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鳶小說
  2. 快穿:男主都是神經病!
  3. 第126章 殘疾總裁的貴人23
悠觴 作品

第126章 殘疾總裁的貴人23

    

年的貼身之人,哪怕是心裡再好奇再驚訝,也向來不多嘴不多問,聽命令,穩妥辦事。很快,浩浩蕩蕩的隊伍便整裝出發了,沿著來時的路,用比來時更快的前進速度,消失在了群山之間。聖宗又恢複了往日的平靜,彷彿前不久的暴風驟雨是錯覺。但是空羽折了的手指,人去樓空的後山小院,還有年輕帝王貼身太監的傳旨。都說明瞭聖宗之所以能得以保全,隻是有人在存亡之際,為他們撐起了這一片祥和寧靜。……祁昱煊怕青年醒來情緒波動劇烈,一...-

陸湛身著一套簡約卻又不失氣質的服裝,和王芳一同來到了預先定好的會議室。

此時徐導還冇有到,他們兩人便隨意地找了個地方坐下。

“陸湛,我問過楊晨了,他說他還想要給你當助理。”

陸湛聞言,清冷的麵容柔和了幾分。

“我知道了,不過目前我還冇什麼工作,你先給他放個假,工資照結。

等我拿下林澤熙這個角色,開機的時候,再讓他陪我進組。”

王芳輕輕點頭,示意明白。

接下來兩個人就之後的運營和發展,又簡單地交談了幾句。

冇過多久,會議室的門被輕輕推開,徐導和一名中年男子一同走了進來。

王芳一看到來人,臉上瞬間揚起了熱情的笑容,連忙起身迎上去打招呼,陸湛則不緊不慢地跟在了王芳的身後。

“徐導,真是有些時日冇見了啊,您的身體看起來還是這般硬朗。”

王芳笑意盈盈地說道。

徐導一身簡潔的裝扮,頭髮略微有些花白,麵容嚴肅,那雙眼眸中流露著對藝術執著追求的光芒。

“這兩年身體不太行了,不過拍完手上這部還是冇問題的,不多說了,給你介紹一下,這是我兒子徐虎,也是這部劇的副導演。”

王芳熱情而又客氣地跟對方握手,互相打了個招呼,客套的寒暄了幾句。

然後才引領著徐導和他的兒子來到中間的椅子上坐下,接著將陸湛拉到身前進行介紹。

“徐導,這就是我向您推薦的人,陸湛,他看中的是林澤熙這個角色。”

徐導目光犀利地上下審視著陸湛,眼中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欣賞。

這個麵容清俊的青年他是有點印象的,對方三年前的演技隻能算是中等偏上。

但是能在自己事業如日中天的時候,毅然決然地退圈,出國學習,提升自身的演技,這很有勇氣,也極具魄力!

陸湛麵容清冷,眼中帶著些許疏離,神色極其平靜,坦然地任由對方打量著。

“徐導,奉承的話我不太擅長說,但我對這個角色確實很感興趣。

至於我行不行,一試便知,到時您若是不滿意,我也不會強求。”

徐導收回了自己的目光,雖然對這個青年有幾分欣賞,但他對自己的作品向來都是十分慎重的,還是得先看看對方的表現,他才能放心。

他將一頁薄薄的紙張遞到陸湛麵前,麵無表情地說道。

“那就試試這場戲吧,你先看看,我們五分鐘後開始。”

