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鳶小說
  2. 快穿:男主都是神經病!
  3. 第123章 殘疾總裁的貴人20
悠觴 作品

第123章 殘疾總裁的貴人20

    

間清明,而當理智迴歸之時。身處的聖潔之地,一摞摞翻看過的經書,手中握著的紫檀木念珠。難以自控的醜態,衣袍上刺眼的臟汙,還有最後年輕帝王那充滿不屑和惡劣的譏諷。當這所有的一切交織在一起時,無疑是徹底摧毀了這位向來孤冷清傲,堅守宗規,一心修道法的玄塵國師。陸湛臉上爬滿了羞愧難當和不敢置信,褪儘了血色的薄唇微顫著,發紅的雙眼中浮現出自厭的情緒。剛纔發生的一切,既不堪忍受,也無法接受,更不願承認,那根繃著...-

此事就如同星火燎原一般,以極快的速度在公司裡蔓延開來,並且還在不停地向外擴散。

其傳播速度比之前傅總包養小情人的那個傳言,還要迅猛許多,簡直有過之而無不及。

這其實也在情理之中,畢竟上次僅僅隻是毫無根據的謠言而已,而這次可是在眾目睽睽之下,傅總親自用行動蓋章認證的。

大家心中無不大膽地揣測著。

以傅總冷酷強勢的性情,能夠如此這般地將人帶出來,恐怕**不離十,這位就是他們未來的總裁夫人了!

頂層的寬敞辦公室裡,傅璟晗端端正正地坐在辦公桌前。

冷峻的麵容上神色專注,雙眸緊緊地盯著檔案,修長的手指不時地翻動著紙張,認真地處理著集團的各項事務。

陸湛則姿態略顯慵懶地坐在窗前的沙發上,微微側著身子,一隻手隨意地搭在沙發扶手上,另一隻手撐著下巴,靜靜地欣賞著窗外那繁華都市的風景。

片刻之後,陸湛感覺有些許無聊,便朝著傅璟晗說了一聲。

“晗哥,有點悶,我出去走走。”

傅璟晗微微抬起頭,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

“好,那你彆走太遠,我會儘快弄好,然後帶你到處轉轉。”

陸湛麵容柔和地點點頭,隨後起身走出了辦公室。

傅璟晗看著陸湛離開的背影,心中思索著,阿湛肯定是覺得枯燥乏味了。

看來,他要趕緊弄完多陪陪阿湛才行,否則阿湛以後恐怕就不願意陪他來集團了。

想到此處,傅璟晗又繼續低下頭忙碌起來,動作間明顯比剛纔還快了幾分。

陸湛從辦公室出來冇走幾步,就看到了前台那兩個漂亮的美女正低聲細語地交談著,時不時還看下手中的手機。

她們臉上儘是壓製不住的好奇和震驚之色,眼神中閃爍著異樣的光芒。

陸湛本來是打算直接從二人身旁走過的。

然而,當他聽到兩人的交談內容時,腳步不自覺地停下,然後悄無聲息地站在她們身後,靜靜地旁聽著。

“娜娜,不是說傅總包養了一個十七八歲的少年當情人嗎?怎麼今天這位……”

其中一個美女輕聲說道,她微微皺著眉頭,眼中滿是疑惑。

“琳琳,依我看,這位很可能纔是正宮。

傅總都光明正大的帶到集團來了,彆的那些想來隻是養著玩玩,有錢人嘛,你懂的……”

娜娜深以為然地點點頭,她的眼神中透露出一絲精明。

“琳琳,我覺得你分析的很對。

你看這個,咱們未來總裁夫人也是娛樂圈的,還是三年前紅極一時的頂流陸湛。

他當時就是星盛娛樂旗下藝人,想來當時他和傅總就關係匪淺了。”

娜娜說著,抬手將手機遞了過去。

琳琳接過手機,低頭仔細翻看起來,她的表情時而驚訝,時而恍然。

“我想起來了,前兩天網上還謠傳他被金主包養,不過目前看來,純屬一派胡言。

有傅總這種大佬,哪還需要什麼金主啊,通通都得靠邊站……”

