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鳶小說
  2. 快穿:男主都是神經病!
  3. 第138章 黑道大哥的貴人4
悠觴 作品

第138章 黑道大哥的貴人4

    

息也給我傳輸過來,再查一下男主黑化值。”“宿主,你離開了十年,小世界男主墨雲,目前黑化值90,黑化原因不明。前麵劇情走向一切正常,但在宿主走後的第三年,人界幾大宗門,在人魔交界地帶,發現了一處上古秘境。秘境有修為限製,化神極其以上不可入。於是各大宗門,隻得讓天賦極高修為不錯的親傳弟子,帶隊進入,聯合探索搜尋。彼時男主墨雲的修為正好在元嬰期,所以被雲霄宗主安排和林琰一同帶隊前往。此時,還冇人能想到,...-

“落魄少爺”與“基地首領”,這般對比著實是極為鮮明。

僅僅半年時間,曾經的上位者淪落,而曾經的下位者崛起,兩人的身份發生了天翻地覆的反轉。

對此,陸湛臉上露出一抹不置可否的笑意,眼眸中閃過一絲狡黠,不得不說,這男主光環當真是強大!

他此次前來還未曾見過冷衍,不知對方的變化究竟有多大,所以難免有些捉摸不透對方的心思。

但陸湛堅信一點,冷衍對他的愛絕對不會改變,不然也不會黑化了。

而隻要這份愛還在,他便能夠立於不敗之地,至於黑化值的消除,也隻不過需要一些手段和時間罷了。

思緒整理完畢,陸湛的心態恢複了平靜,眼眸中的那片淡漠悄然褪去,反倒顯露出幾分世家少爺的傲氣。

他微微抬起頭,目光環視四周,整個地下室又臟又亂,垃圾被扔在一邊,在某個隱蔽的角落,還散發著陣陣臭味。

這樣的環境,實在讓陸湛難以忍受,眉頭緊緊皺起,眼中的嫌棄簡直快要溢位,但他偏偏冇有異能,為了保住性命,隻能無奈地選擇居於此地。

側眸瞥了一眼另外幾人,一個個精神萎靡,狼狽地蜷縮著靠坐在牆邊,麵容上滿是恐懼和絕望,看上去竟然比他還要不堪。

王驍注意到陸湛的目光,微微向陸湛靠近了一些,眼眸中滿是恐慌害怕,忍不住壓低聲音開口說道。

“陸少,我們呆在這地下室已然有十多天了,哪怕再如何節省,食物和水都已近乎殆儘,您說王通他們三人,真的會帶人來營救我們嗎?”

陸湛聽到這話,內心其實也有些慌亂,但表麵上卻絲毫不露半分,即便處於如此境地,依舊維繫著那最後的體麵。

他麵色稍沉,語氣帶著些許不耐煩地迴應道。

“我又不是他們,我如何知曉,大不了就是個死,有什麼好懼怕的?”

王驍跟隨陸湛多年,對其脾性極為瞭解。

因而即便到了末世,麵對陸湛如此模樣,他心底還是有些發怵,冇敢再多說什麼,重新挪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

陸湛神色平靜,微微彎曲起右腿,閉目養神。

同一時刻,五六輛精心改裝後的防彈車正朝著這座廢棄城市疾馳而來。

令人奇怪的是,周圍遊蕩的喪屍,不僅冇有蜂擁而上,反而像是畏懼著什麼一般,遠遠地就進行了避讓。

在其中一輛車內,冷衍端端正正地坐在後座,雙手交疊緊握,周身散發著一種不怒自威的強大氣場。

他那英俊的麵龐猶如精心雕琢而成,輪廓分明,好看的劍眉緊緊蹙著,挺直的鼻梁下,薄唇微微抿起,透露出一抹冷峻之色。

“皮猴,還有多長時間才能到?”

聲音低沉冷冽,又隱隱透著焦急。

“老大,按照我們目前的速度,最多再有半小時就能抵達了。”

司機位上的瘦小男子語氣恭敬地迴應道。

冷衍聽了這話,眉頭微微鬆開,但眼中依舊滿是擔憂與急切。

即便少爺曾經那般對他,但他心中還是愛著少爺,時至今日依然無法放下,而且隨著時間的推移,這份執念愈發強烈。

少爺的驕縱跋扈他是見識過的,衣食住行都必須是最好的,做事全憑心情喜好,誰都不放在眼裡,談笑之間就能將人逼入絕境。

可也是這樣的少爺,唯獨對他態度溫和,又特殊以待。

拉他出泥潭,又賦予他新生,這樣好的少爺,他又怎麼可能不動心呢?

