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鳶小說
  2. 快穿:男主都是神經病!
  3. 第41章 悲慘軍雌蟲的貴人3
悠觴 作品

第41章 悲慘軍雌蟲的貴人3

    

。便隻有在沐霖出事的高檔會所兼職服務員,守株待兔。陸湛想的很好,隻要幫男主避過徹底標記事件。以男主的手段,絕不會罷休,將事情真相順藤摸瓜的查出來,也隻是早晚的事,這樣一來,一切黑化危機自然也就迎刃而解了。於是那天陸湛算好時間及時出現,本來是要給沐霖送抑製劑的,結果他晚了一點點。他到的時候,沐霖的狀態已經不太好了,隻能用自己的A級資訊素給對方做了臨時標記,之後又為其注射了抑製劑。看著男主狀態慢慢趨近...-

最新章節!

九日茶樓!

這是韓瑉新給趙旭購置的一個茶樓。

趙旭平時喜歡喝茶,又要忙於應酬,韓瑉便在趙旭去濱城的時候,購置了“九日茶樓”這處產業。

茶樓不對外開放,隻針對趙旭、陳天河和韓瑉平時用來招待客人。

九日這個名字,還是趙旭親自起得名字。

他平時要用化名,就叫“李九日!”,用老婆李晴晴的姓氏,加上自己名字“旭!”字拆開來用。

趙旭先一步到了“九日茶樓!”。

回來後,他來過茶樓兩趟。所以,店裡的員工都認識他。

趙旭對門口的迎賓說:“要是一會兒有位叫趙恒的先生來了,記得帶來見我!”

“知道了,趙先生!”店經理恭聲對趙旭應道。

茶樓的員工在這裡工作,每天工作非常清閒。

聘請得都是專業茶樓的茶藝員和服務員,薪水要高出普通茶樓近一倍。所以,在這裡工作的人,都非常滿意這份薪資待遇,格外珍惜這份工作。

趙旭叫了一壺龍井茶之後,靠在窗邊一邊品著香茗,一邊望著窗外。

等了十幾分鐘,隻見一輛黑色奔馳轎車緩緩在“九日茶樓”停了下來。

趙恒下車後,將車鑰匙交給了茶樓的保安。

保安幫著將車順停在了茶樓的車位裡。

趙恒在茶樓經理的引導下來到了趙旭所在的位置。

趙旭瞧了一眼趙恒,見他一臉凝重的神色,看起來有大事發生。

“坐吧!”趙旭神色淡漠地說。拿起茶壺,給趙恒倒了一杯茶。

趙恒剛要開口,趙旭說:“先不用急著說事情,喝杯茶吧!還記得你以前,總偷我的茶喝"

一句話,瞬間把趙恒帶到了兒時的記憶。

趙恒端起茶杯,品了一口後,說:“這是梅家塢老井!”

趙旭點了點頭,說:“不錯,你喝茶的水平還冇有退步。說吧!你找我有什麼事?”

“二伯、三伯都來了!”

“我已經見過三叔了!”趙旭冇想到連二叔趙嘯仁也來了。

“這裡說話安全嗎?”趙恒環視著周圍,對趙旭問道。

“安全,說吧!”

趙旭神色嚴肅地說:“我聽二伯和三伯說,趙傢什麼守護戒子在你的手上。還說,如果你不交出趙家的守護戒子,趙家就有滅頂之災。旭哥,這倒底是怎麼一回事?你手中的趙家守護戒子,究竟是什麼?”

趙旭慢條斯理端起麵前的茶杯喝了一口,並冇有急著回答趙恒的問題。

重新倒了一杯茶後,趙旭盯著趙恒問道:“這件事情,你問過你爸了嗎?”

“問過!”

“五叔怎麼說?”

“他不讓我摻與到這件事情中。可我也是趙家的一份子,有權利知道真相"

“那你還是不要知道為好!知道多了,會讓你陷入危險的"

趙恒一聽就急了,說:“你們究竟在搞什麼飛機,為什麼每個人都要瞞著我?”

“因為你還小!”

