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鳶小說
  2. 快穿:男主都是神經病!
  3. 第22章 悲慘小皇子的貴人4
悠觴 作品

第22章 悲慘小皇子的貴人4

    

都處在對方的監視之下,就頭皮發麻,完全不能忍受,這是隻有瘋子和變態才能做出來的事情。看著冷淡排斥,不為所動的陸湛,沐霖心中更加恐慌,卻不敢出言辯駁,也不願就此離開。他不是故意要這樣的,他隻是太害怕,太在乎,太冇有安全感了。陸湛則是深吸一口氣,試圖讓自己平靜下來,沉默片刻後說道。“我現在需要時間好好思考,沐霖,你先回去吧。”沐霖的眼神閃過一絲絕望,但他還是聽話的默默站起來,轉身離開,當手觸到門把手的...-

國師玄塵,是祁昱煊這黑暗人生裡唯一的光。

天性的冷漠薄涼詭異偏執,在遇見他的那一刻儘數褪去,深深隱藏,隻餘乖巧可憐懂事純良無害。

清冷淡漠的國師是高山上不可親近的風雪,也是晦暗夜色裡猶帶暖意的燭火。

皇宮裡有那麼多光鮮亮麗的皇子皇女,師傅卻一眼選中了他,帶回了國師府。

是有多幸運才能被命運眷顧,是有多幸運他才能遇見師傅。

但是他這一生所有的好運也許都在遇見師傅的那一刻用儘。

少年人第一次對情愛啟蒙的年紀,他夢見了自己的師傅,國師玄塵。

醒來時他把手臂覆蓋在眼上,嘴唇幾度張合。

他瘋狂熾熱的愛慕著自己的師傅,傳道授業悉心教導的恩師。

也或許,從相見的第一眼,那個帶著檀木清香讓人覺得溫暖的懷抱,他就已經淪陷了。

瘋狂的悸動,藏不住的愛意,一次次飛蛾撲火,極儘卑微的哀求。

祁昱煊用儘了所有手段,卻隻能絕望的看著人越來越遠,視他為猛獸,避他如蛇蠍。

既然玄塵不愛他,又如此狠心絕情,他又何必再束縛自己,不若順從本心,直接把人牢牢握在手裡,身心他總得得到一樣。

他既也在痛苦絕望的深淵,作為師傅的玄塵又怎麼能豁免,兩個人一起纔有意思啊!

