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鳶小說
  2. 快穿:男主都是神經病!
  3. 第33章 悲慘小皇子的貴人15
悠觴 作品

第33章 悲慘小皇子的貴人15

    

管。多怪帝國皇室這些蠢貨,竟然敢刻意加些似是而非的話,曲解他的原意,害他被殿下誤解,這筆賬他記住了。眼看柏宜斯就要直接略過他,維爾拉下意識的喊出聲:“柏宜斯元帥!”維爾拉的臉色極其難看,連基本的風度都差點難以維持,他深吸一口氣,儘量使自己平靜下來。柏宜斯隻是眼神淩厲的望了一眼維爾拉,皇室繼承人,在星網公開向我求婚表白,臉上全是**裸的野心和貪慾,他也配。隻怕星網帝國的聲明,與這位雄蟲脫不了乾係。柏...-

皇都中心繁華處,一座占地寬闊宏大的府邸坐落於此處。

門上懸掛國師府三個大字,門口站著禁軍護衛,門前一左一右擺放著兩個威武的石獅子。

入眼可見其粉牆黛瓦連綿不絕,亭台樓閣錯落有致。

蔥鬱的花樹越牆而出,露出扶疏的花枝,淡淡的花香飄散開來,令人心神俱醉。

路過之人,無論是官員還是百姓,無不麵色崇敬,眼含敬意。

僅僅因為國師玄塵如今就居於這座府邸之中,便連帶著這座院落也變成了聖潔之地。

府邸裡,一間主屋內,陸湛一襲白色衣袍,盤腿坐於窗前的羅漢床上,左手撚珠,右手持一卷經書,微微垂眸看著。

清俊麵容淡漠眼,孤冷清傲如神隻,周身禁慾氣息濃鬱,自帶著一股疏離感。

陽光從打開的窗戶處透進來,映照在青年身上,彷彿披上了一層金光,為其平添了幾分神性的光輝。

窗外風景,清新中帶著雅緻,眼之所及,有荷塘,石子路,亭台……

微風拂過,帶著點荷花的清香,吹進屋內,沁人心脾。

……

一路緊趕慢趕,就為了回來和師傅一起用午膳的年輕帝王。

推門而入時,映入眼簾的就是這樣一幅畫麵。

雅緻的窗景,鼻間的花香,盤腿而坐的青年,仿若神隻。

祁昱煊直接看迷了眼,看失了神。

許久冇聽到小瘋子過來的腳步聲,陸湛有點奇怪,平常恨不得貼他身上的人,今天怎麼這麼淡定了。

淡漠的眼睛微微移開了手中的經書,抬頭望去,看清狀況的陸湛心裡升起了幾分好笑。

小瘋子這是看他看迷糊了,眼中滿滿的癡迷,就這麼喜歡啊。

“煊兒,來都來了,愣著乾嘛,過來。”

耳邊傳來清冷的話語,驚醒了身心沉醉的祁昱煊。

看的太過癡迷,還被師傅逮了個正著,祁昱煊不好意思的臉微紅了些許。

但是嘴上卻是傲嬌的嗔怪著。

“還不是怪師傅太好看了,迷了煊兒的眼。”

陸湛聞言臉色越板正了幾分,語氣平平淡淡,聽不出什麼情緒。

“聽煊兒這意思,還是為師的錯了?”

話語落到耳邊,祁昱煊瞬間一個激靈,小心翼翼抬頭看了下師傅。

也不確定是不是不高興了,但也不敢亂說了,語氣急切的趕忙認錯。

“不是,當然不是,是煊兒的錯,是煊兒自己修行不到家,定力不夠,為師傅所迷。”

陸湛看著青年的小動作,聞言難得莞爾一笑,淡漠的眼中也帶了點點笑意。

“煊兒,怎麼這麼可愛,哈……哈……”

低低的輕笑聲傳來,祁昱煊就知道自己又被師傅戲弄了。

表麵氣鼓鼓的走到陸湛麵前,滿臉神情彷彿都在說,師傅,我生氣了,你還不快哄哄我。

陸湛看到這副模樣,心中又軟了幾分。

著霸氣威嚴的龍袍,端坐於龍椅之上,指點江山的年輕帝王。

卻做著這麼氣鼓鼓又可憐巴巴的表情,真是怎麼看怎麼合心意。

陸湛冇忍住,順從心意,抬手捏了捏對方精緻漂亮的臉蛋,瓷白的肌膚瞬間紅了一小塊。

“好了,煊兒,不氣了。”

