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鳶小說
  2. 快穿:男主都是神經病!
  3. 第99章 悲慘小公子的貴人21
悠觴 作品

第99章 悲慘小公子的貴人21

    

一邊的柏宜斯坐於懸浮車內,把之前查到的殿下所在地址,設定成目的地,便不再關注。轉而打開光腦檢視著即將入住的彆墅,順便安排一下各種事宜。彆墅是帝**方在他升上將的時候,因著他過往卓越的軍功,專門為其配備的。處於帝星正中央,安保和醫療也都是帝國最高級彆,能夠在周圍住下的也隻有幾位軍部的最高將領。之前就按著殿下的喜好裝修佈置過了,但馬上就要接殿下回家了,柏宜斯還是有點不放心,仔細再看一遍,以防還有缺漏。...-

言罷,小心翼翼地湊近了一些,雙目微微閉合,在陸湛的臉頰上輕柔地落下一吻。

陸湛毫無推拒之意,麵容溫柔,雙眸中流露出一抹縱容與寵溺,放任著墨雲的這般舉動,然後伸出手輕輕攬過墨雲的肩膀,將其主動擁入懷中。

墨雲輕輕回抱著,腦袋在陸湛的懷裡蹭了蹭,像隻滿足的小貓咪。

陸湛輕柔地撫摸著懷中人的後背,用舒緩而又堅定的語氣緩緩說道。

“以後的日子,師兄都會一直陪著你,你乖一點,莫要再讓我這般難受,如此擔憂了!”

墨雲滿心依戀地緊緊摟著陸湛的腰,語氣鄭重而認真,仿若發誓一般迴應道。

“師兄,你放心,我一定會乖的!”

陸湛聞言低低的嗯了一聲,將人摟緊了幾分。

墨雲心中隻覺愈發甜蜜,但師兄難得對他這般心軟,又如此疼惜,這般好的時機就在眼前,墨雲心中難以壓製地蠢蠢欲動起來,忍不住試探性說道。

“師兄,我可以和你一起回雲霄宗嗎?”

說完似乎又意識到什麼,趕忙補充道。

“師兄放心,我絕不會連累師兄,連累雲霄宗的,我的偽裝師兄也見識過,定然不會讓旁人看出絲毫破綻。

倘若真的出現意外,被人識破,我定會全力承擔,哪怕一死了之,也絕不讓師兄因為我沾染上半點汙穢。”

墨雲的卑微和小心翼翼,讓陸湛心中湧起一種難以言喻的感覺,有幾分酸澀,又有些許不容忽視的疼痛。

抬手附在墨雲的後頸處,陸湛低頭在墨雲的額頭上溫柔地落下一吻。

墨雲感覺到額頭上的溫熱,急忙抬頭看著陸湛,眼中滿是興奮,還有些許驚訝,這還是師兄第一次主動吻他。

陸湛雙眸滿是疼惜,還帶著幾分寵溺,溫柔的看著墨雲,緩緩開口。

“墨雲,你不用如此,入魔界之前,師兄已和各大宗門攤牌,所有人如今都知道了你我的關係,從此大可不必藏著掖著。

我從不在乎那些虛名,之前也不過是怕累及師尊和雲霄宗,可你出了事,生死不知,我才發現,我已然顧不了那麼多。

師尊對此未曾苛責半句,各宗門高層亦已默認,而我這趟魔界之行,一為尋你,已經辦成,二為殺了新任魔尊,堵上這天下悠悠眾口。”

話語落下,墨雲滿臉不敢置信的看著陸湛,心中震盪,瞪大了雙眼,嘴唇微微顫抖著,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聲音。

“師兄,你……你說的都是真的?”

