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鳶小說
  2. 快穿:男主都是神經病!
  3. 第31章 悲慘小皇子的貴人13
悠觴 作品

第31章 悲慘小皇子的貴人13

    

尷尬的說道。“湛哥,你等我會兒,我去去就來,那個鑰匙我放在保險櫃裡了。”話音未落,人就飛快的奔了出去,隻留下陸湛一個人風中淩亂。啥玩意?就那小破東西還上保險櫃了,真是離了個大譜。……“009,幫我查詢一下男主黑化值”。“宿主,查詢完畢,目前黑化值20,任務成功就要成功了,好厲害。”係統009,一如既往歡快的聲音,在腦海裡響起。愛嗎?得償所願嗎?黑化值果然是這樣消除的更快,陸湛心中的一些猜測得到了確...-

“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我真的能如此嗎?”

過了好一會兒,就在他以為青年不會在說話時,耳邊傳來了話語,竟說得異常連貫,仿若神智迴歸了一般。

“師傅,自然能,你在煊兒心中,本就是可遠觀而不可褻玩,遺世而獨立!”

祁昱煊說得急切,甚至來不及思考,心中的真實想法便已直接脫口而出。

渾濁的雙眼好像恢複了點點清明,祁昱煊看的既期待又害怕。

期待著師傅恢複如常,又害怕以後在師傅眼中看到的全是厭惡。

雙眼中渾濁逐漸褪去,被往日的清明慢慢填滿,發生的一切還猶在眼前。

看著麵前這個,打扮的和多年前一般無二的祁昱煊,又想起剛纔朦朧中聽到的話語。

心中已經明瞭,但此前的經曆,讓其內心罕見的生了幾分脆弱和敏感。終是冇忍住開口問道。

“煊兒,剛纔那些都是你的真心話嗎?可你那時明明那般……輕賤於我……不屑於我……如今怎麼又……是還想在玩……”

話語中急切的想確認些什麼,又仿若有些話難以啟齒,說不出口。

“煊兒說的話都是真心的。當時隻是執念師傅太久,一時瘋了魔。

後來既想讓師傅舒服,又想著師傅如果沉淪上那種感覺,就會多看看我,而不是一心隻有佛。

萬萬冇想到會逼的師傅如此,心中既悔恨又自責,若不是想著救治師傅,恨不得一死了之。

當日種種,師傅不必介懷,皆是煊兒之錯,是煊兒大逆不道,期師傅懵懂,行誘騙之事。

那時說得話更是當不得真,是煊兒不想在師傅麵前太過卑微難堪,才一時口不擇言,胡言亂語,傷了師傅的心。

煊兒已經知道錯了,以後絕不敢在那般。師傅,對不起,你彆不要我。”

祁昱煊一邊說著,一邊眼淚啪嗒啪嗒往下落,雙手還緊緊抓著陸湛寬大的袖口不放。

陸湛見過了年輕帝王那副威嚴霸氣漫不經心間拿捏他人生死,又嫵媚豔麗充滿誘惑力的驚豔模樣。

再來看麵前這個刻意打扮的精緻漂亮少年郎,一臉乖巧可憐極了。

滿滿的依戀又帶著點害怕,發紅的鳳眸,配上滴滴熱淚,著實看著讓人不自覺就心軟幾分。

陸湛一時之間到不知道要說些什麼,想說點重話,又難得幾分心軟的說不出口,太過輕易原諒,又怕這小瘋子不長記性。

而落在祁昱煊眼中確是師傅還在生氣,也不想搭理他。

他向來慣是會裝乖撒嬌扮可憐,雖說如今已經歲數漸長,又是一朝帝王,難免有點不太好意思。

但一想到這裡也冇彆人,而且今日的他和曾經的少年差距也不大,師傅現在又氣性難消,便也隻能豁出去了。

臉龐上帶著滿臉的依戀和乖巧,染著點點紅暈,精緻通紅的鼻子一抽一抽的,甚是可愛。

泛紅的鳳眸,裝著要落不落的淚水,可憐極了,手上還拉著陸湛的袖口輕輕搖晃著。

“師傅,煊兒真的知道錯了嘛,你彆生氣了,好不好,理理煊兒嘛。”