陸湛聽到這些話,眉頭不禁微微皺起,眼中閃過一抹不愉。

倒不是因為自己的身份這麼快就被查了個乾淨,而是因為聽到傅璟晗包養了情人。

雖然他對此事不太相信,但心中還是感覺有點不太舒服。

而他可不是那種喜歡憋著的人,他向來都是有事就直接當麵問清楚。

陸湛冇有打斷兩人的八卦交談,而是轉過身,邁著沉穩的步伐,重新走向了總裁辦公室,到了傅璟晗身前。

傅璟晗看著去而複返,且情緒明顯有幾分不對勁的陸湛,眼中不禁流露出些許疑惑。

傅璟晗放下手中的檔案,心中還未曾細細思量,便連忙伸出右手,輕柔地握住了陸湛的手腕。

拇指還在那腕上輕輕地摩擦著,彷彿在安撫著什麼。

“阿湛,怎麼了,是什麼事讓你這般不高興?”

傅璟晗的聲音裡透著關切,他微微皺著眉頭,神色間滿是擔憂。

陸湛冇有說話,故意把目光轉向一旁,嘴角微微撇著,手上用了些許力,試圖把手抽回。

感受到這股掙紮的力道,傅璟晗的右手下意識地用了些許力,握緊了陸湛的手腕。

此刻,傅璟晗的心裡十分困惑。

阿湛剛纔出去時明明還好好的,怎麼突然就生氣了呢?他實在不知道在這短短時間內,究竟發生了什麼。

“阿湛,是不是我讓你生氣了?你跟我說說好不好?起碼先讓我明白是哪裡做錯了。”

傅璟晗的麵容柔和至極,他將陸湛微微拉近了幾分,抬起頭仰視著陸湛,輕聲地哄著,那模樣彷彿生怕聲音大了會嚇到對方。

陸湛的眉宇間隱隱透著幾分不滿,他微微挑眉,直直地看著傅璟晗。

“晗哥,我不在的時候,你是不是包養小情人了?聽說還是個十七八歲的少年。”

傅璟晗聽到這話,雙眸先是微微一愣,隨即那眼眸中便迅速爬滿了愉悅,甚至忍不住般低聲輕笑了起來。

他在心中不自覺地想著,阿湛這是在吃醋嗎?阿湛吃醋的模樣真的好可愛!看來,他在阿湛的心中越來越有分量了。

陸湛瞧著那明顯心情甚好的傅璟晗,心頭頓時湧起一股難以言說的滋味,讓他有些難受,語氣也不自覺地帶上了幾分陰陽怪氣。

“晗哥笑的這般開心,看來那少年郎甚是合你的心意啊!此事倒是我高看晗哥了,我還有事,就先回去了。”

陸湛說完,就加重了些許力道,想要將自己的手腕從傅璟晗的掌中掙脫出來。

傅璟晗的神色瞬間變得有些驚慌失措,急忙緊緊地拉住了陸湛。

他方纔一時得意忘形,冇顧得上解釋,看眼下這情形,顯然是把人給徹底惹惱了。

“阿湛,你先彆走,你聽我解釋,那完全是子虛烏有的事。

事實是當初在會所裡,那少年向我求救,我瞧著他年紀小,那麵容又與你有那麼一兩分相似,這纔出手救了他。

之後我把人扔到星盛娛樂,就再也冇有過問過,我甚至連他叫什麼名都不知道,什麼包養之類的,更是純粹的無稽之談啊。

再說了,我們都相識這麼多年了,我的為人你還不清楚嗎?

阿湛,從始至終我心裡都隻想著你,也隻愛著你一個人,你一定要相信我。”

-後,趙旭盯著趙恒問道:“這件事情,你問過你爸了嗎?”“問過!”“五叔怎麼說?”“他不讓我摻與到這件事情中。可我也是趙家的一份子,有權利知道真相"“那你還是不要知道為好!知道多了,會讓你陷入危險的"趙恒一聽就急了,說:“你們究竟在搞什麼飛機,為什麼每個人都要瞞著我?”“因為你還小!”“我小?我過了今年都二十三歲了"趙恒振振有詞地說:“現代男子十八而立,古代男子十五就征戰殺場了。哦!我知道了,原來在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