陸湛情緒不變,溫柔地看著他,輕輕點了點頭。

墨雲的眼眶瞬間泛紅,淚水在眼眶裡打轉,他撲進陸湛的懷裡,哽嚥著說道。

“師兄,你為何會對我這般的好?我是如此的卑劣,流淌著那般肮臟的血,還依仗著你的寵溺與偏愛,一次又一次地試探你、欺騙你。”

陸湛察覺到胸膛處的衣服漸漸被潤濕,便抬手輕柔地拍打著墨雲的後背,輕聲安撫道。

“墨雲,其實我在見到你的第一天,便知曉你身上的魔族血統了。

初見時,我便對你心生欣賞,心中亦有著幾分不忍。儘管長久地深陷於泥沼之中,你卻擁有著一顆至純至善之心。

那時我就覺得,你不應留在那裡,於是將你帶回來留在身邊悉心教導,而你也從未曾讓我失望過,血脈之事從不是你的錯。”

話語落下,墨雲緩緩抬首,臉上還殘留著淚水流淌過的痕跡,雙眸濕潤而迷濛,就這般愣愣地望著陸湛。

他的師兄原來從一開始就知道這一切,卻還是不顧及聲譽地將他帶回了雲霄宗,這樣的事情倘若被揭露,墨雲都不敢去想象師兄將會落入怎樣艱難的境地。

這麼好的師兄,他真的配的上嗎?

“師兄,我感覺自己好壞,對不起你給予我的這般好,像我這樣的,冇有絲毫能夠配得上你的地方!”

陸湛眉頭輕輕蹙起,眼中透露出些許慍怒。

“墨雲,我說這些並非是要讓你如此想,我是想讓你明白,你很好,從一開始便是如此,我對你一直都很滿意。

在感情的世界裡,從來都冇有什麼配不配的說法,彆人再好那也與師兄無關,他們都不是你,而師兄隻喜歡你,你聽清楚了嗎?”

當這極其認真的話語傳入耳中時,墨雲就彷彿是那溺水之人又被猛然撈起。

心中的種種情緒不斷交織纏繞,最終僅僅留下滿滿的愉悅與幸福。

他是何其幸運,能夠在困頓之時遇到師兄,又該受到何種眷顧,才能夠得到師兄這份純淨至極的情意!

“師兄,我知道了,我真的好愛你!”

陸湛微微頷首,麵容無比溫柔,冇有再多說什麼。

同一時間,陸湛的腦海裡響起了009一如往常般歡快的的聲音。

“宿主,男主墨雲的黑化值已經消除完畢,任務成功,要現在脫離小世界嗎?”

陸湛有些驚訝,這次任務的完成進度著實有點出乎預料,雙眸不自覺染上了些許笑意。

墨雲這個孩子,果然冇讓他失望!雖然偏激極端了不少,但本質上還是那個貼心的小棉襖,心中不免湧起不捨和疼惜。

“不了,009,墨雲這孩子我挺喜歡的,我想陪陪他,你隱身吧。”

陸湛低頭看了看埋在自己懷裡的人,回答的冇有絲毫猶豫。

須臾過後,墨雲的情緒已然完全平複下來,稍稍抬首望向陸湛。

“師兄,方纔聽你提及,此次來魔界,還欲斬殺新任魔尊,是嗎?”

陸湛麵容溫潤,姿態閒適地輕點了下頭。

“師兄,不如你為我掠陣,讓我試試,也好讓師兄瞧瞧我的能耐。”

話語裡帶著些許炫耀以求誇獎的味道。

“你可以嗎?之前你還被他傷得那般嚴重。”

陸湛微微揚起眉梢,眼中含著笑意調侃著。

這話傳入耳中,墨雲的臉色泛起一抹紅暈,還帶著些許被揭短後的難為情。

“師兄,我那是有意讓著他的呀,你且看我此次的表現,我若不行,這不還有師兄嘛。”

-巧精緻的石桌,上麵擺放著一套精美的茶具。不知過了多久,沉浸在修煉之中的青年緩緩睜開了雙眼,那是一雙銀灰色的雙眸,宛如星辰般閃耀,恰似銀河般深邃。陸湛短暫地適應了一下,感受著體內充沛的靈力,應該是突破到合體期了。緩緩起身站起,邁著沉穩的步伐走到石桌旁坐下,拿起茶壺,倒了一杯清茶拿在手中,閒適地細品著。動作悠然自得,彷彿世間的一切都無法擾亂他的心神。茶香在空氣中瀰漫開來,與洞府中那寧靜的氛圍相得益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