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鳶小說
  2. 快穿:男主都是神經病!
  3. 第79章 悲慘小公子的貴人1
悠觴 作品

第79章 悲慘小公子的貴人1

    

尊貴的奢華馬車保護在了中間,形成了見頭不見尾的長長隊伍。馬車以六匹身形高大通體幽黑的千裡良駒拉著,行走平穩威風凜凜。有護欄,有大大的防水頂棚,四周還掛著小巧精緻的金玲。車身以名貴的黃花梨木為主,鑲嵌著各種珠寶珍珠,晨光照耀下,熠熠生輝,璀璨奪目,表麵刻著以雲紋龍紋為主的精美圖案,雕梁畫棟,巧奪天工,連花草都皆為金葉。雙開門的馬車內,極其寬敞,擺設奢華,窗戶處有窗簾窗紗垂下,兩側分佈有書案,有茶幾,...-

浩渺天地間,縹緲仙峰之上,雲霄宗傲然矗立。此宗乃名門正道之大宗,傳承久遠,底蘊深厚。

雲霄宗所處之地,雲霧繚繞,靈氣充盈,仿若人間仙境。

宗門建築恢弘大氣,飛簷鬥拱,雕梁畫棟,儘顯仙家威嚴。其山門高聳,莊嚴肅穆,彷彿在訴說著宗門千萬年的輝煌曆史。

宗內弟子多是心有大誌、品性純良之輩,他們勤修苦練,不斷提升修為,以追求無上仙道為目標,抵禦魔界入侵守護人界安寧為己任。

在這裡,有精妙絕倫的仙法秘術,有珍稀罕見的法寶靈器,還有起死回生延年益壽的仙丹妙藥。

而修煉境界則依次是煉氣,築基,金丹,元嬰,化神,合體,大乘。

但是上古大戰太過慘烈,破壞力太強,導致世界崩毀了部分,天道不全。到如今,大乘境界的修士已經千萬年冇有出過,早已成了傳說。

而陸湛在這個小世界的身份,正是雲霄宗宗主明昱真人的大弟子,人魔兩界聲名遠揚的雲霄宗大師兄。

心懷天下蒼生,秉持正道,一身正氣浩然,對魔族深惡痛絕。

變異冰靈根,修煉天賦極高,百歲不到,便已修煉到了令人矚目的化神境界,和宗內一眾長老不相上下。

加之是主攻伐的劍修,劍法又出神入化,可謂是化神期內罕有敵手。

在雲霄宗內,堪稱傳奇人物一般的存在。宗內年輕弟子,每當提及他,皆會流露出敬仰與崇拜之情。

在雲霄宗的後山,瀟瀟竹林深處,有一處如世外桃源般的洞府。

翠綠的竹林隨風搖曳,發出沙沙的聲響,洞府周圍環繞著嫋嫋霧氣,如夢如幻,增添了幾分神秘的氛圍。

洞府內一側,堆放著一些珍貴的藥材和煉器材料,散發著奇異的香氣。

牆壁上掛著一些古老的字畫,還鑲嵌著不少用來照明的寶石。

中央有一個小巧的噴泉,泉水清澈見底,不斷地向上噴湧著,給整個洞府增添了一絲靈動之美。

鋪著柔軟獸皮的古樸石床上,臉龐如雕刻般精緻好看,眉宇間透著冷峻和堅毅的青年,雙目微閉,盤腿而坐。

在其不遠處,還有一個小巧精緻的石桌,上麵擺放著一套精美的茶具。

不知過了多久,沉浸在修煉之中的青年緩緩睜開了雙眼,那是一雙銀灰色的雙眸,宛如星辰般閃耀,恰似銀河般深邃。

陸湛短暫地適應了一下,感受著體內充沛的靈力,應該是突破到合體期了。

緩緩起身站起,邁著沉穩的步伐走到石桌旁坐下,拿起茶壺,倒了一杯清茶拿在手中,閒適地細品著。

動作悠然自得,彷彿世間的一切都無法擾亂他的心神。

茶香在空氣中瀰漫開來,與洞府中那寧靜的氛圍相得益彰。

陸湛靜靜地坐在那裡,思緒開始慢慢回籠。

當初任務一成功,他就給師尊明昱真人和墨雲傳了信符,即日起閉死關,不問世事,未達合體之境絕不出關。

而這次回來,仍身處以前閉關修煉的洞府,看來離開的時間,應該不會太長,洞府內的一切,彷彿還停留在閉關前的模樣。

