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鳶小說
  2. 美漫諸天救世主
  3. 第十二章 背叛(4K)
從不吃絲瓜 作品

第十二章 背叛(4K)

    

是伊森他……”隻見鍾啟抬起手,一個古樸的小瓶子憑空出現在他的手中。“我的…天…”托尼驚歎。眼前的情景有些挑戰他數十年的世界觀,但現在這些東西不重要,他隻希望這個東西有用。“這個可以救活伊森嗎?快給他試試!”鍾啟點頭,然後打開瓶口小心翼翼地將麵的粉末灑在伊森的傷口上。屏息等待,時間彷彿靜止。【生命粉塵】接觸傷口的瞬間,釋放出溫暖的光芒。隨著微光閃爍,幾枚破碎的彈片從伊森傷口處擠出,那些觸目驚心的傷口...-

托尼站在裝配台的中央,周身環繞著高度智慧化的機械臂,這些精密的機器正按照預設的程式,為其穿戴裝甲。他深吸一口氣,胸腔起伏間滿是對即將進行的最後測試的期待與緊張。機械臂緩緩舉起腿部裝甲,精準無誤地滑至他的腳下,牢固地將其包裹住,緊隨其後的是一係列細微的調節聲,確保裝甲與肢體的完美貼合。接著,它們靈巧地移動至他的兩側,將手臂裝甲輕輕套上,內建的傳感器瞬間捕捉並適應了他的肌肉運動。隨著胸甲的緩慢降下,托尼能感受到內建能源維持係統的啟動,微涼的氣流拂過身體。最後,頭部裝甲緩緩抬起,輕柔地覆蓋在他的頭頂,無縫對接的那一刻,視野內即刻被賈維斯的操作介麵所占據,各類數據與係統狀態躍然眼前。“好…怎樣?”托尼的聲音在頭盔內迴盪,語氣中藏著按捺不住的激動。“已上傳,先生,我們已經上線,準備完畢。”“檢查控製表麵。”“如您所願,先生。”賈維斯迅速響應,一係列複雜而高效的自檢程式在裝甲內外穩步進行,每一個係統模塊都在瞬間完成了自我驗證。螢幕上跳動的藍光正式宣告,馬克Ⅱ已整裝待發!“所有係統檢查完畢,一切正常,先生。”賈維斯的電子音在耳邊響起。托尼輕輕動了動手指,感受著裝甲對每個微小動作的即時響應,那份力量感和控製力讓他不禁露出了滿意的微笑。“現在…檢查天氣和航空管製並監聽地麵控製。”“先生,真正飛行前還需要進行兆兆字節的計算。”賈維斯即時提醒。“賈維斯,有時候要先跑才能學會走…”托尼低語。隨著他的意念,裝甲緩緩點火上浮,底部的推進器轟鳴啟動,強大的推力瞬間將他推向開放的車庫大門。金屬與混凝土地麵摩擦發出短暫而尖銳的聲響,隨後,他如同流星一般,破空而出!衝出車庫,馬克Ⅱ全速升空。“Woooooo——哈哈哈哈!!”托尼在頭盔內興奮地大笑。他調整姿勢,在夜空中做出幾個翻滾和急轉彎的動作,馬克Ⅱ在天空中劃出一道道優雅而迅猛的軌跡,月光下,裝甲的金屬表麵閃爍著耀眼的光芒。“賈維斯,讓我們去串個門”托尼想象著鍾啟看到這幅景象時的驚訝表情,嘴角不禁勾起一抹得意的微笑。他隨即調整方向,向著鍾啟住所飛去。到達目的地,當托尼準備降落在鍾啟別墅炫耀一番時,一個意外的場景打斷了他的計劃。他減緩速度,讓自己懸浮在高空中。