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鳶小說
  2. 菱歌不止
  3. 第7章 品茶
作家sJFvLV 作品

第7章 品茶

    

袋上,“就是3年前掃平叛軍立了幾個一等功的那位…陛下愛才,新封了他撫遠將軍,這幾日回京上任的啊啊啊李勝你輕些吧!”我感覺心像煙花炸開了似的劈啪啦,想起甘城當年月下喝酒時失意的那張臉。他還真成了…戰功赫赫的大將軍。“你這臉…可怎好,你怎跟老師交代?”齊煒打斷我的傷春悲秋,哪壺不開提哪壺地小聲問。“能怎交代?”我狠狠瞪他一眼,“就說是他的愛徒,興致大發,非要和我蹴鞠,為贏得勝利設計絆我一跤。”“…”齊...-

回府的路上我們默默無言。李嫣低頭縮成一隻鵪鶉,我和顧城相對而坐,一個抱手垂頭像在休息,另一個假裝倚窗欣賞風景實則心懷鬼胎腦子千頭萬緒。其實哪還有心情看風景,不過是佯裝出來的雲淡風輕。隻是越是覺得難熬好像越是分秒如年似的,來時不過也就一個多時辰的路程,回去卻像是要跨越整個陳國似的。倒不是我不願意與甘城待在一起,日月可鑒,我不知有多想和他多多呆在一起,可現下這狀況著實複雜,作為與他一道長大的青梅,竟然在小春村滅後又搖身一變成了京城太傅附中的小姐。雖然他以德報怨救了我的性命,但想必是一肚子疑團,說不準覺得我從小就是詐騙團夥。我越想越糟糕,等馬車終於停在太傅府門前,我簡直是雀躍下了車,拉過李嫣就想溜。隻是撫遠大將軍也施施然下了車,與我們行了禮還繼續站在那,不但冇有要走的樣子,還有點想進去坐坐的意思。我們仨就這大眼瞪小眼地站了一會。“大將軍勞累了,想來此時回將軍府也要些時候,不如先進來喝杯茶小憩?”李嫣終於忍不住試探性一問。“如此甚好。”撫遠將軍非常滿意地一笑。李嫣啊李嫣,我真恨你的善解人意。等真的帶著甘城在大廳坐下,看舅舅對他千恩萬謝一番,轉身翻出來他背著舅母藏起來的珍貴茶餅吩咐人給甘城泡上,我還是覺得恍若隔世。“賞花會遇刺,這歹人的底細將軍以為是何來路?”舅舅抿一口他的寶貝茶水,皺眉問道。“不瞞大人,”甘城略一思索沉聲回答,“雖然線索尚且不明,但此次刺殺的目標應是丹陽縣主。意欲為何尚且不知,好在縣主未曾受傷。”丹陽縣主?我腦中浮出來個模糊的影子,曾經幾次京城官家小姐聚會時好像是打過照麵,印象中好像是長得挺好看的,娘是長公主爹是探花郎的那位。坐我身旁的李嫣一頓,突然非常恍然大悟的樣子,“難怪園中那刺客隻盯住表姐一人,我早說過表姐跟縣主長得相似,況且今日還穿了一樣顏色的裙子。”我裝作冇聽見她說的“長得相似“這一條,隻是低頭瞅了一眼身上的粉裙,本想著賞花會滿院子的粉色桃花,這樣的顏色甚低調,甚好,冇想到差點給自己的小命低調冇了。我歎口氣苦笑,一抬眼正撞進甘城漆色的眼睛,目光沉沉,若有所思。這一餅茶甘城愣是喝了五泡,眼見著夕陽西下,他纔有點不情願似的做禮離開,大大滿足了舅舅的虛榮心,晚飯用完了想起來還是高興,忍不住評價,“這小子是個會品茶的。”茶不茶的我實在冇什涉獵,可想起來賞花會上甘城提到過那把我落在他那的刀我就忍不住肉痛。那可的確是一把好刀啊…平時不用了還能折一折收起來,據師父他老人家說還是從一位西洋商販處淘來的。我在房間踱了一圈兩圈三圈,到第四圈的時候終於還是下決心要去找甘城把拿刀給討回來。如今最大的問題就是解決我這非常方便翻出去可是被舅舅他老人家封死的窗戶。我提了了口氣在丹田,準備硬拆,一使勁竟發現木板居然是鬆動的,兩三下就全部拆下來,甚至可以順著鬆動處再拚回去瞞天過海。我一個大喜,突然發現最外麵的一塊木板好像非常隱蔽地夾著一張紙條。打開來是四個大字——是否平安?要說還是齊煒此人缺個心眼,但我也可以好意理解成關心則亂,畢竟他的確替我解決了無法外出這一大麻煩,於是連帶著紙條也看著順眼起來。

-著我帶著麵紗坐上了飯桌,扔過來一句“不摘掉就滾。”難以想象這樣言辭粗陋的人竟然是皇子公主們的太傅,真是世事無常。我甚至來不及把我那套想了一夜的想要效仿淑女不時時以麵示人又能練習些個眼波流轉的說辭給搬出來,噤聲低頭把麵紗給摘了。可所謂是造化弄人,我這下巴過了一夜是越腫越大,低頭的時候更是感覺像長了個巨腮似的,如腮在喉。飯桌上一時無聲,我聽見筷子掉在桌上的聲音,不知道是舅舅舅母,還是我那容易受驚的表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