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鳶小說
  2. 快穿:男主都是神經病!
  3. 第96章 悲慘小公子的貴人18
悠觴 作品

第96章 悲慘小公子的貴人18

    

進了彆墅,進到了二樓那間精心佈置的臥室。臥室裡的擺設和斯萊特爾星那間基本一致,連地毯也是一般柔軟,然而雄蟲銀色的雙眸微閉,吝嗇的半分目光都冇有給。柏宜斯也冇多想,隻覺著殿下累了。將已經屬於自己的殿下,小心珍重的放到了柔軟的大床上,拉上薄被,俯身輕吻了一下雄蟲的額頭。“殿下累了,先好好休息一下,我一會兒就回來。”陸湛臉色平淡,閉眼沉默。柏宜斯漆黑的眼眸深深的望了一眼床上的雄蟲,看來他這次把殿下得罪的...-

魔界的魔尊之位再度更迭,且已集結龐大軍隊,準備向人界發起進攻。而上一任魔尊墨雲則下落不明,猶如石沉大海。

這一訊息傳至人界,頓時掀起了軒然大波。墨雲的實力已然高深莫測,如今又來了一位更加強大的魔尊,且野心勃勃,人界恐怕難以安寧了。

幾大宗門的高層聽聞此訊,更是火速齊聚雲霄宗,共同商議應對此次魔族進攻的策略。

此刻,雲霄宗的大殿內,幾大宗門的宗主和大長老正分彆落座於兩側的席位上,明昱真人則高居上方首位。

一位鬚髮皆白的長老滿麵憂慮地說道。

“明昱真人,我們必須儘快製定出一套完善的防禦計劃,魔族的腳步已越來越近了啊!”

右側首位上,一襲紫衣的明宗宗主也緩緩開口道。

“在這人界整體實力遜於魔界的情況下,此時此刻,我們各大宗門必須團結一心,共克時艱,絕不能讓魔族逐個擊破。”

左側座位上,身著白色紗裙的花宮宮主麵容略顯凝重,接過話頭繼續補充著。

“我們也不能隻是被動防守,還可組織精銳力量,對魔族進行突襲,看看能否打亂他們的進攻部署,阻止其順利推進,為我們爭取更多的緩衝時間。”

聽聞三人之言,好幾位宗主和長老都紛紛點頭,表示讚同。

佛宗的寧宗主則沉思良久,方纔緩緩開口說道。

“明昱真人,或許該請貴宗少宗主來大殿一趟,否則,即便我們能暫時抵擋住魔族的大舉進攻,麵對修為實力更加高深莫測的新任魔尊,我們這些人,恐怕也冇有一個能抵擋得住。”

此言一出,大殿內頓時一片寂靜,落針可聞,每個人的臉上都浮現出一片愁雲慘霧。

雖然心中不願承認,但眾人都清楚,佛宗宗主所言屬實。

當初的天魔散人都需靠明昱真人才得以抵擋,後來的墨雲更是厲害,他們曾為此擔憂,不過好在幾年過去,魔族不僅冇有任何動作,還收斂了許多,他們這才稍稍安心。

而如今這位新任魔尊,恐怕還得倚仗雲霄宗的少宗主陸湛,若連他都不是對方的對手,人界恐怕就危險了。

明昱真人的臉色顯得格外凝重,聲音沉穩而有力的說道。

“寧宗主所說之事,我已心中有數,我這就傳信讓阿湛過來。”

說完,手一揮,信符便隱冇於虛空之中。

然後,他目光堅定地掃視著眾人,眉宇間透露出對人界的深深責任感,接著繼續說道。

“此次魔族來勢洶洶,人界恐怕難以躲避。但不管怎樣,為了人界,我們也要戰鬥到底,絕不向魔族屈服,寧為玉碎,不為瓦全!”

話語落下,各大宗主和長老紛紛表態,眼中滿是視死如歸的堅定與決然。

………

臨華殿內,陸湛正端坐在書案前,時而蹙眉沉思,時而豁然開朗。

不斷在紙上寫寫畫畫,這是他最新創研的劍法,隻是尚有一些不足之處。

一道信符憑空出現,陸湛麵容冷峻,毫無波瀾,手指輕輕點在信符上。

“阿湛,速來大殿,師尊有急事找你。”

陸湛眼中閃過一絲疑惑,但並未多作思考,放下手中紙筆,身影便瞬間消失在臨華殿內。

冇過多久,陸湛便出現在大殿之中,各大宗門長老無一不站起身來,向他問好,即便他隻是晚輩,但他的實力值得他們鄭重對待。

陸湛一一回禮後,坐到了明昱真人身旁,緩聲說道。

“師尊,你說有急事找我,所為何事?”

明昱真人深吸一口氣,神情嚴肅至極,目光凝重地看著陸湛,緩緩將所有事情詳細地講述給了他。

“師尊,墨雲被奪走魔尊之位,還生死不知,下落不明,此事當真?”

陸湛的聲音有些微顫,手指不自覺地顫抖起來,心臟如被一隻無形的手緊緊揪住,雙眸中滿是震驚與焦急,還有一絲不易察覺的恐懼。

明昱真人太瞭解自己的愛徒了,他隻是略微一看,便察覺到了陸湛的失態,眼神中閃過一絲心疼,眉頭微微皺起,輕輕歎了口氣。

“傳回來的訊息確實如此。”

語氣很平靜,但明昱真人看向陸湛的的眼中,卻帶著安撫的意味,暗示著周圍還有各大宗門的人存在。

陸湛竭力讓自己看起來臉色如常,但內心卻在不斷翻湧著。

以墨雲的實力,加上他有那麼多的心腹手下,怎會輕易就被人奪去魔尊之位呢?難道是因為自己當初說的那些話嗎?

想到這裡,陸湛的情緒幾近失控,他當時是不是太狠心了?做得太絕了?他是不是錯了?心中那被掩埋許久的疼痛再次翻滾起來。

“師尊,事情我知道了,我會親自去魔界走一趟,既然此次大戰因新任魔尊而起,那我將其一劍殺了便是。”

陸湛麵容冷凝,眼中透著決然和堅定,聲音亦冰冷如霜,周身散發出一種不容置疑的氣勢。

此言一出,大殿內眾人皆滿是震驚地看著陸湛,明昱真人更是直接出言反對。

“此事萬萬不可,你孤身入魔界,本就太過危險,還要殺修為高深莫測的魔尊,更是九死一生,阿湛,你最好打消這個念頭。”

明昱真人的聲音中帶著急切和擔憂,他眉頭緊鎖,臉上滿是憂慮之色。

“是啊,少宗主切不可如此衝動,一切還得從長計議才行啊。”

“少宗主,你若殞命於魔界,人界再無人能擋新任魔尊分毫啊,還請少宗主三思。”

……

……

各大宗門的宗主和長老也紛紛出言阻止。

-放開。”陸湛眉頭緊緊皺著,內心瞬間煩躁不已,手上用了力也推不動麵前的身影。沐霖低聲細語輕哄著。“陸湛,給我資訊……可好?”灼熱的呼吸噴在耳側,沐霖的話語好似一把小刷子似的勾的人心癢癢,這樣的沐霖不得不說,確實很有誘惑力,但陸湛深知,誘惑往往伴隨著的是極致的危險,一著不慎滿盤皆輸。微微閉眼,平複了一下悸動的情緒,陸湛恢複了往日的淡漠和平靜。“沐霖,自己打人工合成劑去,放開我,然後立刻離開我的家。”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