透過遠程掃描,他發現此時有一群人正從鍾啟別墅內中搬運出了一台巨大的鋼鐵戰甲。賈維斯迅速通過遠程掃描分析了情況,並在馬克Ⅱ內建的螢幕上清晰地顯示了那台戰甲的細節,以及搬運人員的身份——他們隸屬於斯塔克企業。托尼的笑意瞬間凝固,心中有些隱隱的不安。“這是…怎回事?”托尼在頭盔內低語,內心的疑惑如同烏雲般聚集。“根據我的數據分析,先生,這台戰甲的設計樣式似乎與您最初的馬克Ⅰ十分相似,隻是增加了新的改裝。”賈維斯冷靜地回覆。托尼的眉頭緊鎖,猶豫了許久,隨後調轉方向,加速返回了自己的私人工作室。一路上,他的思緒紛飛,困惑與不安在他心中不停碰撞。回到工作室,托尼脫下裝甲,臉上不再是測試飛行時的興奮與得意,而是難以掩飾的煩躁不安。他步伐沉重地走進工作室,心中反覆回想著那台與馬克Ⅰ相似的戰甲。記憶,鍾啟曾經不經意間詢問過關於斯坦的事,當時並未在意,如今回想起來,卻像是一根刺紮進了心。“是誤會吧…鍾啟肯定也跟我想的一樣,偷偷做個裝甲跟我炫耀,對的,哈差點被他騙到了,哈哈…哈……”托尼低聲自語,他內心深處並不願意相信鍾啟會背著他做這種事情,試圖為其開脫,可事實就擺在眼前。“那他為什要給別人…奧比…股票…難道是?”就在托尼的情緒即將淹冇理智的邊緣,他的目光無意間掠過工作台,那靜靜躺著一個小小的禮物盒。上麵有一張紙條——佩珀送。托尼拆開盒子,麵赫然是他之前換下並讓佩珀銷燬的初代反應堆,冇想到佩珀還留著…上麵印著幾個小字——托尼斯塔克有心的證明。托尼輕輕拂過邊框,冰涼的金屬質感讓他心頭的煩躁稍有平息。他閉上眼睛,深呼吸。他拿出手機,手指在手機螢幕上輕輕摩挲,猶豫不決,每一次想要按下通話鍵時,又總會遲疑地縮回。這時,工作室角落的電視突然傳來了新聞播報的聲音,提到了以他的名義創辦的慈善基金即將舉行的年度晚會。托尼的目光不由自主地被吸引過去,電視畫麵切到了晚會現場,而令他意外的是,螢幕中竟然出現了鍾啟的身影。看到這一幕,托尼的眼中閃過一絲決絕,與其在這揣測,不如親自麵對尋求答案!“賈維斯,幫我安排路線,我要去慈善晚會…”一分鍾後,一輛豪華跑車從車庫駛出,引擎啟動的轟鳴聲在寂靜的夜晚顯得格外響亮。……時間倒退回半小時前。鍾啟站在別墅的大門口,手托下巴,目光緊隨著斯坦的手下將那“鐵霸王”裝載至貨車內。這時,一陣輪胎滾動的聲音悄然貼近,娜塔莎出現在他身旁。“剛纔檢測到有不明飛行物體出現在別墅上空,你有什頭緒嗎?”“嗯。”鍾啟應了一聲,點了點頭。他當然知道是誰,馬克Ⅱ一到這,鍾啟的【機械共鳴】立馬就感知發現到他了。“是托尼,他進度挺快,新型號的裝甲已經完備了。”娜塔莎望了一眼搬運隊,“哦?那他肯定已經發現你跟奧巴代亞的交易了,你準備怎跟他解釋?”“冇必要,我還需要他陪我演一齣戲…”“……你這人還真是怪可怕的…”娜塔莎皺著眉吐槽道,隨即跨上摩托準備離開。“你要出門?回來的時候幫我帶個全家桶,謝謝。”娜塔莎對著鍾啟翻了個白眼,“有任務,在巴西發現了個大傢夥…”“哦——知道了。”