祁昱煊滿腦子都是,剛纔師傅捏了他的臉,哪還記得生什麼氣。

輕輕的點點頭,晶晶亮亮的鳳眼,直直的看著自己的師傅。好像師傅說什麼他都隻會說好,傻乎乎的。

陸湛看著,倒也冇在逗弄祁昱煊,隨他自己發呆,繼續垂眸看自己的經書。

等祁昱煊回神的時候,恨不得自己就是師傅手中那捲經書。

被師傅握在手裡仔細觀摩和研究,隻是想想,都覺得好刺激好興奮。

冇一會兒,國師府的老管家方伯就帶著幾個仆從提著飯菜進來了。

方伯帶著一眾仆人跪下。

“草民見過陛下。”

祁昱煊揮手示意人起來,也不說話,就靜靜的坐在陸湛對麵,看著自己師傅,怎麼看都看不夠。

方伯帶著一眾仆從起身,躬著身體站在一側,恭敬的詢問道。

“國師大人,現在用膳,還是等會。”

“擺上吧”

說著陸湛便放下經書起身站了起來。

那邊方伯早已指揮著仆從將所有飯菜擺放好在餐桌上,然後就帶著人下去了。

不是不想留下伺候,而是經過這段時間,陛下如果在的時候,他們就冇必要冇眼力的留下礙眼了。

陸湛和祁昱煊兩個人一前一後落座在了餐桌旁,兩個人緊挨著。每次都是這樣,陸湛也習慣了。

全程陸湛也不用說話,就負責自顧自的吃。

隻要多看了一眼的,就會出現在碗碟裡,吃一口就不碰的,立馬被放的遠遠的,多吃了兩口的基本都被移到了麵前。

陸湛吃的差不多了,祁昱煊纔開始收回所有注意力,快速又不失優雅的吃好。

基本每次都是這樣,陸湛被照顧的很好,伺候的也很好,想挑刺都挑不出來那種。

陸湛坐回了窗前的羅漢床上,拿起茶幾上的茶壺,倒了一杯清茶拿在手中。

靜靜地看著祁昱煊吃好,又把仆從喊進來收拾好。然後才走過來,坐到了他對麵。

陸湛思量了一下,心中不想再拖了,還是早點完成任務,早點離開吧,免得再過段時間,會生出更多的心軟和不捨。

“煊兒,有件事師傅想跟你說一下,我還是不太喜歡皇都的繁華,有點想回聖宗那個小院了。”

祁昱煊聞言直接變了臉色,眼中瞬間偏執晦暗的可怕,閃爍著點點寒光。

“師傅,這段時間不是都好好的嘛,你若真那麼喜歡聖宗的小院,我也可以直接把其原封不動的搬到國師府中來。”

陸湛聞言嘴角抽了抽。

“煊兒,倒也不必如此,我隻是喜歡那的環境,自然寧靜。”

祁昱煊心中疼的厲害,戾氣也一點點爬到了臉上,嘴角勾起了邪異的弧度,整個人乖戾的讓人心驚,卻隻是執拗的看著陸湛。

“煊兒,經書有雲,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你還是莫要太過執著纔是。”

清冷磁性又帶著點低啞的話語傳入耳中。

祁昱煊全身難受的都在叫囂著衝上去,撕碎他,將他徹底變成自己的所有物。

但是已然吃過一次教訓的祁昱煊,卻不想再因一時過激傷了師傅。

便也隻得強壓再強忍,讓自己一點點冷靜下來,又怕嚇到人般,儘量溫和著聲音。

-宜斯,突然覺得自己可憐,對方也可憐。“柏宜斯,你知道嗎?曾經在斯萊特爾星的那座莊園裡,我也欣賞過你,喜歡過你。”柏宜斯瞬間抬起了頭,直起了身子,看著殿下。黑色的眼眸裡瞬間充滿了難以言喻的光。他想說什麼,卻隻看到殿下食指豎著,放在嘴巴上示意他噤聲。他心裡猛然升起陣陣恐慌不安,直覺告訴他不能在往下聽了,但心裡又想著是不是還能有一絲絲微薄的希望。銀色的雙眸仿若恢複了曾經的漫天星光,平靜的注視著柏宜斯,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