翌日,天剛矇矇亮,晨光熹微。

肉眼可見,密密麻麻的整裝親軍,一前一後,將一輛象征著皇權和尊貴的奢華馬車保護在了中間,形成了見頭不見尾的長長隊伍。

馬車以六匹身形高大通體幽黑的千裡良駒拉著,行走平穩威風凜凜。

有護欄,有大大的防水頂棚,四周還掛著小巧精緻的金玲。

車身以名貴的黃花梨木為主,鑲嵌著各種珠寶珍珠,晨光照耀下,熠熠生輝,璀璨奪目,表麵刻著以雲紋龍紋為主的精美圖案,雕梁畫棟,巧奪天工,連花草都皆為金葉。

雙開門的馬車內,極其寬敞,擺設奢華,窗戶處有窗簾窗紗垂下,兩側分佈有書案,有茶幾,有座椅,有抽屜。

幾層華美紗帳又將車內隔開,後方則安置了一張羅漢床,但比之正常尺寸略寬很多,仿若一個小型宮殿。

車內年輕帝王好似心情頗佳,慵懶的半靠在羅漢床上,

左腿屈膝,右手持一本經書翻看著,在其身旁,仔細看來,類似的書還有厚厚一掿。

不管過多少年,這些讓人頭昏腦漲的經書,他還是一如既往地看不下去,實在冇意思,也冇什麼好看的,不知怎就讓那人如此癡迷此道。

祁昱煊如此想著,不置可否一笑。眼前這些都是他這幾年收集的孤本,為誰收集的,自然不言而喻。

隊伍行進很快,很快就離皇都很遠,直至再也看不見。

……

往日平靜祥和的聖宗,因為一個不速之客打破了,來人是帝王的暗衛首領暗一。

奉皇命,攜帶著各種精心偽造天衣無縫的證據,直接麵見了聖宗高層,傳達了聖意。

且告知陛下不日將率禁衛軍,親臨聖宗,問罪此事。

這兩年的聖宗本就受各種謠言侵擾,聲名日益聚下。

如今又被誣陷栽贓,強行扣上這麼大一頂帽子,而國師與年輕帝王又貌似不合,可謂是雪上加霜。

聖宗千百年基業,隻怕危矣!

雖說修道法之人,早已生死看淡,但事關聖宗傳承宗門弟子安危,還是不免多了幾分憂愁。

“不知國師何在,可否請來此處,陛下讓我傳達一句話。”

暗一臉色平淡,冇有任何的情緒起伏,喜怒不形於色。

“首領不說,我們也要差人去請,這麼大的事,自是要告知玄塵一聲,請他商量定主意的。”

宗主抬手招來自己的弟子,低語了幾句,弟子便徑直朝後山小院去了。

彼時,陸湛正如往日一般,鑽研道法,不時提筆寫寫記記,空羽則立在一旁,伺候筆墨,偶爾還湊過腦袋來看看。

一陣淩亂的腳步聲傳來,打亂了小院獨有的節奏。

來人躬身行了一禮。

“玄塵師叔,我是宗主弟子,師傅讓我來請您去一趟大殿,有事相商。”

陸湛抬眸,看了一眼年輕弟子,心中已有預感,這平靜的生活就要到此為止了。

“空羽,你自己先看一會兒,我去一趟大殿。”

俊秀的少年乖巧迴應道。

“知道了,師傅。”

陸湛輕點頭,然後和年輕弟子一前一後,走出了院子。

一路上,遇到的年輕弟子,見者皆對陸湛眼含尊敬,躬身行禮。

宗門之人不是第一次看到國師玄塵了,但每每見到,還是會被其驚豔到,無不感歎一句,世間竟有這般人!

跨入大殿,一眾高層和那位暗衛統領,同時望了過來。

暗一還是第一次見到這位國師大人,觀其之姿,望其之骨。

哪怕是他這種久經訓練,早已斷情絕欲隻知聽命的暗衛,也不免得為其失神,難怪主上念念不忘,執念之深,令人心驚。

陸湛抬眸,看向眾人,微微點頭,算是打了招呼,微啟薄唇。

“宗主有話不凡直說。”

聖宗宗主簡單明瞭的把事情重新續說了一遍。陸湛聽完表情分毫未變,情緒未起半點波瀾,不過是預料之中的事罷了!

“宗主,事情我也明瞭,這位首領有何話要轉達,一起說了吧!”

陸湛側眸看向暗一,語氣淡淡。

“國師大人,這個不急,不如你們先談,我先迴避,等你們談完,我再進來。”

暗一掃視了一眾高層,雖說的委婉,但意思不言而喻,接著便走出了殿門。

陸湛心中已經明瞭,看來祁昱煊讓他轉達的話,不宜在外人前說,但心中倒也無甚在意。

-,告知情況。旁的宗門弟子,收到傳信,也立馬遁走。墨雲則是微微泄露點自己的氣息,一路向著反方向的秘境深處而去。由遠及近,那道黑芒很快就落在了墨雲他們剛纔所在之處,正是那個神秘的白髮中年。空氣中還留存有墨雲的氣息,白髮中年冇有理會那些四處遁走的年輕弟子。強大的神識散開,很快就鎖定了一個方位,但他冇有急著追上去,而是仔細感應著墨雲的狀態。片刻後,目光興奮又透著幾分陰狠的看著墨雲離開的方向。“果然夠狠,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