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鳶小說
  2. 菱歌不止
  3. 第2章 夜奔
作家sJFvLV 作品

第2章 夜奔

    

題。”我摸了摸腫起來的下巴,問題小不小我還真不知道,甘城居然身手好到可以一擊打暈我這個某江湖大師的關門弟子了嗎,看來這幾年從的軍怕不是特種兵罷。想到被甘城一掌打暈我又氣上心來,恨不得給麵前這位粉頭玉麵的小王爺剝開吃了,”你那是什狗屁情報?老子今晚差一點就要香消玉殞了你知道嗎?“小王爺圓溜溜的眼睛一冷,又變回細長的風眼。“樓上的不是秦禦史?”我斜身靠住車窗,長歎一口氣。“自然不是。”這小齊王是當今聖...-

這一聲“勝勝”像點穴似的就給我點在原地了,我是突然間覺得哪都麻了,全身隻剩心跳聲,呼吸聲。夢中人兄弟…甘城,見我不做聲,乾脆就朝我走過來。燭火在他身後鋪出朦朧的光,我看見他那張臉上眉頭,抿著的嘴,臉龐的線條都硬邦邦的,可能說好聽點,叫冷冽,隻有眼神灼灼,黑漆漆。他眼睛一雙黑漆漆的眼睛映出的閃爍的燭火,和小小的我的影子。風吹起一點他的衣襬,借風我聞到他身上好聞的皂粉味道…等等,風?我心百轉千回,還是覺得,這大抵絕對不是個重溫舊事的好時機。“我給你上藥。”他蹙眉看著我的下巴,轉身拿藥的瞬間,我馬上從床上一個猛子彈起身,衝到窗前,跳下樓。這一套動作行雲流水,畢竟撤退是我功夫中練的最爐火純青的一項了。我腳尖輕輕點地的一瞬間,聽見甘城憤怒的聲音從樓上飄下來“李勝你!”以他的身手,此時不逃更待何時。我馬上往街口拐角一溜,接應的馬車果然靜靜等在那。“走了啊大哥!”我竄進車廂,抬手給頭打瞌睡的小齊王一記重錘。他茫然地醒來,撥開簾布給手下打個手勢,這才感覺到疼了似的摸上被我暴打一拳的額頭,“李勝你…”一對漂亮的鳳眼掃了我臉一眼後驀地瞪圓了,又來了一句一模一樣的”李勝你!“隻是語氣波瀾壯闊了許多。“小問題。”我摸了摸腫起來的下巴,問題小不小我還真不知道,甘城居然身手好到可以一擊打暈我這個某江湖大師的關門弟子了嗎,看來這幾年從的軍怕不是特種兵罷。想到被甘城一掌打暈我又氣上心來,恨不得給麵前這位粉頭玉麵的小王爺剝開吃了,”你那是什狗屁情報?老子今晚差一點就要香消玉殞了你知道嗎?“小王爺圓溜溜的眼睛一冷,又變回細長的風眼。“樓上的不是秦禦史?”我斜身靠住車窗,長歎一口氣。“自然不是。”這小齊王是當今聖上戰死沙場的哥哥的獨子,聖上憐憫,賜他郡王的封號,又給他京城所有商鋪的管理權。原以為是個肥水拚命流自家田的好差事,不想自新皇登基,根基尚且不穩,奸佞貪官未除,而皇城腳下這些個商鋪,每一間都背後有官,**結,銀子與賬目遠遠對不上號的不計其數。小齊王這個愁啊,一愁這原本就可憐的功課就更可憐了,自此成了我舅舅的頭疼門生。他越是愁,來府上聽訓的次數就越多。我懷著一顆慈悲之心,再加上他長得粉雕玉琢甚是可愛,偶爾也會在他被舅舅罰跪的時候給他塞個糕點吃,不至於跪暈過去。一來二去相熟了,他終於淚眼汪汪拜托我幫他打探出這些個貪官的勾結,再不濟,劫個富出口惡氣也是好的。齊煒眼睛轉了又轉,抬頭瞟了一眼我高高腫起的下巴,囁嚅道“想來是他們弄混了秦禦史和回京幾個新上任的都督什的今日下榻的客棧,總不能是撫遠將軍就是了,要我說你還得感謝我冇把你送錯到真正的虎口那才真是死無全屍我跟你說…”我忍不住又一擊暴扣,“你想要我的命你就直說,文官武將都不搞清楚你就讓我去打聽,什將軍?這幾日回京的什將軍?”“李勝你先冷靜一點…”他企圖抓住我的手臂,“本王堂堂太安郡王…”我的拳頭還是落在他高貴的腦袋上,“就是3年前掃平叛軍立了幾個一等功的那位…陛下愛才,新封了他撫遠將軍,這幾日回京上任的啊啊啊李勝你輕些吧!”我感覺心像煙花炸開了似的劈啪啦,想起甘城當年月下喝酒時失意的那張臉。他還真成了…戰功赫赫的大將軍。“你這臉…可怎好,你怎跟老師交代?”齊煒打斷我的傷春悲秋,哪壺不開提哪壺地小聲問。“能怎交代?”我狠狠瞪他一眼,“就說是他的愛徒,興致大發,非要和我蹴鞠,為贏得勝利設計絆我一跤。”“…”齊煒憋著他粉雕玉琢的臉,默默半晌,來一句,“你放心,我會負責的。”這孩子還真是朽木不可雕也,什話都好亂說。我抬手又給了他一拳。

-家啦。”我那仙去的娘曾經說過,男人的話不可信。雖然我知道她意有所指是我那高中後便拋妻棄子的倒黴父親,冇想到現如今這話在她同胞弟弟身上也應了驗。或許舅舅實在看不下我夜夜往外跑,覺得女孩子家家如此這般著實德行有虧,這才決意把我嫁出去。看來我給齊煒的信得改成行俠仗義行動終止書了。見我許久不語,李嫣好像以為我害羞了,咯咯笑著補充,“這次賞花大會是真盛大,各皇室宗親都應邀了,武王文王齊王,還有個新任的將軍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