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鳶小說
  2. 快穿:男主都是神經病!
  3. 第122章 殘疾總裁的貴人19
悠觴 作品

第122章 殘疾總裁的貴人19

    

,吃一口就不碰的,立馬被放的遠遠的,多吃了兩口的基本都被移到了麵前。陸湛吃的差不多了,祁昱煊纔開始收回所有注意力,快速又不失優雅的吃好。基本每次都是這樣,陸湛被照顧的很好,伺候的也很好,想挑刺都挑不出來那種。陸湛坐回了窗前的羅漢床上,拿起茶幾上的茶壺,倒了一杯清茶拿在手中。靜靜地看著祁昱煊吃好,又把仆從喊進來收拾好。然後才走過來,坐到了他對麵。陸湛思量了一下,心中不想再拖了,還是早點完成任務,早點...-

傅璟晗的心中瞬間湧起些許難受,拍一次戲基本都要幾個月,他真的不想和阿湛分開這麼長的時間。

然而他已經欺瞞了阿湛很多,如今還用了諸多不堪的手段,此時,無論如何都不能再去乾涉阿湛的事業。

“阿湛,我都清楚的,我支援你。

隻是阿湛空閒的時候可以給我打電話或者發訊息嗎?因為我會很想念阿湛的。”

陸湛隨意地擺弄著傅璟晗的左手,麵容帶笑地說道。

“晗哥,放心吧,我會的。”

傅璟晗聽了這話點點頭,心頭微微一鬆,臉上洋溢起燦爛的笑容,眼中儘是愛意流露。

他能夠清晰地感覺到,他的阿湛,和以前相比,似乎更加在意他了。

之後兩人一起享用了晚餐,又姿態親密地坐在一起,操控著遊戲手柄,玩了會兒競技遊戲。

幸福溫馨的時刻,悄然流逝,不知不覺間,夜色漸深。

睏意漸漸襲來,兩個人都有些疲憊,便上樓各自回屋休息。

在門口分開的時候,陸湛注意到傅璟晗靜靜地站在原地,麵容微微泛紅,看向他的眼神中,滿是期待。

陸湛瞬間心中明白了,微微湊近,在對方額頭處,憐惜地落下一吻,然後在對方耳側低語。

“晚安,我的男朋友。”

傅璟晗的雙眸瞬間微微睜大,閃爍著亮晶晶的光芒,麵若桃粉,雙手捏住自己的衣襬,一副小媳婦般扭捏的姿態。

“晚安,阿湛。”

陸湛不禁輕笑了兩聲,微微頷首,然後走進了房間。

傅璟晗看著陸湛的身影被門掩住,也緩步走向了自己的臥室。

翌日清晨,陽光透過窗簾的縫隙灑進客廳,在地板上形成一片片光影。

兩人在這溫馨的氛圍中享用了早餐。

之後,傅璟晗眼含愉悅地牽著陸湛的手,一同坐上了前往傅氏集團的車。

陸湛眉頭微微皺起,清俊的麵容透著些許無奈。

他其實是不太想去的,但無奈傅璟晗用各種方式死磨硬泡。

再加上試戲安排在下午,早上確實也冇什麼要緊事,於是陸湛便隨了他的意。

而此刻的傅璟晗,滿心滿眼都隻有陸湛,他是一分一秒都不想和對方分開,恨不得走哪帶哪,將其係在褲腰帶上。

車內,陸湛靠在座椅上,手中拿著手機,神態專注地翻看著自己的微博評論區。

時而嘴角微微上揚,露出一抹淡淡的淺笑,那笑容如同清晨的陽光般溫暖。

傅璟晗則側身靜靜地看著陸湛,眼神中滿是寵溺和溫柔。

他的左手緊緊地握著陸湛的右手,一刻也不想鬆開,似乎生怕一鬆手陸湛就會消失不見。

車輛在寬闊的馬路上平穩地行駛著,陽光灑在車身上,熠熠生輝。

大約二十分鐘後,車子抵達了傅氏集團那宏偉的大樓前。

傅璟晗緊緊牽著陸湛的手,步伐不緊不慢地走進了大廳。

此時,正值上班的高峰期,大廳內人頭攢動,到處都是匆忙趕著去工作的員工。

廳內眾人在看到傅璟晗牽著一個清俊的男人走進來時,臉上都露出了震驚不已的表情。

眼睛瞪得大大的,嘴巴微張,彷彿看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

有的人在心中暗自猜測著,這到底是什麼情況?傅總為什麼會牽著一個男人來集團?

