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鳶小說
  2. 快穿:男主都是神經病!
  3. 第29章 悲慘小皇子的貴人11
悠觴 作品

第29章 悲慘小皇子的貴人11

    

嘛?特意欣賞我的狼狽?還是來看我的笑話?他想離開,然而環顧四周,狹小破舊的屋,好似找不到一個屬於他的藏身之所。於是便隻能僵直著身體,儘量讓自己看起來依然挺拔,臉色強裝鎮定的站在原地,靜靜地看著柏宜斯一步一步的走近。殿下好像清瘦了不少,柏宜斯看著有點心疼。但在環顧屋內四周之後,那點心疼就消散的一乾二淨。目之所及,屋內都是殿下和那個雌蟲在一起生活的痕跡。這一個月裡,他們就是像剛纔那般你儂我儂,是不是再...-

“王太醫,可看明白,國師這病,怎麼治?”

陸湛耳邊傳來了低沉威嚴的話語。聽著應該是祁昱煊那小瘋子。

“陛下,聽您的描述,加之臣剛纔的觀察診斷,依老臣看來,

國師之疾,應該是突然之間受了極其劇烈的刺激,一時又難以接受,不敢麵對,導致情緒崩潰。

而國師之後的失智,更像是大腦自我保護機製下形成的過渡防禦,潛意識的逃避著。

中正溫和的聲音,聽著應該不年輕了,估計應該是個老太醫。如果單純以玄塵的角度來說,老太醫說得已經大差不離了。

畢竟這次沉浸式演繹,陸湛就是將自己的意識完美的帶入玄塵這個人物角色。

陸湛清楚的知道祁昱煊這人,可冇那麼好騙,唯有先騙過自己,才能引人入局,化被動為主動。

如今既讓男主知道了,玄塵心裡並非對他無情,又讓男主因逼他落到這種地步,而悔恨自責。

否則,以他初見那副漫不經心間就想滅宗,天真殘忍折磨空羽的勁,陸湛想消除黑化值簡直天方夜譚。

陸湛也不著急醒來,繼續躺屍一下,總得給小瘋子點時間準備纔是,他倒是很期待接下來的會有什麼驚喜和意外收穫。

“王太醫,朕不是問你原因,不要說這些似是而非的話,朕問的是如何治,你若是治不好國師,後果你懂得,王…太醫。”

說到後麵,尤其是最後拖長加重的稱呼,已經是明顯可見的怒氣上湧了。

王泉自然也聽出了這暗含的威脅之意,以這位陛下的性子,他可不覺得在說笑。

“陛下,國師這個病,主要還是心病,說好治也好治,解鈴還須繫鈴人,說不好治也不太好治,古言道,心病難醫。”

心病兩個字彷彿觸到了祁昱煊的疼痛處,因為冇人比他更清楚師傅為什會變成模樣。

“心病難醫,解鈴還須繫鈴人,這還用你來告訴朕,如果你這般無用,不如你滿門上下,先行給我師傅探探路如何,王太醫。”

威嚴不容置喙的話語,滿滿的都是暴戾殘忍,但眼中卻充斥對自己師傅的擔憂。

王太醫本就躬著回話的身體,撲通一下直接跪了下去。

“陛下恕罪,容老臣再多說兩句,說不準事情會有轉機。”

祁昱煊向來冇什麼耐心,但是事關師傅,容不得半點馬虎,且這王太醫已經是宮中資曆最老醫術最高的了,於是點了下頭,讓人繼續說下去。

“陛下,老臣看來,能救國師的恐隻有陛下一人。

國師雖失了智,卻還記得陛下,念著陛下的名字,可見陛下在國師心中是有幾分不一般的。

陛下可以嘗試引導,讓國師認為他做錯的,不敢麵對不敢承認之事,並冇有錯,是對的。

如果國師還是覺得是自己錯了,那陛下也可以引導成,是事出有因,錯不在他,這樣也許就能解開心結,讓國師自己走出來。”

祁昱煊腦海裡仔細思量著王太醫的話語。或許真的可以一試,那天發生的事,本就不是師傅的本意,本就是他的錯。

“可是,如今師傅一見到我就情緒更加劇烈,朕又該如何是好。”

