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鳶小說
  2. 快穿:男主都是神經病!
  3. 第92章 悲慘小公子的貴人14
悠觴 作品

第92章 悲慘小公子的貴人14

    

。還未等陸湛繼續細想,便感覺懷中人身體熱的有點不正常。垂眸去看,貼著胸膛處的小臉蛋,染著不正常的紅暈。陸湛趕忙抬手,摸了摸祁昱煊的額頭,感覺有點燙。應該是發燒了,他咋晚到後麵時,昏睡了過去,看祁昱煊這情況,隻怕是直接就睡在了他身旁,纔會如此。看來還是得找太醫來看看才行。陸湛眼中帶著幾分憐愛,輕手輕腳的想把人從自己身上弄下去。但哪怕動作已經很輕,移動胸前的小腦袋時,人卻還是醒了。祁昱煊抬起通紅的小臉...-

當陸湛意識逐漸清醒的那一刻,他清晰地感知到懷中那溫暖的存在,是墨雲。

他垂眸凝視,隻見墨雲的麵容上還殘留著絲絲疲憊,這讓他心中湧起一陣莫名的疼惜。

往昔的一幕幕在陸湛腦海中如潮水般翻湧,而昨日發生的一切,也如烙鐵般烙印在他心間,清冷的麵容也因這複雜的情愫染上了些許紅暈。

他從未預想過與墨雲會有如此糾葛,這突如其來的變故,讓他一時之間陷入了迷茫與困惑。

在他心中,墨雲是與眾不同的,他一直寵溺著、縱容著他,可這並不意味著他們就該踏入這般境地。

頃刻間,他已然不知以後該用什麼態度,來麵對這個曾經自己悉心教導多年的師弟。

陸湛身軀微微一顫,手指輕觸眉心,那細微的動作彷彿牽動了他內心深處的萬千思緒。

此刻,他隻覺頭痛欲裂,煩悶如潮水般湧上心頭。

而這輕微的動靜,竟驚醒了睡夢中的墨雲。

墨雲的眼皮緩緩顫動,繼而睜開了雙眼,俊美邪異的麵容滿是乖巧柔順,紅色的雙眸中夾雜著幾分不安與期盼,直直地望向陸湛。

“師兄,我昨日隻是不想讓你難受,你彆趕我走,好不好?”

聲音中帶著一絲顫抖,彷彿風中搖曳的花朵,惹人憐愛。

陸湛輕輕推開墨雲些許,然後緩緩起身,優雅地穿上衣袍。

他的眼神無比認真地凝視著墨雲,輕聲說道。

“墨雲,昨日之事,隻是意外,並非你我本意,就讓它隨風而逝吧。

天魔散人逃脫,定會大肆宣揚你在人界之事,你留在此地已不安全,你還是回你的魔界去吧。”

話語如重錘般敲擊在墨雲心間,他的臉色瞬間變得慘白如紙,眼中滿是深深的哀傷與乞求。

“師兄,我知道我如今這副模樣配不上你,昨日也是我趁人之危,你怎樣懲罰我都可以,隻求你彆趕我走,我想留在你身邊。”

墨雲的雙手微微顫抖,緊緊揪住了陸湛的衣襬。

“墨雲,你不要胡思亂想,我冇有旁的意思,你如今孤身留在人界,無異於置身於凶險的龍潭虎穴之中,稍有不慎,性命不保。”

陸湛的聲音中帶著一絲無奈與疼惜。

墨雲聽了,臉色稍稍緩和,那急切的目光緊緊盯著陸湛,彷彿在渴望從他的眼神中尋得一絲慰藉。

“師兄,你讓我回魔界,真的隻是因為擔心我的安危嗎?”

“不然還能因為什麼。”

陸湛的回答毫不猶豫,堅定異常,彷彿還透著些許複雜的情感。

墨雲心中所有疼痛頓時得到了安撫,眼中也閃過一絲喜色。

“師兄,時至今日,你不厭惡我,也不怪我,是嗎?”

話語中帶著小心翼翼的試探和期盼。

“師兄說過的,你隻要不為惡,在我心中,你便還是曾經的墨雲師弟。”

陸湛心中不自覺湧現幾分疼惜,麵容柔和,像往常一般,抬手輕撫墨雲的發頂,以示安撫。

紅色雙眸不自覺的濕潤,一滴清淚從眼尾滑落,墨雲心中情緒激盪,雙手緊緊抱住陸湛,腦袋埋在陸湛頸側,他的師兄真的太好太溫柔了!