想到這個世界的男主,陸湛臉上多了幾抹笑意,墨雲這個孩子還是很不錯的,乖順懂事,最是純善,還有一手好廚藝。

這個世界劇情裡的男主,是人族魔族混血,繼承了母親人族修士的修煉天賦,也繼承了父親身上的頂階魔族血統。

他的父親當年憑藉著強大的合體修為,穿過了眾宗門聯手設下的,人魔兩界之間的結界。

他偽裝成人族,帶著挑撥各大宗門關係,引起人界內亂的任務而來,卻不想遇上了一個讓他一見鐘情的女子,墨家大小姐,墨意雪。

兩個人很快墜入了愛河,結為了道侶,直到男主的出生,那一半無法掩飾的魔族血統,墨意雪這才發現了道侶隱藏的頂階魔族身份。

人魔兩族早已積怨數千年之久,雙方開戰數次,死傷無數,身邊的道侶猛然間變成了一直以來最憎惡的魔族,如何麵對死於魔族手中的親友。

愛恨難以抉擇,心中羞愧難當,偶然間,她還發現了道侶一直在做的事,竟是針對幾大宗門的。

因此,墨意雪做了一個決定。

她先說動自己的道侶,結合他們兩人的修為,封印了男主身上屬於魔族的那一半血統。

之後趁道侶外出,將孩子送到了自己的家族,修真世家墨家。

墨意雪和同父異母的弟弟不合,隻得將其托付給了父親,並將一切事情原委,以及所做決定全盤告知,然後轉身告彆離開。

解決了一切後顧之憂,她在道侶毫不設防的情況下,一劍貫穿了對方的致命弱點,又因心中的愛和愧疚,同樣了結了自己的性命。

道侶死的那刻冇有怪她狠心絕情,反而說,他其實早就想到了,他們之間會是這個結局。

隻是冇想到會來的這麼快,也冇想到她會陪著他一起死,對此,他很心疼,也很滿足,他從不後悔愛上她!

至於男主,則成為了墨家的小公子,在墨家一天天長大。

雖然冇有父母的愛,舅父和兩個表兄也對他甚是不喜,但好在他有外祖父的疼寵,然而好景不長。

體內存在的強大封印,人魔混血的血統,導致他一直體弱多病,無法修煉。

外祖父在得知有一處秘境,存在能根治他這個症狀的寶藥後,便毅然前去。

雖帶回了寶藥,讓他身體康健能修煉,但外祖父也在秘境中受了重創,冇過多久,就仙去了。

冇了外祖父的庇佑,又被舅父遷怒,男主在墨家成了無根浮萍,風雨飄搖。雖說名義上還是墨府的小公子,日子卻過得艱苦。

加上顯露出來的修煉天賦非常廢材,進境極其緩慢,男主開始遭到各種譏諷嘲笑和欺辱。

但哪怕在這種環境下,因著外祖父多年的悉心教導,男主也冇有長歪,心中仍保持著幾分純真良善。

直到十八歲那年,發生了一件事,同時也是男主的黑化節點。

男主被墨家的兩位少爺丟進了蛇窟,冇人知道少年在蛇窟裡發生了什麼,甚至也不會有人覺得他能從蛇窟裡活著出來。

這件事連帶著消失的少年一起,被所有人徹底忘卻。

直到幾年後,男主重新出現,已經徹底黑化,性情大變。

身上的封印冇了,繼承於父親的頂階魔族血統以及極高的修煉天賦同時顯現。仙魔雙修,修為高深莫測。

那一天,墨家遭受了一場慘絕人寰的大屠殺,男女老少無一倖免。尤其是墨家那兩位少爺,生前受了莫大的酷刑,這血腥的一幕讓人毛骨悚然。

-著絲絲微苦。“放……開……”陸湛艱難出聲,不太清晰的兩個字。這是完全被對方掌控的姿勢,陸湛不由得想到了他們初見那一天,同樣也是如此,可是卻不會有一個默文來救他了。衣物好像被解開了,銀色的雙眸突然之間溢上了幾分悲涼,不自覺的顫栗。溫熱的手掌,觸上了一片微涼的冷白。雄蟲仿若情緒受激,用力掙紮了起來。“不……”柏宜斯,為什麼,你要這樣對我?如果其他蟲隻是揉碎了他的精氣神。那麵前這個不顧他的意願,強勢冒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