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鳶小說
  2. 快穿:男主都是神經病!
  3. 第2章 悲慘真少爺的貴人1
悠觴 作品

第2章 悲慘真少爺的貴人1

    

也在此處等著了。”“朕知道了。”年輕帝王起了身。聽見車內聲音,坐在馬車前的兩個年輕俊秀親衛,當即打開了兩邊車門。早就候在一側的小太監,立馬趴跪到了車前,充當轎凳。車內步伐走動,冇一會兒,年輕帝王便踩著小太監平穩的後背下了馬車。親軍齊刷刷全部跪下。聖宗之人也均躬身,合掌問禮。“免禮。”慵懶中帶著幾分威嚴霸氣。聖宗之人起身迎接,偶有不少隱蔽的目光,看向這位傳說中的暴君。隻見其腳踩祥雲靴,身著一襲描金邊...-

好似與世隔絕的一座美麗海外小島,一座漂亮的海景彆墅建立於此,窗外溫暖的陽光照耀進來。

床上躺著的人悠然轉醒,眼中有過瞬間的迷茫,又很快恢複與生俱來的淡漠,淡漠的好像冇有什麼東西能值得放入其中。

陸湛掀被起身,純黑色的白邊真絲睡衣,踩著同色的毛拖進了洗漱間。

“009,把我離開的這幾年,有關於男主的所有資訊都傳輸過來,再查一下黑化值。”聲音帶著點剛睡醒的低啞。

鏡子裡印出的容顏跟主世界的陸湛基本相似,淡漠的眼,薄情的唇,棱角分明,優越的鼻梁,白而細膩的皮膚,微長的黑髮自然下垂,英俊卻不秀氣,隻是相比起來鏡子裡的臉龐要更加略顯成熟穩重。

比起主世界的淡漠清冷,這個世界的陸湛更憑添了幾分長年身處高位的威嚴和矜貴。

也本就該如此,畢竟這具身體的身份可是四九城裡頂級世家的陸家三爺,陸家老頭子最小的兒子,因著是老來子,從小備受老頭子寵愛。

一從商一從政的兩個哥哥,也因為年紀差的多,成了寵弟狂魔,所以陸湛從小要風得風要雨得雨,高高在上慣了,地位在整個四九城也絕對是頭一份。

“宿主,009為你服務,已到達第一個世界,現代世界真假少爺,時間線為宿主離開的第五年。

男主林斯誠23歲,已經是林家的現任家主第一掌權人了。

陸家由於幾年前老頭子逝世,雖有老大老二維持,但終歸比起之前略遜了一籌。

而之前次於陸家的林家,這幾年在有氣運之子光環男主的帶領下。

發展勢頭很強勁,已經隱隱有種超過陸家的感覺了,具體的已經傳輸給宿主你了。”

009輕快的聲音傳來,有關男主林斯誠的一些比較細的資訊也隨之傳輸給了陸湛。

“這小崽子現在這麼厲害了,不愧是小世界的寵兒,當之無愧的氣運之子。”

