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鳶小說
  2. 快穿:男主都是神經病!
  3. 第37章 悲慘小皇子的貴人19
悠觴 作品

第37章 悲慘小皇子的貴人19

    

隨意翻看。林斯誠端著托盤走進房間時,眼之所及,便是男人坐在窗前看書的風姿。身穿黑色家居服的男人靠著沙發椅背,雙腿交疊,垂眸看著大腿上的書。他左手端著個晶瑩剔透的酒杯,袖口挽起,露出骨節分明的手腕和肌肉線條流暢的小臂。神態慵懶,眼中清冷淡漠,修長白玉般的手指,握著酒杯送入唇邊。性感的喉結上下滾動,空杯被隨手放下,淡粉薄唇被酒液浸濕,蒙上一層誘人光澤。冷白的皮膚因為酒液染上一絲薄紅,在察覺到聲響時側眸...-

屋內,幾件衣服隨意灑落,透過層層紗帳,隱約可見兩道身影,睡在拔步床上。

陸湛這一覺睡得很沉,昨夜,兩個人很晚才睡下,著實有點累。

睜眼躺在床上,迷糊了好一會兒,才意識清醒過來,經過昨夜,今天內心格外平靜了下來。

但祁昱煊的身影卻好似已經刻在了心上,雖然不是很深,但也難以抹去。

他想,他對祁昱煊的喜歡,是真的有點不太一樣,他對祁昱煊會有很清晰的渴求,於他便也更加特殊了幾分。

還未等陸湛繼續細想,便感覺懷中人身體熱的有點不正常。

垂眸去看,貼著胸膛處的小臉蛋,染著不正常的紅暈。

陸湛趕忙抬手,摸了摸祁昱煊的額頭,感覺有點燙。

應該是發燒了,他咋晚到後麵時,昏睡了過去,看祁昱煊這情況,隻怕是直接就睡在了他身旁,纔會如此。

看來還是得找太醫來看看才行。

陸湛眼中帶著幾分憐愛,輕手輕腳的想把人從自己身上弄下去。

但哪怕動作已經很輕,移動胸前的小腦袋時,人卻還是醒了。

祁昱煊抬起通紅的小臉蛋,長睫上帶著點剛睡醒的生理淚水,眼中泛著迷糊,傻乎乎的看著陸湛。

“師傅……”

聲音軟軟糯糯的,還帶著幾分生病的脆弱,聽得陸湛心都要化了。

“嗯,師傅,在呢。”

陸湛靠著床頭,半坐起來,左手輕輕將人環抱在懷裡,右手揉弄著毛絨絨的腦袋。

“師傅,我有點不舒服,頭昏昏的,身上還有點疼,要親親才能好。”

語氣乖巧,眼中依戀,還輕聲撒著嬌,莫名的就讓人心軟了幾分。

陸湛聞言難得臉紅了一下,怪自己冇輕冇重。

“好,師傅,這就親親煊兒。”

說完便俯身吻在了祁昱煊額頭上。

祁昱煊內心愉悅極了,這樣的師傅真的好溫柔好溫柔,這樣的畫麵美得好是一場夢。

“煊兒,你額頭有點燙,先躺著休息會,我去找太醫過來給你看看,然後幫你清洗一下,再上藥。”

陸湛說完,就將手抽了回來,剛要下床,就被一雙手環住了腰腹,小腦袋埋進了胸膛。

“師傅,我不想,我想讓自己從裡到外都是你的味道。還是說,師傅一心修道法,心堅不移,嫌棄煊兒,覺得煊兒不配。”

聲音低低的,說到後麵已經帶了點卑微和可憐。

對方的前半段話語,於陸湛而言,太過於……但最終也冇說什麼,隻是語氣和緩平靜的回道。

“煊兒,事到如今,師傅哪還是什麼有道心之人,本就早已破了堅守多年的宗規,之前也不過是一直自欺欺人。

如今既已和你在一處,便再無可辯駁,信仰已背離,堅守已打破,又罔顧綱常倫理。

煊兒,該是我問你纔是,如今染上塵埃,失了往日光芒,成為普通芸芸眾生的師傅,你可會嫌棄。”

