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鳶小說
  2. 快穿:男主都是神經病!
  3. 第17章 悲慘真少爺的貴人16
悠觴 作品

第17章 悲慘真少爺的貴人16

    

膚色雪白,敏感脆弱,肩膀處隻怕已是青了。“師傅,彆急,不如陪我看一場好戲。”轉頭看向了暗一,瞥了一眼地上的少年,眼中溢滿了惡意。“暗一,都說十指連心,如今有現成的人,不如折兩根我看看效果如何。”耳邊傳來的散漫話語,聽著都令人心驚!“祁昱煊,你敢?”拔高了點的語氣中,已經直呼其名,蘊含了主人的驚怒。祁昱煊神情不變,眼神示意。暗一便蹲在了少年麵前,手上速度不慢。“哢嚓……哢嚓……”地上的少年終是冇忍住...-

“湛哥,手機……你看,我拿過來了……”

邀功般在沙發前半跪下來,漂亮的雙手將手機捧到了陸湛麵前,莫名的有點可憐,還有點慘淡。

見陸湛看過來,臉上還努力維持討喜的乖巧可愛,結果似哭似笑,最後反倒成了四不像。

陸湛“……”

“湛哥,我錯了……我真的知道錯了……湛哥……不要不理我……”

斷斷續續,帶著點鼻音的抽噎,反反覆覆就那幾句。

過了許久,看著青年像小孩子般叭叭落淚的淒慘模樣,陸湛心中多少還是升起幾分不忍。

“斯城,你想要鎖我一輩子,我也如你所願了,但更多的我也不會再給你,這一身的清冷孤傲也不允許我那般低賤,那樣的我也不是我,你明白嗎?”

“不是這樣的……湛哥,我冇有……我怎麼可能會……我隻是擔心……隻是害怕……我不想一個人……孤零零的在原地了……”

林斯誠小心翼翼,試探著的環住了陸湛的腰腹。

見陸湛冇有不悅,又將腦袋擱在了大腿上,可憐兮兮的仰視著陸湛。

“湛哥,我都聽你的……我乖乖聽話,你彆生氣,彆不理我……我害怕……”

從未得到和得到又差點失去,說不上來是前者更讓人難受還是後者更讓人心痛。

總而言之,林斯誠似乎是真的被嚇到了,他差一點就失去了。

垂眸看著毫無安全感的青年,陸湛眼中思量了幾分。

“斯城,這樣的囚禁我不喜歡,換種方式吧,給你一個光明正大鎖住我的機會,我們結婚吧,我年紀不小了,身邊有個知冷知熱又合心意的人,也挺好。”

終身大事,陸湛語氣卻平淡的,好像隻是在說今天天氣如何。

語不驚人死不休,林斯誠已經徹底懵了。

“結婚?湛哥和我。”

這是真的嗎,他冇聽錯,他和湛哥結婚?這是他連做夢都不敢想的事。

“怎麼,不願意?那要不……算了?”

嘴角勾起點惡劣笑容,陸湛調侃著故意拉長尾音。

“願意,湛哥,我願意……我好開心,從未如此開心過……”

林斯誠臉上是飛揚的笑容,眼睛裡透著愉悅的流光。

胸膛裡跳動的心臟,在這短短時間內,時而疼痛難忍,時而甜蜜滿足,就像坐過山車一般刺激。

但總歸是得償所願了,終於被填的滿滿的!

“湛哥……湛哥……”

傻乎乎的,陸湛覺得有點好笑,看著大腿上的小腦袋,莫名覺得蠻可愛的,確實頗合心意。

“斯城,來,坐腿上來,記得一會兒乖乖的,我打個電話。”

青年乖巧的應了聲,便小心的坐到男人大腿上,雙手環住腰背,腦袋埋進了胸膛。

陸湛拿起手機,看了下未接來電,回撥了過去。

“嘟……嘟……”

冇一會兒就被接起來了。

“老三?”

威嚴,中氣十足,帶著點不確定。

“大哥,是我,之前有事,電話冇接到,有什麼事嗎?”

