璟晗隻覺心尖微顫,眼中滿是欣喜地走向自己房間,推開門走了進去。

臥室內鋪著厚厚的地毯,或許是害怕摔倒會造成傷痛,又或許是擔心有什麼敲擊地板時發出聲響。

傅璟晗反手將房門關上,不自覺地抬手輕撫著額頭處,那裡彷彿依舊殘留著阿湛的氣息。

平複了一會兒,才緩緩走到床邊坐下。

捲起褲腿,想將戴了一整天的假肢取下,又像是突然想起來什麼一般,連忙起身重新走到門前,將門反鎖好。

然後從櫃子裡拿出隱藏著的柺杖,放到身旁,纔將假肢慢慢取下,放在床邊。

殘肢處並不好看,右腿膝蓋下方是一坨好似冇骨頭的軟肉,長長的疤痕遍佈其上,看上去甚至是有點畸形。

出門裝上假肢,回來便將其取下,傅璟晗哪怕是做了這麼多年,仍然無法習慣。

每一次進行,彷彿都隻是在清晰地提醒著,他有一副既殘缺又醜陋的軀體。

傅璟晗麵容有些許蒼白,雙眸滿是痛色,微微抬手放在殘肢處,手下的軟膩觸感,讓他心中惡寒至極!

他自己尚且這般難以接受,阿湛真的會接納這樣的他嗎?

他真的能在阿湛麵前,褪下這層光鮮亮麗的外衣,打破阿湛心中那個完美形象嗎?

可等阿湛和他在一起時間久了,兩人感情漸深,終會自然而然的到最後一步。

到時阿湛有需求,他若一再拒絕,阿湛會不會不耐煩,就去找彆人了?

-應了一聲便退下,但走了幾步後,卻又折返了回來。他覺得有些事少爺完全是當局者迷,他不希望少爺日後後悔難過,哪怕會惹少爺不高興,他今日也必須得說說。“少爺,你既然這般喜愛陸少,就應當將一切都對他坦誠相告,這樣瞞著終究不是長久之計。我也活了大半輩子,自認為看人的眼光不會差,陸少絕不是那種膚淺之人。他性子那般清冷,平日裡對待少爺卻極為溫和,而且當初在生死危急關頭還以命相護,可見陸少對少爺的感情本就不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