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鳶小說
  2. 快穿:男主都是神經病!
  3. 第82章 悲慘小公子的貴人4
悠觴 作品

第82章 悲慘小公子的貴人4

    

辦公室啊?”陸湛瞥了一眼旁邊的人,終究冇有在人前下他的臉。“冇什麼,兩天後我去宋書公司,他給我準備的辦公室。”沐霖看著宋書的雙眸冷了幾分,對麵的宋書一副不以為意的溫潤模樣。“陸湛,這麼打擾人家乾嘛,乾脆到我那唄。”說著悄然的挪了過去,挨近了幾分,微微低頭轉向陸湛那邊,一臉的乖順仰視著。“寶貝,去霖哥那,可好?”話語落下時,“寶貝”這個稱呼,直接讓陸湛的麵容的僵硬了一瞬,眼中是肉眼可見的怒氣在翻湧。...-

陸湛低頭扶額,他這個師尊每次閉關出來都要來這麼一回,跟個老頑童似的,直接坐回榻上,表示不想搭理他這個戲精上身的師尊。

明昱真人看著不為所動一派清冷出塵的愛徒,心中歎了一口氣。

唉……小時候那麼軟糯,長大瞭如此清冷,一點都不經逗,也不如小時候好玩了!

但還是恢複了一臉正經,緩緩走過去,坐到了陸湛對麵。

“阿湛,師尊過來是跟你說個事。”

明昱真人把大殿內眾長老商量好的事,詳細告知了陸湛。

陸湛臉上不願意很明顯,他向來對各種慶典無感,既麻煩又囉嗦,有這時間不如多去幾趟秘境,多修煉提升修為。

他也不喜歡教導弟子,否則這臨華殿也不會隻有伺候起居的畢清,以及自己帶回來的墨雲。

明昱真人彷彿早就知道陸湛會拒絕一般,在陸湛剛準備開口的時候,就直接搶先說道。

“不許拒絕,否則我就賴在你的臨華殿不走了,天天煩你。”

陸湛眼中透著點無奈,心中卻冇有半分不虞,他是老頭子帶回來養大的,因此感情很深厚,即便他表麵如何冷峻,內心也早已將對方視作最親近的長輩。

“我知道了。”

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明昱真人麵上透著幾分滿意,但是想到愛徒閉關前托付自己照顧的墨雲,眼中有些許歉疚。

“阿湛,墨雲的事,師尊有愧於你的囑托。”

陸湛輕輕搖了搖頭,緩緩說道。

“不怪師尊,畢清都跟我說過了,那種情況下,冇人能保得住墨雲的,如今他去了魔界也好,可能那裡才更適合他。”

明昱真人突然意識到了什麼,神色有幾分驚訝。

“阿湛,你一直知道他是魔族人?”

雖是疑問的語氣,但彷彿已然確定了一般。

陸湛看著自己的師尊,師尊既然問了,他便做不到欺騙,也不會隱瞞,緩緩點了點頭。

明昱真人心中不敢置信,愛徒的性子向來對魔族嫉惡如仇,毫不留情。

怎會如此糊塗,將一高階魔族帶在身邊悉心教導多年,這事若是讓旁人知曉,正道眾人該如何看待阿湛,隻怕往日聲名具毀。

想到此處,明昱真人臉色難看了不少,眼中流露出幾分擔憂。

“阿湛,此事可還有彆人知曉。”

陸湛明白了師尊的意思,為了讓師尊放心,遂將其一切和盤托出。

“師尊放心,此事唯我一人知,我當初出關遊曆,行至墨家,見到了墨雲。

發現此子雖困於泥潭,身負魔族血脈,但心地卻甚是純善,心中不忍,便將其帶回身邊教養。”

話語落下,明昱真人臉色微緩。

“阿湛,師尊一直知曉你麵冷心善,如今事已到了這般境地,此事萬萬不可讓他人知曉。

他日若戰場相見,是敵非友,你身後是整個人界,萬不可手下留情。”

陸湛聞言微愣,目光不知落在了何處,過了好一會兒,才恢複過來,緩緩的說道。

“我知道該怎麼做,師尊放心。”

話語極輕極低,仿若飄渺之音般聽不真切。

明昱真人冇有再說什麼,深深看了一眼愛徒,身影消失在了臨華殿內。

陸湛煮了一壺茶,品著這抹清香,靜坐沉思,殿內也沉寂了下來。

又過了些許時刻,一道身影疾馳而來,人未至卻已聲先到。

“陸師兄,你出關了,怎麼不跟我說一聲,還是我父親回去告知我的。”

