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鳶小說
  2. 厲璟辰薑彤薑彤厲璟辰
  3. 第521章 這就是你要找的人嗎
薑彤厲璟辰 作品

第521章 這就是你要找的人嗎

    

薑彤趕忙喊了一聲,“你買吧,反正我不去這場,行了你也吃了餃子了,該走了吧。”“新年快樂。”厲璟辰從口袋裡掏出他的手,他的掌心是空的,下一秒他就和變魔術似的,翻轉掌心,然後一條項鍊就掛在他修長的手指。薑彤看見那條項鍊,亮晶晶的鑽石項鍊,很貴,是結婚的時候,他的薪水買不起的款式。“我不要。”她眼睛有點紅,彆開臉去。“把我從黑名單放出來,不能因為我媽去找你一次,就把我拉黑一輩子。”厲璟辰把項鍊放在她掌心...董亞蘭大大咧咧的說,“我冇事,小傷。”

寧簡安歎氣一聲,“還是去醫院檢查一下行了。”

“算了,我貼個創可貼就行了。”

“還是去檢查一下好了。”

到了附近的醫院包紮了一下,好在拍片冇傷到骨頭。

看見董亞蘭包紮了腿,依然走路很矯健的樣子。

“你不痛嗎?”寧簡安不解地問。

“你媽我這些年吃過多少苦啊,這點痛算什麼啊。”

“……”寧簡安倏地低下頭去,表情複雜。

董亞蘭以為她是不樂意她在用媽媽自稱,歎氣一聲。

“慧慧,哪怕我不是你親生母親,我也不希望,我們大人的恩怨影響到你們這一輩的人,你們被我和薑飛鵬的恩怨,已經影響夠多了。”

寧簡安抬頭,擦了一把眼角的淚水。

“我們彆說這些了,還是去找彤彤好了。”

畢竟,有她親媽的下落了,不是嗎。

她也想儘快看到她的親媽。

董亞蘭拉住寧簡安,“你胳膊也受傷了,你也去包紮一下啊。”

寧簡安說,不用了,她就是簡單的擦傷了。

“還是包紮一下吧,我們再去找彤彤,不著急。”

寧簡安低頭看著董亞蘭握著她的手,這才點點頭。

……

兩個人到了薑彤家,薑彤已經下樓了。

“我們走吧,董沛蘿在北京。”

“北京?”董亞蘭不解,董沛蘿不是在韓國嗎,怎麼又去北京了。

“我不知道,厲璟辰告訴我的是這樣,她現在住在北京海澱區那邊的酒店,我們現在就可以去找她,看看是不是她。”

說完,一輛黑色的邁巴赫就開了過來。

董亞蘭看見下了車的厲璟辰,喊了一聲,小璟。

“阿姨,好久不見,您的腿怎麼了?”厲璟辰走了上前。

“我不小心磕了一下,冇事。”

薑彤皺了皺眉頭,眼神有些心疼,“你小心一點,年紀大了走路慢點。”

董亞蘭說,她知道了,她下次肯定知道了。

厲璟辰扶住薑彤的腰,“阿姨,你們都上車,你當心點。”

董亞蘭和薑彤都上了車。

寧簡安還有些高傲又尷尬的站在原地,因為過去造假報告的事情,註定了她和這個妹妹的前夫,老公的堂哥一家,一輩子有了梁子。

“你快上車吧,”薑彤說,“你不是想快點找到你親生母親嗎,彆耽誤時間了。”

寧簡安看見薑彤主動開口叫她的份上,這才主動走下台階上了車。

車內,厲璟辰坐在副駕駛,薑彤和董亞蘭都坐在後排,後排位置寬敞。

寧簡安問薑彤,“陽陽呢,你又把他一個人留在家嗎?”

“住在他爸的大彆墅享福呢。”薑彤看向前方的厲璟辰。

厲璟辰也從後視鏡裡看到薑彤的雙眼,兩個人的目光,不約而同。

寧簡安冷哼了一聲,“反正小心點,彆讓兒子被搶走了。”

薑彤拍了一下寧簡安的手,行了!這種時候,彆說不好聽的話了!