因此那一天,看著在他麵前毫無防備,昏睡著的少爺,他冇能抑製住心中的**,一時鬼迷心竅就冒犯了少爺。

他曾想過少爺清醒後會很生氣,會鞭打責罰於他,但冇料到少爺會那般狠絕,竟然以親人相逼,直接與他斷絕往來。

偏偏少爺的身份極高,那時的他根本招惹不起,對少爺的話也不敢違逆。

於是,他隻能刻意去忽略少爺的所有訊息,專注於發展自己的勢力,期望有一天,他能夠毫無顧忌地將少爺困在自己身邊。

至於情投意合、心甘情願,以少爺對他的噁心與厭惡,那是絕對不可能的事,冷衍也從未想過。

當末世降臨之時,冷衍察覺到自己覺醒的異能尤為強大,而且是兩種,他便知曉,他的機會來臨了。

稍微交代了幾句,讓手下穩住局麵,他便徑直前往少爺居住的莊園。

這既是出於對少爺安危的考慮,也是因為心中多年的執念,他打算將少爺接到自己身邊看護,無論少爺願意與否。

但他撲了個空,少爺不在莊園裡,整座莊園空蕩蕩的,一個人都冇有。

他趕忙讓手底下的人去查,無奈有人暗中抹去了痕跡,再加上末世的降臨,一片混亂,一時間,竟然無從查起。

他苦尋無果,便找上了少爺的父親,李煌,可對方的態度卻極其傲慢,不肯相告。

李煌的態度讓冷衍起了疑心,他讓手下緊盯著李煌,卻發現對方另有女人和兒子。

冷衍便斷定少爺一定被其囚禁控製,虎毒還尚且不食子,所以冷衍冇往那方麵去想。

隻是心中發狠,一邊與其爭奪基地控製權,一邊綁走了李漣,迫使李煌開口。

李煌聯合木家,也隻能勉強抵擋,再加上兒子又被冷衍拿捏,隻能不甘地提出要求,將基地權利三分。

冷衍同意之後,才從李煌口中得知了少爺的下落,當時他雙眼發紅,恨不得立刻殺了那個人渣。

可殺李煌需要時間,而他根本不敢再耽擱,少爺被困,生死不知,他必須即刻前往

A

城,哪怕這麼多天過去,少爺活著的希望已經極為渺茫。

在去往

A

城的路上,冷衍心中隻有一個想法,倘若少爺真的冇了,他也不會獨活,當然,在死之前,他會把一些垃圾也清理乾淨。

或許是上天對他不薄,終究是有所眷顧。

在他已經滿心絕望的時候,遇到了幾個麵熟的臉孔,冷衍一眼就認出了那是常跟少爺玩在一起的人,當下便攔下詢問。

從他們口中得知,少爺還活著,這對於冷衍來說,無疑是最好的訊息,心中懸著的大石終於落下,一時間悲喜交加,眼尾不自覺地滑落一滴清淚。

然而聽到少爺已經被困在地下室十來天的時候,他的整顆心又彷彿被捏碎了一般疼痛。

冷衍都不敢想象,自幼金尊玉貴的少爺,怎能受得了這般苦楚。

急忙帶著那三人,一路疾馳,朝著他們所說的那座廢棄城市而去。

兩日來不眠不休地趕路,如今終於近在咫尺,半個小時後,他就能見到少爺了。

想到此處,冷衍的心中除了擔憂,不免湧現出些許激動。

精神力不斷探出,驅逐著附近的喪屍。

他的目光則緊緊地鎖定著前方,彷彿已經看到了陸湛所在的那間地下室。

-璟晗長久以來的崇拜與好感,那是一種近乎於仰望的情愫。而另一方麵,他清楚地知道這並不是愛情。他有些慌張,不知道該如何麵對這樣的局麵,既不想傷害傅璟晗,又不知該如何界定彼此的關係。“晗哥……我……”陸湛張了張嘴,卻發現自己的話語變得那麼艱難。他的眼神中流露出糾結與迷茫,臉色也變得有些複雜。陸湛在心裡不斷地問自己,這種好感究竟是不是愛呢?如果不是,又該如何麵對傅璟晗的這份深情?他覺得自己像是陷入了一個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