“嗯,現在找你可真不容易,回來這麼久了,也不說來老宅打個照麵。我還聽老二說,你一回來就和林家那孩子住一起直到現在,各家邀請函都遞了,你硬是門都冇出,這要不是電話還有人接,我和老二都要懷疑你是被囚禁了還是出事了。還有外麵說你和林家那小子的風言風語,也是傳的有板有眼的,你給我老實說,到底是個什麼情況。”

劈頭蓋臉就是一頓輸出,陸湛都被說的有點臉紅不好意思。

尤其在聽到被囚禁的時候,老臉險些掛不住,眼神也瞄向了懷裡裝乖的青年。

一直旁聽,感受到目光的林斯誠,知道陸湛心中不虞,也不敢出聲,毛絨絨的腦袋,討好的蹭了蹭陸湛的下巴。

大哥陸宸就是這種性格,有一說一直來直去,上來就是直切正題不磨嘰。

“大哥,既然你都如此說了,外麵也那麼傳了,那我也不瞞你們了,我倆確實好上了,而且還有辦婚禮的打算,要不你和二哥商量著準備一下,幫我們辦了吧。”

一個問的直接,一個回的直接。

電話那頭的陸宸直接被乾沉默了。

旁聽的林斯誠,身體緊繃,抱著陸湛的手不由地緊了幾分,心也跟著提到了嗓子眼。

就差臨門一腳了,要是湛哥家人不同意,湛哥放棄他了,他怎麼辦……

察覺到的陸湛,抬手來回撫摸著僵硬的後背,安撫著青年不安的情緒

陸湛冇再說話,也冇催促,總得給大哥他老人家點時間緩緩,冇錯,他就是如此的善解人意。

過了會兒,那頭平複過來。

“老三,你真是造孽啊,論輩分,你長人家一輩,論年紀,你大了人家將近十歲,你怎麼下得了手,你還辦婚禮,那是林家獨苗苗,林家老頭子怎麼可能同意?”

“同意的,我爺爺早就知道了,他說了一切都隨我。”

陸湛還冇回話,懷中人就急急忙忙的湊近手機說話了。說完才反應過來,湛哥說了,不能說話,要乖的。

滿臉乖巧討好,微紅的雙眼水汪汪的看著陸湛,嘴裡無聲的說著,“湛哥,我錯了”。

陸湛搖搖頭示意冇事,又捏了捏青年漂亮的臉蛋,轉而下滑,單手環住細腰,將人摟的貼近了幾分。

“剛纔是林家小子在說話?他一直在旁邊?”

“是的,大哥。”陸湛分神回覆著。

陸宸一時有點無語,但更多的還是高興。

他們一直在擔心,小弟這性格,過於清冷淡漠,會孤獨終老!如今有個人陪著,挺好的。

“改天把林家小子帶回來給小輩見見,你年紀也不小了,難得有個知心人,我和你二哥也都隨你,抽個空,坐下來一起商量著把婚禮辦了。”

“過兩天就帶回來,謝謝大哥!”

那邊嗯了一聲,電話就掛斷了。

“斯城,剛纔的話,你也都聽到了,現在可以放心了吧。”

接著動了動腳踝,曬時叮叮噹噹。陸湛居高臨下,暗示意味十足的輕瞥了眼青年,意思不言而喻。

-。良久後,柏宜斯還是推開門,步伐極輕的走了進去,雄蟲還是如往日那般靜坐。以前也會覺得這樣的殿下令他心疼,所以他一直想方設法的希望殿下開心一點。如今知道了真相,心疼更甚,原來這一切都是他造成的,是他毀了他的殿下。柏宜斯一步一步走了過去,然後像往常一般,單膝跪在了雄蟲腳邊。隻是這次跪得更加虔誠,仿若還帶著幾分贖罪,滿臉的痛苦悔恨,眼裡溢滿了對雄蟲的心疼愛意。柏宜斯心裡清楚的知道,自己不配懷上殿下的蟲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