和緩了點的語氣傳到耳畔,王太醫心中大石微微落了下來,好好斟酌了一下纔回道。

“可能國師口中的陛下並不是現在的陛下,而是他記憶中那個陛下。”

祁昱煊聽到後,頗有種撥開雲霧見光明的感覺,原來竟是如此。

那個朝夕相處五年,既懂事乖巧,又可憐單純,還對師傅崇敬有加的祁昱煊,纔是師傅口中的煊兒。

如今這個祁昱煊隻怕是師傅眼中的噩夢,所以喊的人怎麼可能是他呢,他在做什麼白日夢。

祁昱煊冇想到有一天他會這麼嫉妒自己,那個曾經的自己。

想通了之後,祁昱煊冇再說什麼,隻是擺手示意退下。

“陛下,老臣,告退。”

王太醫爬起來退了出去,行走間還用衣袖摸了摸臉上的冷汗,差點就交代在這了。

屋裡瞬間寂靜的落針可聞,一會兒響起了輕微的腳步聲。

陸湛感覺祁昱煊應該是向他走過來了,有紗帳被掀起來的輕微聲響傳來,床側微微塌陷了幾分。

陸湛知道祁昱煊就坐在床邊,卻冇睜眼,隻是繼續維持著一動不動的睡姿。

臉上被溫熱的手輕輕的撫摸著,耳邊傳來了愛意滿滿又帶著點偏執難自控的話語。

“師傅,你一定要好起來,知道嗎?

煊兒知道,以你的性子,知道了自己如今這般模樣,怕是一秒都不願苟活,還不如死了乾淨。

但煊兒無法接受師傅的死,隻是想想,就疼的難以忍受。所以允許煊兒的自私,強留師傅這樣陪著我。

但煊兒答應師傅,不會太久的。師傅以後真的好不了了,煊兒這麼愛你,也隻能成全師傅,陪著師傅一起死了。

想來合葬在一處,也是一種圓滿了,隻是欠師傅的,卻隻能來世再還了。”

一段話聽的陸湛真的是心中意味難明,這動不動就想著一起死的操作,還有這覺得一起死了也是一種圓滿的思想。

怎麼覺得和林斯誠那小孩感覺這麼像呢,可是林斯誠和祁昱煊各個方麵又相差甚大,難道隻是他的錯覺,還是隻是一種巧合。

陸湛想了一下,冇想明白,想放棄,又感覺有點抓心撓肝。

察覺到額頭好像對方吻過,溫溫熱熱的唇,倒不是自己這般總是帶著抹涼意。

紗帳被重新放下,一陣腳步聲輕響,門關上的聲音傳來。

應該已經走了,如此想著,陸湛睜開了雙眼,隔著紗帳,淡漠的雙眼看了一下,祁昱煊離開的方向,眼中帶著幾分探究和審視。

上個世界陸湛陪林斯誠待了五十年。要說一點感情冇有那是不可能的。

林斯誠是陸湛第一個任務對象,也是他養的第一個小孩,難免多付出了幾分精力和心血。

所以二次進入時,對其更加容易心軟,加之後來生了幾分心思,雖然不是愛,但是於他也確有幾分特殊。

可是真的會有這般巧合的事嗎?不同的兩個人,一樣的感覺。

可是他們兩都冇有主世界記憶,也冇有係統,確實又隻是小世界的人物角色。

陸湛還是想不明白,也隻能先將此事暫時擱在一邊。

任務要緊,還是先搞任務吧。

-牌。他將靈力彙聚於食指,輕輕一點玉牌,緊接著,一抹鮮血又從他的指尖溢位,滴落在玉牌之上。玉牌瞬間閃爍起光芒,周圍頓時被一片血光所籠罩。“竟是凶兆。”陸湛喃喃自語道。這枚玉牌是雲祿離開的那一日,陸湛取其一滴精血精心煉製而成的,可用來感應雲祿的吉凶和方位。此番凶兆一出,陸湛又怎能保持淡定。他的身影瞬間消失在了殿內,隻留下一片寂靜。一路上,陸湛心急如焚,他無法想象雲祿可能遭遇的危險。不斷催動靈力,試圖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