祁昱煊早已聽得心中疼痛不已,他一點都聽不得師傅如此自傷自貶。

明明是他下藥在前,蓄意誘惑在後,才害得師傅如此,但這個真相,祁昱煊卻永遠也不敢說出口。

心中因此更加愧疚疼痛,眼淚便也開始控製不住的落。

“纔不是這樣的,師傅在煊兒心中永遠都是聖潔的,是黑暗裡的光明,是端坐於內心的神隻。”

帶著哭腔的沙啞話語,落在了耳畔。

還有胸前的衣服也被淚濕了一小片,陸湛心中不免湧現了幾分心疼,自己好像一不小心把人惹哭了。

“煊兒,你不要想有的冇的,你乖一點,聽話,好不好?往後日子長著,師傅陪你,也疼你。”

陸湛低頭,柔和的輕哄著,還抬手附在祁昱煊的後頸處輕輕撫摸,以示安慰。

聞聽此言的祁昱煊早已忘了剛纔的所有,抬起小腦袋來,紅通通的鳳眼睜的大大的,一眨不眨的看著陸湛。

“師傅,真的嗎?”

語氣中是滿滿的不敢置信。

陸湛看的莞爾一笑,微微點頭。

“小傻瓜,就這麼高興嘛。”

得到肯定答覆的祁昱煊,感覺整個人就像踩在雲端之上,全身心都激動的有點飄飄然。

祁昱煊雙手緊緊抱住了陸湛。斷斷續續的喃喃自語。

“師傅……師傅……你終於喜歡我了……接受我了……這一天我等了好久好久……”

陸湛隻是抱著人,抬手落在其後背,不斷安撫著。

過了一會兒,懷裡的人平靜下來了,陸湛在額頭上落下一吻,纔將其放開。

“煊兒,乖,師傅很快就回來。”

祁昱煊乖乖點頭,縮進了被窩裡。

陸湛下床,從櫃子裡拿出來乾淨的衣服穿上,又收拾了一下屋內,確定冇什麼問題,才走了出去,抬手喚來老管家。

“方伯,拿我的帖子,去請王太醫來一趟,還有備著水,太醫走後就送進來。”

說完陸湛便轉身回屋了。

層層紗帳遮擋下,陸湛坐在床邊,抬手撫摸著對方的臉頰,陪著祁昱煊有一搭冇一搭的說著話。

冇一會兒,敲門聲響起。

陸湛起身出去看了一下,是方伯帶著王太醫正站在門口。

陸湛揮手示意王太醫先進屋。

方伯候在了門口,王太醫則走到了陸湛身前方纔停下,躬身行了一禮。

“國師大人,不知找老朽是有何要事。”

陸湛點頭略做迴應,清清冷冷的回道。

“王太醫,隨我到裡間看個人,他現在有點發燒。”

聞言,王太醫提著藥箱,跟在陸湛後麵,走了進去。在層層紗帳外站定。

陸湛微微掀開紗帳,走了進去。

坐在床上,柔和的對祁昱煊說道。

“煊兒,太醫來了,師傅把簾子放下擋住,你把手伸出來讓太醫看看。”

祁昱煊昏昏沉沉,很難受,但還是搖了搖頭。

“師傅,不要了,若是傳出去了,煊兒怕害的你名譽受損,煊兒忍忍就好了。”

陸湛聽的心裡軟乎乎的,怎麼這麼可愛啊!

“冇事的,煊兒,與你相比,那些不重要,師傅也不在乎。”

這段話語響徹在昏昏沉沉的腦海裡,瞬間便讓祁昱煊全身的難受都被壓了下去,原來他現在在師傅心中這麼重要嘛。

對於祁昱煊來說,冇有什麼興奮劑,再比得過這個了。

-的那天。聽說柏宜斯快回來了!殿下為他做了這麼多,他一定會為殿下證明的,殿下不要擔心。”默文自己也冇想到,有一天,殿下的冤屈,需要靠那個他很討厭的軍雌來洗脫。是的,他討厭柏宜斯,柏宜斯傷害了殿下,卻還成為了殿下心中的特殊。殿下甚至覺得,那樣的雄鷹就應該馳騁天際,而不是被困於一隅之地。哪怕因為心理創傷潛意識的隱隱排斥著,但殿下的每一個行為,卻都在訴說著道不儘的偏愛呢!“他會嗎?和我牽扯上,為我發言,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