難道這就是傳言中傅總包養的那個小情人?可看起來,這男人的年紀貌似和傳言中不太相符啊,不是說十七八歲的少年嗎?

一些較為年輕的、平時喜歡關注網絡的員工,隻覺得傅總身旁的青年越看越眼熟。

突然之間,好幾名年輕員工像是發現了什麼不得了的秘密一般。

連忙抬手捂住自己差點驚撥出聲的嘴,雙眼都瞪大了幾分,眼神中滿是驚訝,看這情形,顯然是認出了青年是誰。

傅璟晗周身散發著威嚴而強大的氣勢,他的神情冷峻,如鷹隼般犀利的目光冷冷地掃視了一圈大廳。

眾人雖然內心的八卦之火燃燒得無比熾熱。

但在傅璟晗威嚴的目光下,還是連忙紛紛低下頭,錯開目光,不敢再多看一眼,一個個如同鵪鶉般縮著脖子,大氣都不敢出。

陸湛微微蹙起眉頭,那清冷的麵容之上冇有太多的表情變化,一副淡然處之的模樣。

然而,他心裡卻很清楚,他和傅璟晗之間的這種關係,很快就會經由這些人,傳得人儘皆知。

他著實不太喜歡如此高調的行事風格,內心湧起一股想要和傅璟晗就此事談一談的念頭。

但經過仔細斟酌思考了一番後,又覺得還是放棄這個想法吧。

傅璟晗在兩人這段關係中,因著他的態度不夠堅定和明朗,本就已經敏感至極且冇有什麼安全感。

倘若他此時再提出要隱瞞關係,隻怕傅璟晗表麵上不會多說什麼,但心裡肯定會思緒萬千,然後一個人悄悄地躲起來暗自傷心難過。

想到這裡,陸湛的心中對傅璟晗不由得增添了幾分疼惜之意,說到底,他終究還是不忍心看到這個人落淚的。

傅璟晗的餘光始終都在留意著陸湛,仔細地觀察著他的每一個細微反應。

他今日其實是有意為之的,倘若阿湛流露出生氣的情緒,或者對他下達指令。

他自然會去阻止訊息的擴散傳播,這對他來說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但若是阿湛心軟並且還心疼他,那麼他不但不會阻止,反而還會推波助瀾,讓所有人都知曉,阿湛是屬於他傅璟晗的人。

就目前的情況來看,結果是相當不錯的,阿湛雖然有一絲不滿,但終歸冇有說什麼。

感受著左手中的溫熱,傅璟晗的心中充滿了暖意,阿湛果然還是心疼他的!

傅璟晗嘴角微勾,眼中是難以壓製的欣喜。

他緊緊牽著陸湛,走進了屬於自己的專屬電梯,接著便徑直朝著頂層而去。

眾人一見傅總牽著人離開,立馬就熱切地小聲交談起來,一個個臉上都帶著興奮與好奇的神情。

有的還迫不及待地拿出手機,迅速地將這個訊息發到了私人小群裡,那速度彷彿生怕晚了一秒就會錯過什麼重大新聞一般。

備註:感謝榜一喜歡黑琴雞的皖月送的靈感膠囊和催更符,感謝一艘小船的催更符,感謝眾多書友送的一封情書、點個讚、花和用愛發電。

這本書解封後數據跌落穀底,但好在還有書友們的支援和陪伴,真的非常感謝!

-放心一點了。柏宜斯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走出咖啡廳的,默文冇有騙他的理由,而且殿下也問過類似的話,隻是他當時冇有多想。直到默文離開,他都維持著正常的表情,生害怕默文感覺有絲毫不對,這枚蟲蛋怎麼來的,他太清楚不過了。以默文的性格,若是知道了,一定會將殿下帶走,殿下也一定會頭也不回的離開。而這次他再冇有任何理由和勇氣去阻攔他的殿下,他現在才知道,自己對殿下的傷害,太深太重了。他的殿下從始至終冇有對不起他,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