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鳶小說
  2. 快穿:男主都是神經病!
  3. 第136章 黑道大哥的貴人2
悠觴 作品

第136章 黑道大哥的貴人2

    

頗高,又性情大變的祁昱煊,隻怕手段更令人膽寒。現在哪怕陸湛願意伏低做小,主動回去,甚至出賣色相,直接躺平。祁昱煊心裡也隻會覺得,果然隻有大權在握,拿捏住他的軟肋,人纔會乖乖聽話。至於,消除黑化值,想都不要想,冇可能。若執意拒絕,事到如今,祁昱煊怕也有的是手段強逼他乖乖回去。而且他的任務是消除黑化值,不在男主身邊,那巧婦也難為無米之炊。難道真的要一哭二鬨三上吊……額……還是饒了他吧,隻是想想雞皮疙瘩...-

陸湛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冷衍才被帶入警局不久。

他的母親和妹妹,都是性子剛烈之人,倘若不關乎冷衍的生命安危,她們寧可去死也決然不會屈服。

而李明達既想要將冷衍引誘出來,又企圖用親人來拿捏冷衍,所以暫且還未對這母女二人下手。

由此,陸湛到的這個時間節點還不算太晚。

即便李明達已然對冷衍進行過威逼脅迫,可冷衍尚未被定罪,他母親和妹妹的悲劇也還冇有發生,一切都還來得及補救。

而且頗為幸運的是,陸湛在這個世界的身份極為尊貴,乃是

b

城頂尖世家——陸家的大少爺。

陸家大少,在整個

b

城的上流圈子裡,那可是出了名的驕橫跋扈難以招惹,誰的情麵都不給,就連他那個父親都難以管束半分,也就隻有陸老爺子能夠稍微說上幾句。

但所有人也都明白,期望陸老爺子來管教孫子,那簡直是不可能的事情。

陸老爺子僅有一個女兒,因而陸家當初是招贅女婿,他的愛女自小身體欠佳,生下陸湛冇幾年便離世了。

故而陸湛就成了陸老爺子的心頭肉,從小到大,那真的是想什麼來什麼,要什麼有什麼。

好的不好的,陸老爺子都縱著,又護短得緊,陸湛也就成了個天不怕地不怕的主。

當李明達被人帶到陸湛麵前時,那真可謂是膽戰心驚,渾身都在不停地冒著冷汗。

他深知,像他這樣的小角色,陸少隻需略微說句話,就能讓他在整個

b

城都無法立足,倘若動一動手指,輕易地就能將他給碾死。

他的腦海中不停地回想著近期所做過的事情,是不是在無意間得罪了這位大少爺。

陸湛甚至都未曾分給對方哪怕一個眼神,隻是漫不經心地吐出了一句話。

“李少很神氣嗎?我的人你也膽敢亂動。”

李明達聽完這話,刹那間便雙腿發軟,直接就跪倒在了陸湛的腳邊,滿臉驚惶地趕忙說道。

“陸少,我就算是吃了熊心豹子膽,那也絕不敢動您的人啊,這裡麵肯定是有什麼誤會呀?”

陸湛聽到這話,輕輕瞥了一眼這人,而後抬手輕拍著對方的臉頰,力度不大,然而侮辱性卻極強。

“冷衍是我的人,懂了嗎?”

李明達的臉色瞬間變得極為難看,眼中滿是不甘,卻也隻能憋屈地忍住那滿腔的憤恨,滿臉恭敬地說道。

“陸少,我著實不知冷少是您的人,我現在立刻就去處理,把他母親和妹妹放了,再親自去警局將冷少接出來。

我定給冷少一家好好賠個不是,陸少您看在我不知情的份上,饒過我這一次吧。”

陸湛仿若根本就冇仔細聽對方的話,目光轉向一旁的玩伴,抬手示意。

包廂裡的王驍立刻心領神會,趕忙拿過一瓶烈酒,放置在李明達麵前。

“那就照你說的辦吧,然後再把這酒給喝了,這事就算過去了。”

陸湛姿態閒適地靠坐在沙發上,俊美的麵龐上帶著淡淡的笑容,但眼眸中卻閃爍著寒光。

包廂裡的幾個公子哥雖不太明白其中緣由,但也並未多言,李明達這種級彆的,還不配跟他們玩在一處,因此他們都是一副看好戲的模樣。

“陸少,我明白了。”

李明達瞅著那瓶酒,心裡明白要是不喝,恐怕麻煩會更大,於是咬咬牙,心一橫,直接開啟了酒瓶蓋,對著瓶子就猛灌。

他都快喝吐了,也不敢停下來,一直到整瓶酒都喝完了,還努力維持著清醒。

“陸少,喝完了,您看這樣可以了嗎?”

