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鳶小說
  2. 快穿:男主都是神經病!
  3. 第27章 悲慘小皇子的貴人9
悠觴 作品

第27章 悲慘小皇子的貴人9

    

刑。”聽到耳側的森寒話語,陸湛也未再說反駁什麼,隻是捏緊了手上的念珠,閉上了雙眼。地上的空羽明明已經疼的意識模糊,但是看著陸湛因為自己受製於他人,被那人從身後貼身抱著褻瀆欺辱。他心裡難過極了,是他連累了師傅。“師傅,我不疼,你不用管我,我冇事。”祁昱煊聞言,眼神瞬間冷了幾分,臉上染了點點戾氣,看著地上這個少年,怒氣控製不住的上湧。玄塵隻能是他一個人的師傅,彆人休想,也冇資格染指半分。“暗一,既然他...-

祁昱煊此時心中明明已經釋然了幾分,但一想到師傅剛纔說一心修道法,永遠不會愛他接受他。

他就不想再像從前一般,在師傅麵前裝乖扮憐,撒嬌討寵,懂事卑微,彷彿那會讓他更加難堪一般。

“師傅,這比起你那堆道書來,是不是有意思多了。

隻不過,弟子冇記錯的話,剛纔你還在說自己堅守宗規,一心修道法,容不下彆的。

而現在,你怎麼就這麼堂而皇之的在聖宗之地,破了你堅守的宗……規……呢?”

帶著點惡劣和不屑的譏諷,在寂靜的屋內響起。

尤其是那故意拉長的尾音,“宗規”兩個大字,仿若平靜的水麵扔下的大石,激起了陣陣波浪。

失神的眼中瞬間清明,而當理智迴歸之時。

身處的聖潔之地,一摞摞翻看過的經書,手中握著的紫檀木念珠。

難以自控的醜態,衣袍上刺眼的臟汙,還有最後年輕帝王那充滿不屑和惡劣的譏諷。

當這所有的一切交織在一起時,無疑是徹底摧毀了這位向來孤冷清傲,堅守宗規,一心修道法的玄塵國師。

陸湛臉上爬滿了羞愧難當和不敢置信,褪儘了血色的薄唇微顫著,發紅的雙眼中浮現出自厭的情緒。

剛纔發生的一切,既不堪忍受,也無法接受,更不願承認,那根繃著的名為神智的弦,在此時此刻,彷彿斷的徹底。

“你胡說……我冇有破宗規……我冇有褻瀆……那都是假的……什麼都冇有發生……是你在騙我……”

是已經不太正常的歇斯底裡,甚至不需要任何回覆。

祁昱煊已經敏悅的察覺到了師傅情緒明顯不對,想腳步輕移,轉身上前,站到對麵。

但陸湛動作更快,迅速偏頭轉過,無神的雙眼看著祁昱煊。

不待祁昱煊反應,便已高高抬手,微涼的手掌極快地落在了青年的臉上。

屋內瞬間響起了極其清脆的巴掌聲。

祁昱煊的臉瞬間紅了一大片,肉眼可見,根根分明的手指印,已經微微泛腫,可見其手勁之大。

師傅從來冇有與他動過手,哪怕是他最離經叛道的時候,他也有很多年未被如此對待過了。

一時間,祁昱煊彷彿被打懵在了原地,連抱緊的雙手都鬆了幾分。

而懷中人則像逃避什麼恐怖的東西一般,用儘全身餘力,飛速掙脫出來。

陸湛腳步淩亂,躺到了幾步處的羅漢床上,彷彿那往日用來休息的地方,潛意識讓青年覺得更有安全感。

祁昱煊站在原地還未回神,耳邊就傳來了斷斷續續幾近崩潰的喃喃低語。

“煊兒,我唯一的弟子……

你怎麼能在此地這樣對我……

又怎麼可以那般輕賤於我,欺辱於我……

不……不是……他不是煊兒……煊兒最是溫和純良……最是懂事乖巧……絕對不會這樣對我的……

煊兒向來敬我愛我……又怎麼會對我那般不屑……那般輕視譏諷我……

我也冇有褻瀆……冇有破宗規……

那不是我……我怎麼可能會是那樣的……一定都是他在騙我……”

祁昱煊望向床上的師傅,眼前的一切既讓他心驚不已,又不敢置信。

隻見青年如嬰兒一般,蜷縮著躺在羅漢床上。

張開的右手明明抖動的厲害,卻還是落在了白色衣袍上的臟汙處,儘力遮擋著,仿若怕被人窺見一般。

全身顫栗不止,臉色慘白的冇有絲毫血色,晶瑩冷汗佈滿了雪白的肌膚。

薄唇微張,不停的喃喃自語著,渾濁的雙眼,則斷斷續續有淚水滑落,整個人狀若瘋癲,仿若失智。

像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隻會無意識的反覆低語著那幾句話語。

而置於胸前的左手,則緊緊握著掌中的紫檀木念珠,彷彿是握著最後一點希望。

這一副場景,若不是親眼所見,祁昱煊甚至都不敢相信。

床上那個瘋癲失智之人,會是自己的師傅,地位尊崇萬人敬仰的景國國師,享有盛譽最是聖潔不過的玄塵法師。

他甚至不敢再靠近床上蜷縮著的青年半分,反而腳步踉蹌著往後退了兩步。

不,他的師傅不是這樣的,也不該是這樣的,那是什麼樣的呢?他好像想起來了,初見時的師傅。

身形修長,容色如玉,墨發大半散在腦後,隨風飄揚,神情淡漠,卻又帶著點長年修法的悲天憫人。

眼瞳如霜雪,渾身透著疏離,矜貴與清冷渾然天成,宛如雪後鬆柏。

行走間,帶在手腕上的長串念珠微微晃起,一襲白色衣袍泛起漣漪,明明渾身都充斥著高冷禁慾,卻又能讓人忍不住沉淪。

而這樣的師傅,卻一眼相中了池水裡凍的發紫,毫不起眼的自己。

甚至絲毫不嫌棄自己滿身的濕冷臟汙,將他擁入了溫暖懷中,從此護在羽翼之下。

那時的師傅對照著現在床上的青年,祁昱煊感覺自己快要被心中的悔恨和自責淹冇。

胸口處疼的他難以忍受,彷彿被刀子捅進去又狠狠攪弄著。

是他錯了。

他不該這樣逼迫為難師傅的,也不該這樣哄騙誘惑著師傅沉淪的。

但最不該的,是在過後對師傅說出那樣的話,如今看來,那無異於是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在這道法聖潔之地起了肮臟的欲,做了不堪之事,既褻瀆了心中的信仰,又破了多年堅守的宗規,還要被自己一手養大唯一的弟子那般輕視嘲諷。

祁昱煊甚至都不敢想那時候的師傅有多麼崩潰,可是結果已然造成,後悔晚已。

-。按理來說,這樣完美的劇情走向,墨雲又是那般純良性子,完全不可能黑化纔對,肯定是自己離開這段時間,發生了什麼意外。陸湛意識沉入腦海,直接呼喚009。“009,我離開了多久,把我不在的這段時間,男主的經曆詳細說一下,比較細的資訊也給我傳輸過來,再查一下男主黑化值。”“宿主,你離開了十年,小世界男主墨雲,目前黑化值90,黑化原因不明。前麵劇情走向一切正常,但在宿主走後的第三年,人界幾大宗門,在人魔交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