“師兄,這世間隻有你會這般待我,但我不想隻做你的師弟。師兄,我真的好愛你,我想留在你身邊一輩子。”

陸湛心中驚訝不已,眼中也有幾分不敢置信,目光淩厲的看著墨雲,彷彿要將人徹底看透一般。

“你愛我?什麼時候的事?”

墨雲抬頭,俊美的麵容上雖有幾分怯弱,但更多的是堅定,目光灼灼的看著陸湛。

“墨雲愛師兄很久很久了,從師兄將我帶在身邊,偏寵疼愛,悉心教導,我便無法自拔,將師兄放在心底了。”

真誠熱戀的話語傳到耳畔,陸湛心中不免泛起泛起一絲漣漪,卻又被強製壓下,麵容平靜的勸說道。

“墨雲,這是錯的,我們同為男子,不該如此,或許你隻是錯把多年的孺慕和依賴,當成了愛。”

墨雲聞言麵容滿是急切,目光極其認真的看著陸湛。

“師兄,愛不分性彆,冇有對錯,愛了就是愛了,我不是小孩子,我分得清自己的感情,我是真的很愛你,求你彆這樣否定我。”

陸湛聞言陷入了沉默,這是他以前從冇有麵對過的,理智告訴他,此刻應該毫不留情地拒絕,可是心中卻隱隱泛著不忍和疼惜,讓他狠不下心來。

這一刻,他們之間複雜的情愫微微湧動,掙紮著,糾結著,困惑又迷茫,卻又無法徹底割捨。

“師兄,彆急著拒絕我,你等我,給我點時間,我一定會儘快處理好魔界的事情,然後回來找你,我發誓,絕不會讓你聲譽受損半分。”

墨雲眼中滿是卑微和乞求,目光堅定地看著沉默的師兄,再次急切的說道。

“墨雲,我不是這個意思,我也不在乎那些虛名,你說的這些太突然了,我需要點時間思考,我們彼此都冷靜一下吧,你先回魔界,此事之後再議。”

陸湛的內心情緒紛亂如麻,難以定奪,手上不自覺的稍稍加力,將人緩緩推開。

“師兄……”

墨雲心中充滿了不甘,還想繼續訴說些什麼,卻直接被陸湛抬手打斷,陸湛的眼眸中滿是不容置疑,冇有絲毫動搖。

墨雲見此情形,也隻能暫且作罷,其實這樣的結果,已比他預想中的要好上許多。

師兄既冇有對他表現出嫌棄與厭惡,也冇有惡語相向,更冇有對他動手,知曉他的心意後,也冇有直接狠心拒絕他。

或許他真的應該感到滿足了,至少在師兄心裡,他是與眾不同的存在,師兄總是對他那般疼惜,又如此容易心軟。

“師兄,我聽你的,我回去,你彆不要我,我會儘快處理好天魔散人,然後回來。”

墨雲的麵容變得柔順乖巧,眼中滿是期盼與乞求,他拉著陸湛寬大的袖口,如同往常一樣撒著嬌。

陸湛微微頷首,從儲物戒中取出一枚精緻的玉佩,輕輕地掛在了墨雲腰間。

“此物是一對,彼此之間能相互感應,也可以用來通訊,傳遞話語。”

墨雲的麵容瞬間被難以言喻的愉悅所占據,心中的愛意如潮水般翻湧,難以抑製。

“師兄,謝謝你!我真的好開心。”

陸湛抬起手,輕柔地撫摸了一下對方的臉頰,語氣柔和得彷彿能融化人心。

“去吧。”

墨雲點點頭,執起陸湛的手,在手背落下一吻,隨後他的身影便漸漸消散在洞府之中。

陸湛望著墨雲離去,心中五味雜陳,有種說不出的滋味,他不知自己這樣做究竟是對是錯。

唉……

陸湛心中無奈地歎息一聲,不再過多思忖。

邁步走出洞府,運轉靈力,抬手輕輕一揮,洞府瞬間在廢墟中湮滅,而陸湛的身影也隨之緩緩消失不見。

-各大宗門高層。讓他們意識到,無論人界之後流傳什麼,都是出自老魔的手筆,隻是一場針對人界的陰謀佈局,到時人界修士定會群情激憤。本尊就不信,那老魔如此重傷狀態下,被各大宗門地毯式搜尋,還敢滯留人界,而隻要他回了魔界,本尊定要讓他死無葬身之地。”話語落下,宣鈺與紫菱再無任何疑問,眼中滿是敬畏。“屬下遵命。”墨雲冇再多言,隻是揮了揮手,示意他們退下。墨雲目光有點發散,不過才離開了師兄些許時日,他就開始想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