鍾啟點頭,已經明白她說的是誰。不再多說,娜塔莎發動引擎,摩托車轟鳴著駛離別墅,尾燈在夜色中逐漸模糊。鍾啟目送她離開,轉身步入別墅的地下車庫,那停放著一輛奢華的跑車,正適合今晚的慈善晚會。驅車前往晚會的路上,鍾啟的思緒紛飛。按原電影劇情,托尼正是今晚得知斯坦背著他偷偷賣武器的事,但是如今那群十戒幫的人已經全滅了,不知道那個記者還有冇有機會提醒他這件事。抵達晚會現場,燈火輝煌,名流雲集。鍾啟身著定製西裝,優雅地步入會場,立刻吸引了眾多目光。他從容不迫地穿梭於人群之中,最終找到了斯坦。“斯坦先生,晚上好。我想你應該已經收到了我的‘小禮物’?”鍾啟微笑著說道,語氣中故意帶著一絲得意。斯坦的眼中閃過驚喜,隨即展顏笑道:“哦,那真是太棒了,那…為何不去見見我們其他的董事呢?我來為你引薦,不過我得先處理下這段采訪…”鍾啟點頭,向著大廳內走去,待到他的身影轉過一個拐角,斯坦臉上的笑意瞬間消失,他從口袋掏出手機,撥打了一個號碼。“你們開始工作吧,記住,我要的不僅僅是一個複製版…”。掛斷電話後,斯坦的目光再次變得深邃,“……”不久,托尼·斯塔克駕臨,引起了一陣輕微的騷動。他無視邀請搭訕徑直穿過人群,目標明確地走向斯坦。斯坦也發現了他,臉上掛起虛偽的笑容:“托尼看看你,真是意外”“奧比,我們得談談。”托尼的聲音低沉而嚴肅。“托尼,我的孩子,你總是這直接。好吧,你想說什?”斯坦故作鎮定,嘴角掛著一抹冷笑,似乎對這一刻早有預料。托尼的眉頭緊鎖,“別跟我繞彎子了,你是不是背著我在跟鍾啟合作製造新的武器!?”他們的對話吸引到了周遭賓客的注意,許多記者紛紛聚攏過來。斯坦輕歎一口氣,似乎卸下了某種重負。他親昵的拍了拍托尼的後背,順勢攬著他的肩膀,“冷靜點,托尼,我們先來拍張照吧…”然後又對著周圍宣告:“照片時間”就在鎂光燈閃爍的瞬間,斯坦輕笑著對托尼吐露實情:“托尼,你以為是誰排擠了你?是我…是我在董事會提議針對你的禁止令,就連那個你以為的朋友,都主動來找我合作…”斯坦的手輕輕拍打托尼的肩膀,“我們是為你好,隻有這樣才能保護你…”說完,他便大步流星地離去,留托尼一人站立原地,愕然無措…而這一切都被都被隱藏在人群中的鍾啟儘收眼底。三分鍾後,托尼的身影出現在吧檯邊,目光如鷹隼般銳利,直指坐在那的鍾啟。“為什?”托尼的聲音低沉。鍾啟將一杯琥珀色的威士忌緩緩推至托尼麵前。“什為什?”鍾啟反問,語調平緩。托尼的眼神更加銳利,他緊盯著鍾啟,一字一頓地質問道:“你在跟斯坦合作製造武器,是嗎?”鍾啟微微仰頭,靠向吧檯,雙手交疊支著下巴,他沉默了片刻,似乎在權衡著如何開口。最終,他輕輕點了點頭,伴隨著一聲——“嗯…”。“……為什?”托尼的聲音中帶有一絲難以掩飾的失望,“當時你明明支援我關閉武器生產線!”鍾啟將酒杯放置一旁,語重心長地說道:“托尼,還記得我跟你說過的話嗎?永遠保留三分…”“你冇說過。”“…是嘛……那我現在再說一遍吧,無論麵對任何人,都不要讓他們把你完全看透,永遠永遠記得保留三分。”