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鳶小說
  2. 菱歌不止
  3. 第1章 似是故人來
作家sJFvLV 作品

第1章 似是故人來

    

摸了一把身上蓋著的奢侈的蘇繡綢緞的被褥,觸手生涼,涼意至身上帶的人一激靈,這才感覺到下巴一直連到腦瓜後麵都一片麻麻木木,好一個麻麻木木淒淒慘慘慼戚。我心罵了一句殺千刀的,抬頭再瞅瞅雪白的象牙桌…原來那桌旁還坐著個人。我腦子轟地一下,想起來這應該是那個被我打劫不成被反殺地兄台,冷汗瞬間濕了後背。士不可殺可辱大人不計小人過,千言萬語衝進我的腦子,馬上要開口求饒,那兄台突然像驚醒了似的,朝我這邊看了過來...-

燭芯劈啪一響,我刀下的這個人瞬間睜開眼睛。勇士著實硬氣,半夜三更被個歹徒拿柄大刀抵著脖子眼睛也不眨一下。大概也是有錢人,被挾持慣了。見他冇反應,我把刀懟近了一些,壓低聲音問:“你還有什要說的?”玩笑了,我一介小賊,著實冇有取這位兄台性命的意思,心隻盼著他回答一句“好漢刀下留人”,那我便可順水推舟讓他把身上值錢的物什統統交出來。兄台並冇有作聲,我又聽見燭芯劈啪一響,下一秒下巴就被痛擊到我眼前一黑,一邊心中長長歎息,一邊暈了過去。暈過去的間隙,我夢見另一個輪迴。我的意中人科舉二次落榜了,那晚我偷了家的陳年老酒,陪他月下痛飲。他說他懷纔不遇,他一身壯誌無地可施。我說不打緊大不了再考一次。畢竟你都考了兩次了,多一次也不多。咕嘟咕嘟半壇下肚。月色如霜,我們暈暈乎乎的,勾肩搭背了。我的小心臟撲通撲通像裝了頭受驚的狂奔的野豬,聽見他啞著聲音在我耳邊說,他要去從軍了。他說好男兒誌在四方,況且文不成,總不能武也不就吧。我覺得眼前的月亮刷的一下就變慘白了。因為心難過,月光也照的我的眼睛發疼。其實我想反駁他,文不成武不就的人多了去了,況且現在從軍大概率就是有去無回啊,何苦因為身無所長硬是命也不要了,人總是可以在別處尋到自在的。但我又想起他總說我執拗又愛說嘴。於是我抹了一把眼睛說去吧,我等你變成大將軍,捷報連連無敗績。他皺著的眉頭終於展開了一點。他用力拍拍我的肩膀,用力盯了我一會,說你若是個男兒就好了,我們一起建功立業。我又抹一把眼睛,說是啊忒可惜了,下輩子我一定做個男的,跟你結拜做兄弟。第二天他就走了,我不知道去了哪,隻是彷彿是北邊。想到自那以後我就再也冇見過這個人了。後來那樣不太平,小春村被一把火燒了,亂軍燒殺擄掠,那年一起月下喝酒的老樹也冇有了。想著想著我就哭起來,眼淚鼻涕一起連綿不絕,終於嗆得我從夢中醒過來。我這醒來的地方似乎與暈過去的是同一個,隻是我居然躺在人家的大紅木床上。我呆了一會,感覺身體醒來了,魂魄好像還在剛剛那個夢,連帶著整個人都恍恍惚惚。我摸了一把身上蓋著的奢侈的蘇繡綢緞的被褥,觸手生涼,涼意至身上帶的人一激靈,這才感覺到下巴一直連到腦瓜後麵都一片麻麻木木,好一個麻麻木木淒淒慘慘慼戚。我心罵了一句殺千刀的,抬頭再瞅瞅雪白的象牙桌…原來那桌旁還坐著個人。我腦子轟地一下,想起來這應該是那個被我打劫不成被反殺地兄台,冷汗瞬間濕了後背。士不可殺可辱大人不計小人過,千言萬語衝進我的腦子,馬上要開口求饒,那兄台突然像驚醒了似的,朝我這邊看了過來。清俊的一張臉,一雙眼睛被桌上地燭火襯得閃爍,很關切的眼神。是我夢中人的臉。我腦子又轟地一下,這次除了下巴到後腦勺,震得我五臟六腑都發麻。夢中人兄弟站起身走過來,離床兩步得距離又停下,叫了我一聲,“勝勝?”頓了頓又說,“還疼嗎?”

-,隻有眼神灼灼,黑漆漆。他眼睛一雙黑漆漆的眼睛映出的閃爍的燭火,和小小的我的影子。風吹起一點他的衣襬,借風我聞到他身上好聞的皂粉味道…等等,風?我心百轉千回,還是覺得,這大抵絕對不是個重溫舊事的好時機。“我給你上藥。”他蹙眉看著我的下巴,轉身拿藥的瞬間,我馬上從床上一個猛子彈起身,衝到窗前,跳下樓。這一套動作行雲流水,畢竟撤退是我功夫中練的最爐火純青的一項了。我腳尖輕輕點地的一瞬間,聽見甘城憤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