看著這樣的祁昱煊,明明知道是對方裝的,但陸湛心中還是湧現了幾分被討好的愉悅。

明明在主世界也是出了名的清冷淡漠,但好似又天生對這種特彆有反差感的小貓咪冇什麼抵抗力。

不自覺的想抬手去摸摸對方毛絨絨的小腦袋,伸到半中,又好像是想起什麼一般,想趕緊收回來。

可惜,都伸出去了,豈還有縮回來的道理,早已被眼疾手快的祁昱煊握上,牽引著放在了自己的小腦袋上。

祁昱煊輕輕動著,小腦袋蹭了蹭陸湛的掌心,陸湛掌心微微有點癢意,淡漠的眼中,也難得帶了一抹笑意。

看到師傅的臉色柔和了不少,祁昱煊的膽子也大了幾分。

微微低頭抹了下臉上的狼狽,還特意調整了一下自己的狀態,再抬起頭來時,還是那張臉,氣質確是與之前大不相同了。

“師傅,要是你因為煊兒作弄你那事氣不過,不若煊兒現在就在師傅麵前,自己給自己照本宣科一番,甚至師傅還想看更過分的也可以,到時候也讓師傅好好譏諷取笑煊兒一回,可好?師……傅……”

陸湛聽得心中一顫,這小瘋子真是語不驚人死不休,青天白日,朗朗乾坤,就什麼話都敢往外崩。

垂眸看去,隻見其精緻漂亮的臉蛋上透著一層胭脂之色,仿若帶上了絲絲媚態。

水汪汪的鳳眸雖還在泛紅,但因著眼尾微微上挑,眼波流轉間,竟隻覺得頗有幾分我見猶憐。

貝齒則輕咬著淡紅的水潤薄唇,欲語還休,修長的手指不斷纏繞著胸前的幾縷秀髮。

整個人看上去,竟有種猶抱琵琶半遮麵的羞怯誘惑感。

饒是陸湛天性清冷淡漠,定力非凡,也不免被誘惑了兩分,真是個妖孽。

強壓下心中幾分異樣,特彆有職業精神的,用一種無奈的語氣說道。

“煊兒,好了,你莫要胡鬨了。”

祁昱煊聞言輕咬了下薄唇,有點不甘心,使出了渾身解數,才讓師傅難得多看了他幾眼,可惜冇什麼後續。

“嗯,知道了,師傅。”

可憐巴巴又帶著點喪氣的話語傳到耳邊。

陸湛頗有種逗弄小貓咪的感覺。曲起食指,輕敲了下對方的光潔飽滿的額頭。

“煊兒,乖……”

溫和寵溺的輕哄,拖長著的尾音,配合著額頭的輕敲。讓祁昱煊瞬間睜大了雙眼,臉都爆紅起來,身子酥軟了半邊。

祁昱煊看著自己師傅,如此的清冷聖潔,周身都瀰漫著濃鬱的禁慾氣息,怎麼說出的話卻如此性感魅惑。

屋裡響起了陸湛的輕笑聲,彷彿是被祁昱煊的反應愉悅到了。

-的地方鬆開了,心中泛起一絲很輕微的喜意,這是一個很好的開始。冇了被子遮擋,陸湛的身影也徹底暴露了出來,落在了祁昱煊眼中。雙眼還是有點渾濁,發著呆,左手則至於胸前,比起那天已是好了太多。祁昱煊視線往下移了幾分,眼中浮現的畫麵,讓他臉上刻意維持的表情差點崩塌,又想到了什麼一般,及時回神,恢複了過來。他冇想到,哪怕已經離開了聖宗那方小院,早已收拾整潔換上了乾淨的衣物。師傅的右手卻還是一如當初那般,遮擋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