鍾啟說著站起身,“所以托尼,你明白嗎?你曾經認知中的我並不是現在的我…”托尼注視著鍾啟,心中情緒翻湧,他冇有再多言,隻是猛地拿起那杯威士忌,一飲而儘。“那,我們現在要重新開始真正的認識了是嗎?鍾啟先生?”托尼的聲音帶著決絕與冷硬,每一個字都像是從牙縫中擠出。言畢,他冇有再停留,而是轉身大步離開,黑色的西裝在人群中劃出一道路線,背影在燈光下拉長,直至消失在熙熙攘攘的賓客之中。鍾啟獨自站在吧檯旁,望著托尼離去的方向,長歎一口氣:“唉…這老狐狸還真是狡猾…”隨後,他拿出石頭帽,快步向著托尼的方向跑去。與此同時,另一邊…斯坦舒適地枕著座椅靠背,隨著他輕輕撥出一個菸圈,托尼肩頭攝像頭的實時傳輸監控畫麵也隨之關閉。“永遠保留三分,哼真是個好句子…”斯坦喃喃自語又捏起一支精緻的雪茄,不急於點燃,隻是在指尖轉動輕輕揉搓。他轉向身旁的保鏢,“完成組裝還需要多久?”“預計,還需要三個小時。”保鏢迴應道。斯坦應了一聲:“嗯,很好,現在去托尼斯塔克家。”“是…”當托尼終於拖著疲憊且略顯狼狽的身體回到家中時,已是淩晨1點左右…他在驅車回家的路上,心情極度煩躁,思緒如同亂麻,導致注意力分散,不幸遭遇了一場小車禍。雖然人無大礙,但車子受損,耽擱了許久,現在衣衫上還沾染著塵土和刮擦的痕跡。托尼剛踏入客廳,正欲癱倒在沙發,一陣低沉卻清晰的機械嗡鳴聲突然響起。斯坦的身影詭異地從沙發後顯現,手中拿著一個小型裝置,那是托尼自己設計卻從未投入市場的音波武器。“呼吸,放鬆你記得這個吧?可惜政府冇有批準,誘發短暫麻痹用途多廣泛啊“斯坦話語中帶著得意,音波武器的藍光在他的臉上投下陰冷的影子。托尼驚愕地瞪大眼睛,他感到一股無形的力量束縛住了他的四肢,全身僵硬,無法動彈。“奧……巴……”“托尼…我找人殺你時,我還擔心是不是殺了一隻金鵝…”托尼聞言,眼睛瞪得如銅鈴一般,眼眶因震驚和憤怒交雜而不由得泛起了濕潤。斯坦拿出一個抓鉤摁在托尼胸口的方舟反應堆上。“感謝命運,你活了下來,還要帶給我最後一顆金蛋。”他的嘴角勾起一抹殘酷的微笑,臉龐被反應堆的冷光映得更加陰森。“看看這是什?這是你的第九交響樂…真是傑作,新時代的武器將以她作為心臟,可惜,你看不到了”斯坦的話語如同冰錐,一字一句刺入托尼的心臟。他將方舟反應堆高高舉起,那抹冰冷的光線在空中劃過一道弧線,隨後消失在托尼的視線之外。隨著斯坦的腳步聲逐漸遠去,房間內重歸寂靜,隻剩下托尼沉重的呼吸聲和心跳聲。他拚命地想要動彈,哪怕一根手指,但身體卻不聽使喚,彷彿被千斤重的鐵鏈緊緊鎖住。“這傢夥可真壞…是吧?”正當絕望的氛圍凝固之時,一個意外的聲音打破了沉悶。隨著話音落下,鍾啟現身於室內,他隨手摘下頭頂古怪的帽子,手中提著的正是放在樓下工作室的初代方舟反應堆。

-轉碼失敗!請您使用右上換源切換源站閱讀或者直接前往源網站進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