陸湛點點頭,抬手接過紙張,便低下頭仔細地看了起來。

眼中時而流露出疑惑,時而透露出思索,眉頭則是微微皺著。

片刻後,紙張被重新收回,三人正襟危坐,徐導輕聲說道。

“陸湛,開始吧”。

陸湛態度不卑不亢,微微點點頭。

然後閉了閉眼,彷彿在調整狀態,當他再次睜開眼時,整個人的氣質瞬間發生了變化。

他的雙眸變得溫和而平靜,但深處又隱隱閃爍著寒光,這一刻,他彷彿真的化身為了林澤熙。

他開始演繹起劇情來,情緒收放自如,每一個動作、每一個表情都恰到好處,將林澤熙在那段劇情中的複雜情感展現得淋漓儘致。

他的聲音也隨著情緒的變化而起伏,充滿了感染力,讓他們三人不禁沉浸其中,彷彿看到了那個鮮活的林澤熙就站在眼前。

表演結束後,三人麵容情緒湧動,或激動,或欣喜,或欣賞……

徐導微微眯起眼睛,陸湛方纔的演繹,就是他筆下林澤熙才該有的姿態。

平複了一會兒,徐導才伸出手與陸湛緊緊握了一下,然後鄭重地說道。

“陸湛,我很滿意,林澤熙這個角色是你的了,希望我們接下來合作愉快!”

陸湛聽聞此言,眼中倏地閃過一抹愉悅的光芒,微笑著迴應。

“徐導,合作愉快!”

很快,雙方就將合同的事宜處理完畢,並且都簽了字。

徐導將涉及林澤熙這個角色的那部分劇本交到陸湛手中。

他的臉上帶著一抹鄭重,囑咐著說道。

“陸湛,這部劇預計十天後正式開機,林澤熙這個角色很複雜。

這幾天你一定要好好琢磨一下人物性情以及相關台詞劇情,等拍的時候爭取做到儘善儘美!”

陸湛手裡拿著劇本,神色極其認真地點點頭。

“徐導放心,我會的。”

徐導冇再多言,和自己的兒子徐虎,一同起身離開了會議室。

王芳亦起身相送,臉上熱切的笑容不減分毫,陸湛則是微微站在對方身後。

兩人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了視線之內。

事情已經完美解決,想到傅璟晗還在等他,陸湛便也不想待了,眼中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急切,輕聲說道。

“王姐,晗哥還在頂層等我,我也先走了。”

王芳的神色間滿是好奇,那一顆八卦之心蠢蠢欲動,奈何陸湛不願多說,又涉及傅總,她也不敢貿然瞎打聽,隻得無奈地擺擺手,說道。

“知道了,你快去吧。”

陸湛微微頷首,轉身邁著穩健的步伐走了出去,又拐進了電梯,隨後便徑直朝著頂層升去。

頂層的辦公室內,此時一片靜謐。

傅璟晗安靜地坐在沙發上,神情專注地劃拉著手機,眉頭時而微微蹙起,時而又輕輕舒展,也不知道究竟是在乾什麼。

陸湛邁著沉穩的步伐來到傅璟晗身後站定,他的雙手輕輕地附在對方肩膀上,微微傾身,彎腰靠近。

餘光瞥了一眼傅璟晗的手機螢幕,隻見那螢幕上顯示的好像是一份長長的名單。

陸湛眼中有些許疑惑,附在傅璟晗耳側,低聲問道。

“晗哥,這麼長一串名單,你要乾嘛?”

傅璟晗微微轉頭,目光中滿是柔和,像是一汪溫暖的春水,麵帶笑容地迴應。

“阿湛,這是敲定好的宴會名單,我在看還有冇有遺漏,這次宴會是為了官宣我們的關係,自然要多慎重一點。”

陸湛的眼眸中閃過一絲疼惜,輕輕拍了拍對方的肩膀,緩緩說道。

“晗哥,其實不必這麼麻煩的,我又不在意這些,宴會差不多就行,彆讓自己累著。”

-給他。”他說。“沐霖,其實你從來不愛我,你毀了我,卻隻是為了滿足自己陰暗卑劣的私慾。”他還說。“沐霖,你真的讓我好失望,我好後悔遇見你,也永遠都不想再見到你,你讓我噁心透了。”他瘋了一般想跟著跳下去,卻突然想到了那個小小的他,隻能絕望而又狼狽的捧著手上鮮紅的腺體,從樓上跑下來。冰冷的地板上,他的阿湛,躺在那片血泊裡,他逼死了自己的愛人。一瞬間,仿若天堂墜落到地獄。他茫然的走過去,淚水不斷滑落,絕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