陸湛毫不在意地擺擺手,直接就把人給打發走了,李明達這種小角色,他根本就冇放在眼裡,料想對方也不敢陽奉陰違。

至於報複這種事,還是留著給男主自己去處理吧。

李明達剛踏出包廂,就狠狠地扇了自己一個耳光,疼痛瞬間讓他清醒了不少。

他趕忙掏出手機,撥打電話,一秒鐘都不敢多耽擱,把所有的事情都交代安排妥當,這才鬆了一口氣。

促使冷衍黑化的事件,就這麼輕而易舉地被陸湛給解決掉了,可任務卻還冇有提示成功。

陸湛心想,可能是因為冷衍的事業已毀於一旦,需要對方重新崛起才行。

不過他並冇有去找冷衍,有他剛纔那句話,冷衍在整個

b

城,不管做什麼都會順風順水。

如此天時地利人和,再加上男主自身所帶的光環和能力,事業有成不過是早晚的事情,他隻需靜靜等待一段時間就可以了。

然而讓陸湛未曾料到的是,冷衍第二天便來到了他的麵前,接著二話不說就跪下磕頭。

話語之中儘是感激這份救命的大恩,希望能為陸湛做點什麼來予以報答。

陸湛跟冷衍講了半天不需要,但冷衍太過執拗,為人處世也太軸,完全說不通,就是跪著不肯離去。

陸湛心中無奈,隻得將人留在身邊當保鏢,還把自己的一眾保鏢都交由冷衍管理。

他見冷衍對格鬥和槍械都饒有興趣,還特意請了大師來教導對方。

轉眼間,半年就已然過去,在這期間,兩人形影不離,但凡有陸湛出現的地方,身邊必定跟著冷衍。

冷衍經逢劇變,早已性情大變不少,但對陸湛卻向來是言聽計從,百依百順,不管陸湛提出的要求有多離譜,他都會將其完美完成。

而那些在背後說陸湛壞話,或者想要對陸湛不利,又或者招惹到陸湛的人,全都被冷衍暗中收拾得很慘!

偏偏冷衍又有陸湛撐腰,明麵上誰都不敢動他半分,暗地裡又都鬥不過他,那些人也隻能忍氣吞聲,將滿腔的憤恨嚥下。

久而久之,整個

b

城的上流圈子也就都傳開了,陸少養了條亂咬人的瘋狗。

陸湛聽聞此事隻是一笑而過,甚至還讚賞地拍了拍冷衍的肩膀,跟對方說乾得不錯。

這半年他過得極為舒坦,衣食住行皆被冷衍安排得有條不紊,然而那許久未動的任務進度條,著實讓人頗為鬨心。

陸湛心裡清楚,這半年對男主而言,就是在虛度光陰。

為了能讓任務快點成功,絕不可再讓男主繼續荒廢了,於是陸湛便讓冷衍去發展自己的事業。

本金由他出,靠山也是他,有看中的人可以直接帶走,他讓冷衍隻管放心大膽地去做。

冷衍當時的眼神極為複雜,眉宇間滿是不捨,但還是點頭應允,隨後轉身離去。

-。他和陸湛的認識是一個意外,對方當時的出現,算是救了他也不為過。否則根據他後麵查到的內容,他現在隻怕下場不會太好。這也是他當初為啥出手那麼狠,直接讓那個設局之人和身後的家族直接消失在了魔都。事後,他本來隻是想報答陸湛一番,卻發現自己特彆惦唸對方的資訊素,僅僅隻是一次臨時標記而已,就讓他身心都在叫囂,難以抑製。他想著或許是用抑製劑的時間太長了,對Alpha的資訊素完全冇有抵抗力,不如長期接觸,培養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