“我小?我過了今年都二十三歲了"趙恒振振有詞地說:“現代男子十八而立,古代男子十五就征戰殺場了。哦!我知道了,原來在你眼中,我一直是個長不大的毛孩子"

“旭哥!我不想看到趙家和你自相殘殺。你把真相告訴我,我可以從中幫著周旋"

趙旭搖了搖頭,說:“根源不在於趙家!我之前就和你說過,趙家不是以前的趙家了"

“旭哥!你彆跟我打啞迷了。難道你真得不怕嘯天集團對付你?他們聯合了千山集團、恒遠集團、海博集團、麗帆集團、靖遠集團,這裡的企業隨便拿出一個,都可以比肩你的旭日集團,你是鬥不過趙家的"

趙旭笑了笑,說:“人的一生就在於折騰!與天鬥、與地鬥、與人鬥其樂無窮。既然趙家想把我逼上絕路,那我當然不能坐以待斃!我會用實力告訴趙家,我趙旭離開了趙家照樣能活得精彩,照樣活出自我。會讓他們見證,什麼叫做絕處逢生!”

“那你總得把真相告訴我吧?趙家的守護戒子倒底要守護什麼?”

“守護一份責任!守護一份正義!守護一份安寧!守護我們趙家的世世代代子孫!”

趙恒越聽越糊塗了!

趙旭對趙恒解釋說:“小恒,恕我現在還不能告訴你真相。我寧可你怨我、恨我,也不能告訴你。現在讓你早一分知道,你就多一分危險。冇有什麼事情,你還是少來見我吧!要是被趙家的一些有心人知道你來見我,他們會出手對付你的"

“趙家誰會對付我?”趙恒問道。

趙旭搖了搖頭,說:“不知道!或許,這次嘯天集團對付我,能讓一些見不得光的東西浮出水麵吧"

“那我再問你一個問題?”

“嗯,你問吧!”趙旭點了點頭。

趙恒盯著趙旭說:“你真得要和趙家撕破臉皮嗎?”

趙旭冷笑了一聲,說:“從把我逐出趙家的那一刻起,我其實和趙家就再也冇有任何的瓜葛了!”

“可趙家的守護戒子在你的手中,這可是趙家的東西!”趙恒據理力爭道。

“這是我媽給我的遺物!除了我媽,誰也休想從我的手中,奪走這個東西。還有,不許你再任何人的麵前,提起趙家有守護戒子。否則,容易招來殺手之禍!”

“你走吧!記住我今天說得話。能不管的事情,儘量少管;趙家並非全是好人,有些人已經站在了趙家的對立麵。要想趙家重新崛起,不破不立!你是個聰明人,應該懂我的意思"

趙恒見從趙旭這裡問不出所以然後,麵色冰冷站了起來。盯著趙旭說:“我會自己查明事情真相的!倘若,讓我知道你負了趙家,我是不會放過你得。

趙旭笑了笑,說:“海水褪去的時候,才知道誰在裸泳!事情總會有水落石出一天的。到時候,你就會明白,我今天為什麼要這樣做了"

趙恒鼻裡重重哼了一聲,轉身憤而離去。

趙恒離開後,趙旭一個人坐在座位上靜靜發呆。

不知怎麼回事,趙旭的腦海裡居然全是他老爸趙嘯天的身影。

是你在謀這個局嗎?

你是在考驗我能不能解開這個局,是不是?

望著天空厚重的雲彩!

不禁詩意湧上心頭:“行也思君,坐也思君!”

難道我真錯怪你了?

-,眼中充斥著滿滿的愉悅,細細看來,眼底深處還有些許的得意,但又很快的隱冇,在耳側低聲細語。“陸湛,以後不要對霖哥那麼冷漠了,好不好?我每次都覺得心裡好難受。”話語裡有幾分撒嬌,有幾分求憐,配上現在這個場麵,格外的讓人心軟,勾人心疼。話語落在耳邊時,在沐霖看不到的地方,陸湛嘴角勾起一抹邪異的弧度,眼中閃著不明的光,又很快消失,仿若一切隻是錯覺。心情頗好,抬手落在後頸處輕撫,感受著懷中人的顫栗,陸湛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