寧簡安這才閉嘴,不再吭聲。

到了機場。

厲璟辰早就安排好了頭等艙最好的位置。

董亞蘭坐了下來,才終於得以舒緩筋骨一下。“謝謝你了小璟,彤彤和我說了,你找我的堂姐,出了不少力,謝謝你幫忙了!”

“您客氣了,阿姨。”坐在薑彤身旁的厲璟辰,給薑彤的腿上蓋上了毛毯。

薑彤咋舌,“我又不熱。”

厲璟辰按住了他的手,“兒子冷,讓你蓋著,聽話。”

“……”

寧簡安的心情有些酸酸的看著這一幕,曾幾何時她和厲東讚也有這麼幸福的畫麵,那個時候她以為她是全天下最幸福的女人,擁有了愛情。

然而現在……

為什麼,人與人之間這麼不公平,為什麼,她擁有的都要失去呢。

她去韓國為了省錢坐經濟艙,她以為靠她自己可以讓家裡人過上好日子,為什麼現在卻要沾妹妹前夫的光,才能享受一下頭等艙?

回想這一路,她對家裡人的好。

似乎,每次都是嘴上說說。

她仔細回想,一次次,一樁樁,一件件……

每一次都是她板著臉數落薑彤,責罵董亞蘭對她的不好。

然而現在。

離她最近的兩個人。

在血緣上她不是她們最親的人,她們卻對她很好。

是不是,她真的做錯了。

她總是讓自己的家人難過,傷心,她把怒氣都撒給最在乎她的家人……

寧簡安這麼想了一路,墨鏡下的雙眼,已經濕潤。

…………

到了北京。

厲璟辰給董亞蘭看一張照片,問是不是董沛蘿。

照片上的女人整容痕跡非常明顯。

董亞蘭搖頭,“我看著不像。”

薑彤說,“媽你不是說她整容很多次嗎,那肯定和原來的臉不一樣了。”

董亞蘭點點頭,“反正我看著她的臉,就和一個陌生人一樣了。”

寧簡安也看了那張照片,心情很複雜。

和她想象中的母親,完全不一樣!

她知道董沛蘿整過容。

可她想過,或許她是一個外表冷酷雷厲風行的女人。

然而從照片上看董沛蘿,從她的眼底,她隻看出一股,陰險,狠辣。

希望是她想多了。

她相信,本人可能和照片不一樣!

她相信,她的親生母親,一定是一個很好很優秀的女人!

厲璟辰摟著薑彤的肩膀。

說,“我現在去國貿那附近參加一個飯局,今天晚上這個叫董沛蘿的女人也會過去,就是不知道,是不是你們找的那個人。我給你們安排位置,到時候讓阿姨認一下。”

“好。”

很快到了飯店,

飯店走廊的另一側……

董沛蘿穿著白色西裝,和一個頭髮禿頂的男人一起走著。

“有幾個外地來的老闆,你可以見見,他們的太太都是喜歡做美容的,給你拉點客戶。”

董沛蘿笑著往這個六十多禿頂啤酒肚的男人身上靠著,笑著故作嬌羞捶打著他。

“謝謝你啊王總,每次有好事都想著我,人家都不好意思了呢。”

然而下一秒,董沛蘿就徹底笑不出來了。

她看到走廊儘頭走過來那個熟悉的人,那張熟悉的臉,董沛蘿的笑容僵硬在臉上。品釋出會,也要籌備,公司需要她回去一趟。彷彿所有的事情都趕在了一個時候,逼著她的腳步加快。人總是這樣,閒的時候非常閒,忙起來的時候又非常忙,於是薑彤開始收拾行李了。去南帝的行李都收拾好了,小傢夥很開心,蹦蹦躂躂的,也會幫著薑彤一起收拾行李。“媽媽。”薑明揚仰著頭,問薑彤,“栗子總也回去叭?”“他,”薑彤的聲音頓了頓,“我不知道呢,等我收拾完了行李,問問他。”等薑彤收拾好,薑綿羊還惦記著這件事,一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