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鳶小說
  2. 快穿:男主都是神經病!
  3. 第25章 悲慘小皇子的貴人7
悠觴 作品

第25章 悲慘小皇子的貴人7

    

預計二十天後便能抵達帝星了。”喬伊克條件反射的立馬集中了所有注意力,恭敬的回覆道。“二十天嘛。”柏宜斯不明意味的重複了一下。冷硬的臉上浮現了一抹說不上是心疼還是期待的表情。“轉告帝國,事情我也知悉,我不日將抵達帝星,這是我自己的私事,等我回去後,自會親自處理,至於無關人員,請不要插手。”雖然看帝國那邊態度,事情好像比較急,但一份檔案的傳輸也需要十天左右,不過就是晚幾天處理而已。所以喬伊克並不覺得元...-

陸湛一時竟無語凝噎,微微閉了雙目,過了一會兒,仿若做了什麼決定,在睜眼時,隻有一臉淡然無畏。

“我會和宗門共存亡。”

祁昱煊聽到那人如此說。

“是嗎?看來師傅還是不乖啊,不乖的人就要受到教訓呢!”

幽幽詭異的聲音令人無意識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看著青年眼中壓不住的天真殘忍,陸湛心中有了一種不好的預感。

“你要乾什麼。”

“師傅放心,您是弟子的心尖寶貝,弟子疼您還來不及,又怎麼會對你做什麼呢。”

聽到這些刺激露骨調戲意味的話語,陸湛臉色更是冷如冰霜,嘴唇都氣的微顫。

“閉嘴,你可還有半分禮義廉恥之心。”

“哈……哈……師傅,這就生氣了,你怎麼還是這般可愛呢。”

前一秒還和風細雨,後一秒就是狂風暴雨。

“暗一,把師傅的寶貝小弟子帶進來,朕要好好玩玩。”

暗一很快就拎著人走了進來,繩索捆綁住雙手雙腳的少年,被隨意的丟在了祁昱煊腳邊。

“空羽,你怎麼樣?”

看到少年的慘樣,陸湛淡漠的眼中多了一絲絲焦急。

“師傅,不用管我,我冇事!”

聽到此話,一直盤腿未動,坐在羅漢床上的身體,略微動了動,想起身去將少年扶起。

卻被跟前眼疾手快的祁昱煊,給按了回去,肩膀處手勁不小,是不容掙紮的力道,不愧是習武之人,陸湛膚色雪白,敏感脆弱,肩膀處隻怕已是青了。

“師傅,彆急,不如陪我看一場好戲。”

轉頭看向了暗一,瞥了一眼地上的少年,眼中溢滿了惡意。

“暗一,都說十指連心,如今有現成的人,不如折兩根我看看效果如何。”

耳邊傳來的散漫話語,聽著都令人心驚!

“祁昱煊,你敢?”

拔高了點的語氣中,已經直呼其名,蘊含了主人的驚怒。

祁昱煊神情不變,眼神示意。暗一便蹲在了少年麵前,手上速度不慢。

“哢嚓……哢嚓……”

地上的少年終是冇忍住,傳來兩聲慘叫,右手的食指和中指以一種不正常的角度你扭曲著。

掙不開肩膀處的手,也阻止不了發號施令的年輕帝王。陸湛抬起自己右手,猛的就向茶幾尖角處砸去。

祁昱煊雙眼罕見地露出幾分驚恐,顧不上按住青年,快速的伸手捏住了對方手腕,又後怕的拉住手認真看了看,確定無事,直接將茶幾踢得遠遠的。

散漫已經消去,帶上了點點冷意。

“看來師傅很疼愛師弟啊,竟捨得為他如此傷自己的手。”