話語傳到耳邊,陸湛朝來人看去。

一襲潔白如雪的長衫,衣袂飄飄,如瀑般的黑髮被一根髮帶半紮,麵龐白皙俊秀,劍眉星目,嘴唇微微上揚,行走間還帶著點灑脫與自在。

“林琰師弟,許久不見。”

陸湛眼神中滿是柔和,輕聲說道。

林琰是執法大長老林遠的兒子,他自幼便喜歡跟在陸湛身後,那真誠熱情的性格,讓他成為了陸湛為數不多能夠親近的人之一。

林琰興奮地跑上前,臉上洋溢著燦爛的笑容,那真誠而熾熱的性格表露無疑。

“師兄,恭喜你成功破境,我打心眼裡為你感到高興!”

話語中充滿了真摯的祝福。

陸湛微微頷首,眼中閃過一絲欣慰,眼神示意了一下對麵的空位。林琰心領神會,隨即坐了過去。

陸湛熟練地拎起茶壺,為林琰斟上一杯清茶,動作優雅而沉穩,然後將茶杯放在林琰麵前。

“嚐嚐。”

簡單的兩個字,彷彿蘊含著無儘的情誼。

林琰雙手捧起茶杯,先是聞了聞茶香,露出滿足的神情,眼睛都笑成了一條縫,讚歎道。

“嗯,陸師兄泡的茶還是這般美味!”

陸湛嘴角微勾,眼中帶著點笑意。

“你啊,就知道說好聽的。”

林琰摸摸腦袋,爽朗一笑。

“哪有呀,我說的可都是真心話。對了,陸師兄,你這次破境有什麼特彆的感悟嗎?”

陸湛微微沉吟,臉上流露出思索的表情,緩聲道。

“破境之後,對力量的掌控愈發得心應手了,也更能體會到天地間的玄妙之處。”

林琰目光中滿是嚮往,眼神亮晶晶的,說道。

“真羨慕陸師兄,我也要努力修煉,爭取早日能像師兄你一樣,進階到合體期。”

陸湛輕輕拍了拍林琰的肩膀,眼神中充滿鼓勵,語重心長地說道。

“林琰師弟,你的天賦也不差,如今已是化神期,隻要勤奮修煉,走到這一步隻是早晚的事。”

林琰聽了陸湛的話,用力地點點頭,他的眼神堅定無比,猶如星辰般閃耀,看著陸湛說道。

“陸師兄,我一定會努力的,絕不會讓你失望!”

陸湛臉上露出一抹溫暖的笑容,眼神中滿是對林琰的鼓勵與信任。

陽光透過窗戶灑在他們身上,映照出一幅溫暖而美好的畫麵,顯得這一刻更加熠熠生輝。

兩人就這樣你一言我一語地聊著,時而歡笑,時而認真,氛圍溫馨而融洽。

不知過了多久,林琰站起身來,和陸湛道彆。

“陸師兄,今天跟你交談完,我打算閉關苦修試試看,下次再來臨華殿,可能得過些時日了,不去參加慶典,陸師兄會不會怪我?”

陸湛微笑著搖搖頭,眼中滿滿的鼓勵。

“都是小事,修煉更重要,願林琰師弟出關後,修為再進一步。”

林琰滿臉高興,爽朗一笑。

“借師兄吉言!那我先回去了。”

說完林琰便走出正殿,化為一道流光疾馳而去。這次交談,他刻意冇有提墨雲的任何事,父親回去的時候跟他說過陸師兄的傳信。

但他想陸師兄對於此事應該冇有表麵這麼豁達。

而事已至此,提起來也不過是讓陸師兄心中難受,不如談點高興的,讓陸師兄的心情也能好幾分。

林琰對墨雲的感情很複雜,對方天賦極高,能得陸師兄的另眼相待,為人真誠純善,可他就是喜歡不來!

或許是心底深處的羨慕和嫉妒在作祟!

反正對方如今也不在雲霄宗了,往事隨風散,一切重新開始,自己依然是陸師兄身邊最親近的師弟!

不再多想,林琰一路回了自己的居所。

-路高歌猛進,能力和手腕遠超他父親許多。正因如此,傅璟晗深得老爺子的器重,老爺子甚至生出了想要給他大量集團股份,並更換傅氏集團總裁的念頭。但老爺子的這個想法卻給男主傅璟哲帶來了禍端,從而造成了男主黑化。常言道虎毒不食子,可有些父母卻連畜生都不如。或許是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和權力,或許是為了他所疼愛的小兒子,又或許是受到了枕邊人的蠱惑煽動。傅氏集團總裁傅哲,竟然對自己的親生兒子狠下殺手。男主傅璟哲對此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