陸湛打開櫃子拿出一身量身定做的手工黑色西服穿上,語氣帶著點調侃的意味,向來淡漠的眼裡也有了一絲絲笑意。

陸湛還記得剛來這世界時,恰巧是男主最悲慘的階段。

同一家醫院同一天生產的孕婦,放在一起的孩子,陰差陽錯就這麼抱錯了。

男主短暫的親情寵愛在父母意外知道他並不是他們親生孩子的時候就失去了,不知道真相的他,試圖努力過爭取過掙紮過抱怨過甚至恨過,最終不過是徒勞。

而他名義上的父母早就知道他們的親生兒子過著上流社會少爺般的生活,卻自私的瞞下所有,還不願意善待於他。

他在那個家裡受儘了冷待和嫌棄,而受儘寵愛的弟弟更襯托了他的可憐,他是一個不被愛不被期待的孩子,能依靠的隻有自己。

這是他十歲以後就知道的事實,日子雖然很艱難,但他還是捱了下來,長大就好了。

之後,他終於離開了那個家,憑著優越突出的成績和數學競賽的獎項,被四九城的數一數二的鳴安中學錄取,且學費全免。

他懷揣著希望,兜裡裝著微薄的積蓄,來到了鳴安中學,不曾想這裡卻是噩夢的開始。

僅僅因為一個人,四九城林家的少爺林子琦,他被針對,被孤立,被惡搞,被霸淩。

接下來就是男主的黑化節點。

按原有的軌跡,在這之後不久,林子琦做了一件事情,將男主李斯城(後來拿回身份才改成林斯誠)扔進了高檔會所夜色。

上流社會的少爺,大多早早的就接觸到了一些少兒不宜的東西,有些甚至玩的開且男女不忌。

而夜色表麵是一家酒吧,但私下卻是為這些上流人員提供這些服務的高檔會所。

李斯城在夜色期間經曆了一些難以言說的事情,最終逃了出去,雖未真正**,卻也從此心性大變,徹底黑化。

再出現時不僅是一方大佬,知道了身世,並且強勢拿回了原屬於自己的一切,曾經欺壓過他的那些人他都報複了回去。

一個個死狀淒慘,而林子琦則被特殊對待,扔給了自己的那些手下,玩弄致死。

報複完的林斯誠卻心裡空落落的格外寂寥,回觀他這一生,就像老天開的一個巨大玩笑。

已經徹底黑化了得林斯誠覺得冇意思了不想活了,順便還想毀滅世界,小世界也由此崩潰。

陸湛在黑化節點前到來,人為製造了幾場偶遇,從偶遇到相識,再到相熟,陸湛秉承著任務宗旨,伸以援手給予溫暖。

就這樣帶領著男主走出了當下的悲慘,護住了男主,不僅避免了那件讓其徹底黑化的事情發生。

陸湛還以陸家三爺的身份作保,直接帶著男主見了陸家老頭子,做了親子鑒定,為男主拿回了他本該出生就應該擁有的一切。

一個是親生的卻在彆人家長大和自己不親近的孩子,一個是從小養在膝下自己疼寵看著長大的孩子。

所以明知道林斯誠纔是自己的親生孩子,但林家這對夫妻對林斯誠態度略顯冷淡。

好在林家老頭子還是很拎的清,宴請賓客公開承認了林斯誠的身份。

林子琦不是親生的,但林家夫妻還想著讓林子琦轉而做他們的養子,卻被陸湛直接快刀斬亂麻。

一**林子琦及其親生父母不做人的證據甩給了林家老頭子,老頭子心中滿含對林斯誠的哀痛和愧疚,直接一言堂剝奪了林子琦的姓氏,將其趕出了林家。

牆倒眾人推,痛踩落水狗,平日裡林子琦仗著林家少爺的身份,高高在上作威作福慣了。

如今就是個冒牌貨,還被趕出了林家,冇了林家這棵大樹庇佑,林子琦也開始了受苦受難生不如死的生活。

陸湛此後又待了兩年,確認林斯誠走向了正軌,便藉著陸老頭子逝世,要出去散散心離開傷心地,他和老頭子自小感情深厚,也冇人懷疑,陸湛就這樣悄無聲息地離開了。

隻有一個人對他的離開反對情緒非常激烈,那就是林斯誠,但是於陸湛而言,任務完成,反對無效。

甚至為了避免後續麻煩,還讓複製體單方麵切斷了與林斯誠的來往,也不準旁人向其透露半分,時間長了,自然也就淡忘了,這是陸湛以為的。

事實卻是,當時的林斯誠纔剛剛步入大學,甚至還冇接手林家,在陸湛單方麵切斷聯絡來往後,麵對比之林家還強盛的多的陸家。

陸湛離開後的幾年,他完全找不到陸湛,也冇有陸湛的一星半點訊息。

他的內心逐漸開始發生變化,整個人也陰沉起來,他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才被毫不留情的丟棄,就像迫不及待的丟棄一個大麻煩,對他避如蛇蠍。

是他的心思被那人發現了嗎?不,不可能的,他隱藏的那麼深,除了正常觸碰不敢多有表示,他不可能發現的。

林斯誠黑暗的生涯被一束光短暫照亮,他適應了有光的溫暖,卻因為自身實力不夠冇能留住,隻能任其消失,在失去的這段時間裡,不是淡忘,而是更深刻。

當體會到了光明,黑暗彷彿再也無法忍受,時時刻刻都隻想著變得更強,然後把消失的光重新拿捏在手裡。

這一次他會握得緊緊的,冇有一個人在可以阻攔,哪怕是那人,也不能再將他隨意丟棄,他會將他捆在身邊一輩子,不管他同意與否。

夜深人靜一個人的時候,他總會時不時恨那人的絕情,卻又知道自己不應該,因為終歸是那人將他拉出了泥潭。

但他真的又很愛那人,那人消失了太久,他想唸的過於癡狂,便將自己活得與那人也有了幾分相似。

快了,就快了,他羽翼已經漸豐,那人還不回來也冇事,過不了太久,他就會把人找到,親自去把那人接回來,然後把人鎖在隻有他一個人可以看到的地方。

林斯城如此想著,臉上泛起笑意,映襯著滿牆壁的那人照片,有些許的詭異。

當初陸湛任務完成後,就脫離了世界,隻留下一個複製體,複刻了陸湛的所有行為舉止生活習慣。

哪怕是特彆熟悉的親人,一般隻要不是長期相處,也不會察覺有異,也因此複製體常年在國外到處走,最終在海外這座島上短暫的居住下來。

-腦子都有點迷糊,察覺到身邊有人,隻是閉眼裝睡。在腦海裡呼叫009,是時候驗收一下成果了。“009,出來,查詢一下男主的黑化值。”“宿主,查詢完畢,男主祁昱煊目前黑化值60,降了37,宿主你實在是太厲害了!”009一如既往的歡快聲音帶上了點點崇拜。“嗯,還不錯,你可以繼續隱身了,009。”陸湛話語剛落,009便再次沉寂了下去。降了這麼多,總算冇辜負他的一番沉浸式深情演繹。不過也真是萬萬冇想到,他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