陸湛一臉冰霜,沉默不言,平靜的與他對峙。

祁昱煊到底冇再讓暗一繼續。

緩了緩情緒,坐到了陸湛身後,環抱住對方,下巴輕擱在肩膀處,鼻間是這人獨有的淡淡檀木香。

陸湛在祁昱煊貼上來時,身體就無意識僵硬繃緊的厲害。但卻也冇有推拒,否則還不知道這小瘋子會乾出什麼來。

看著懷中人明明不願,卻還如此乖順,祁昱煊心情難得好了幾分,粉紅的唇附在其耳側低語。

“師傅,下不為例,你若再這般不愛惜自己的身體。

那你傷一分,我便在聖宗之人身上百倍千倍討回來。

你若身死,我定讓整個聖宗為你陪葬,皆受剝皮抽骨之刑。”

聽到耳側的森寒話語,陸湛也未再說反駁什麼,隻是捏緊了手上的念珠,閉上了雙眼。

地上的空羽明明已經疼的意識模糊,但是看著陸湛因為自己受製於他人,被那人從身後貼身抱著褻瀆欺辱。

他心裡難過極了,是他連累了師傅。

“師傅,我不疼,你不用管我,我冇事。”

祁昱煊聞言,眼神瞬間冷了幾分,臉上染了點點戾氣,看著地上這個少年,怒氣控製不住的上湧。

玄塵隻能是他一個人的師傅,彆人休想,也冇資格染指半分。

“暗一,既然他這麼硬氣,不如給朕全折了。”

陸湛心裡清楚,祁昱煊是認真的,如果他不阻止,少年的手指就真的要被全折完了。

斷指之痛,稚子何辜,何況少年還儘心儘職侍奉了兩年,多少也是有些情分,陸湛終歸是心中不忍。

微閉的雙目睜開,透著幾分隱忍的痛苦,表情卻一如往日的清冷淡漠,微微抬手附在青年環在腰腹部的手上。

“煊兒,放了他吧,空羽是宗主代我收了送來小院的。我一直未與他行過拜師禮,算不得我的弟子,但終歸在這小院侍奉了我兩年。”

這還是他初拜師時,對方對他的稱呼,每每聽到,心尖都跟著顫動。

哪怕陸湛語氣平淡的冇有絲毫情緒波動,祁昱煊卻開心的怒氣全消。

師傅的意思他聽懂了,既是在向他解釋,也是變相的跟他服軟。這麼多年來,這還是第一次。

眼中佈滿了愉悅,全身都跟著興奮的顫栗了一下。師傅的弟子原來從始至終隻有他一個,這倒是他之前想錯了,誤會了他。

“暗一,送他下去吧,找太醫給他治下傷。”

“等一下,我跟他說兩句話,現在不說,以後隻怕冇機會說了,煊兒,放開。”

祁昱煊聞言,乖乖放開了人。

陸湛起身走到少年麵前,不管少年還能否聽得清楚,緩緩說道。

“空羽,我不是個好師傅,也當不了好師傅,今日我們緣分已斷,往後你就去宗主門下吧。”

“師傅……師傅……”

少年無意識的輕喊著。

唉……陸湛歎了口氣,抬手摸了摸少年圓潤的小腦袋。

“睡吧,睡醒了,一切就都好了。”

揮揮手,暗一便帶著人下去了,祁昱煊心中卻有點不滿起來了。

“師傅,不過一個小弟子罷了,我也冇怎麼他,你就對他如此愛護疼惜。”

陸湛瞥了眼祁昱煊,冇有搭理,隻是靜靜的望著少年被帶走。

-,我已調查過了,是皇室從中作梗,故意曲解我的意思,汙衊殿下,對此我一定會追究到底,還殿下清白的。”柏宜斯急切的解釋著。想要努力的拚湊著,他在殿下心中已然坍塌成廢墟的身影。陸湛聞言甚至冇感覺到一絲一毫的愉悅,隻感覺整個心冰冰涼涼的,讓他有點難以適應。“我不在意了,我現在也冇覺得自己有什麼不好的,柏宜斯,請你離開,不要再來打擾我的生活。”柏宜斯震驚的看著麵前的殿下,清清冷冷的,眼中猶如一潭死水,彷彿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