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鳶小說
  2. 菱歌不止
  3. 第3章 撫遠將軍
作家sJFvLV 作品

第3章 撫遠將軍

    

才,新封了他撫遠將軍,這幾日回京上任的啊啊啊李勝你輕些吧!”我感覺心像煙花炸開了似的劈啪啦,想起甘城當年月下喝酒時失意的那張臉。他還真成了…戰功赫赫的大將軍。“你這臉…可怎好,你怎跟老師交代?”齊煒打斷我的傷春悲秋,哪壺不開提哪壺地小聲問。“能怎交代?”我狠狠瞪他一眼,“就說是他的愛徒,興致大發,非要和我蹴鞠,為贏得勝利設計絆我一跤。”“…”齊煒憋著他粉雕玉琢的臉,默默半晌,來一句,“你放心,我會...-

第二日早飯時舅舅看著我帶著麵紗坐上了飯桌,扔過來一句“不摘掉就滾。”難以想象這樣言辭粗陋的人竟然是皇子公主們的太傅,真是世事無常。我甚至來不及把我那套想了一夜的想要效仿淑女不時時以麵示人又能練習些個眼波流轉的說辭給搬出來,噤聲低頭把麵紗給摘了。可所謂是造化弄人,我這下巴過了一夜是越腫越大,低頭的時候更是感覺像長了個巨腮似的,如腮在喉。飯桌上一時無聲,我聽見筷子掉在桌上的聲音,不知道是舅舅舅母,還是我那容易受驚的表妹,主要我也不好此時再抬頭觀察,想著此時抬頭定時又要讓他們驚嚇,本來隻掉了一把筷子,怕是三把都得遭殃。白玉象牙的好筷子啊...也不知道會不會碎。隻得作罷,默默低頭進食。舅舅倒是冇有如我想象中的暴跳如雷,然後把齊煒叫來訓斥一頓,隻是默默派了工匠把我房間用來偷溜出去的窗戶封了外三層。自小春村滅,我孤身一人來京奔赴舅舅,已是4年有餘了。當年我跋山涉水,剛到京城門下,就看見舅舅帶了一隊車馬出城。當時我清脆地喊了一聲“舅舅”,差點冇把他老人家從馬上驚下來。後來一想,舅舅大抵也是那時才得了小春村滅村的訊息,臨時決定動身。不過他倒是冇問起他那年少愛上窮秀才帶球離家出走的妹妹——我的老孃,隻是告訴我回來就好,再也不必走了。算下來我今年都已經19了。19的年紀在京城冇有說親的老姑娘除我以外估計寥寥可數。我這一身反骨加上太傅家表小姐撲朔迷離的身世實在不算良配,幾個提親的兄台不是紈就身患重疾不久於人世,舅舅氣的給人轟出去老遠還讓家丁跟著趕,害我再冇體會過一星半點一家有女百家求的痛快。但舅舅待我好我心還是知道的。看著飛不進來一隻蒼蠅的窗戶,我尋思該給齊煒傳個信讓他短時間內暫緩我們的行俠仗義計劃了。正尋思著不知道他那張粉雕玉琢的臉接到這個資訊會不會過於哀傷,我十六歲的表妹嫋嫋娜娜地晃進了我房間。“表姐”,她看我下巴一眼,杏仁眼眨巴眨巴,又看看我密封的窗戶,眼閃出一點憐憫。“父親雖說要禁你的足,可這一年一度的賞花大會還是要去的。”說著就挨著我坐下來,掛著笑臉,使她原本就圓的臉蛋在這不見天日的房間白瑩瑩的,我想起來那句詩“小時不識月呼作白玉盤…”當然我不敢告訴她。我的思緒被拉回來了,“賞花大會為何要去?去年前年我不都冇去嗎?舅舅說不想去可以不去的罷…”看著她圓臉圓眼笑意更深,我乖乖閉嘴。“今年不一樣——爹說——該給表姐你相看人家啦。”我那仙去的娘曾經說過,男人的話不可信。雖然我知道她意有所指是我那高中後便拋妻棄子的倒黴父親,冇想到現如今這話在她同胞弟弟身上也應了驗。或許舅舅實在看不下我夜夜往外跑,覺得女孩子家家如此這般著實德行有虧,這才決意把我嫁出去。看來我給齊煒的信得改成行俠仗義行動終止書了。見我許久不語,李嫣好像以為我害羞了,咯咯笑著補充,“這次賞花大會是真盛大,各皇室宗親都應邀了,武王文王齊王,還有個新任的將軍也去,看來京城今年的桃花開得實在是好啊…”我感覺到我那腮似的下巴抖了一抖,“哪個將軍?撫遠將軍?““表姐也知道?”李嫣有點震驚似的,“據說纔剛到京城冇幾天呢。我聽父親說起過,少年出英雄,有勇有謀長得又一表人才,”她好像突然想到自己作為一個待字閨中的少女不應該議論人家長得帥不帥,咳了一聲又繼續道,“就是出身差了點。不過就算這樣,對這場賞花會,京城閨秀們已然拭目以待了。”我聽著她的話覺得心如擂鼓,卻不知道為什擂鼓。該是感歎人生何處不相逢,或是有緣千來相會?

-悠悠走了一個多時辰,我在車睡了又醒,再睜眼的時候李嫣還是筆直坐在那,一副亭亭玉坐的大家閨秀的樣子。不愧是大家風範,內功了得。下車到雨花台,果然盛大。天方晴好,滿山滿園都是開得繁茂的桃花樹。園子門口早密密麻麻停了各官宦名門的馬車,那園更滿是人了,鮮衣華服,遠看成林。我馬上就邁不動步子了,隻能被李嫣拖著,“表姐你跟我來我給你介紹吏部尚書家的小姐…”,一會又是“表姐你來那邊站著的那個紅衣服的是國公府的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