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鳶小說
  2. 美漫諸天救世主
  3. 第二章 邀請和拷問
從不吃絲瓜 作品

第二章 邀請和拷問

    

道你到底是什東西!但你他媽想要把我當提線木偶!?你當老子是誰!?托尼突然注意到鍾啟的情況,嚇了一跳,“鍾啟!?你怎了?”隻見鍾啟緊咬牙關,額頭上的青筋暴突,全身肌肉緊繃,如同被無形的繩索緊緊捆綁,卻在拚命掙紮。鍾啟眼前,那原先淡藍色的光幕此刻彷彿被一股無形的力量侵染,邊緣泛起了詭譎的暗紅,不斷地顫抖崩碎!【警告!禁止實施?大曆-偏移@動!】警!【警告!禁2止實】告!!【告!止|1實歷施】你!!!【...-

哧——熾熱赤紅的鋼鐵緩緩浸入冰涼的冷卻水中。時間,蒸騰而起的白霧繚繞四周。爾後,鍾啟小心翼翼地將其從水中夾出,放置於他們隱秘工作台的墊布上。托尼上前,雙手戴著厚厚的隔熱手套,將淬火後的麵甲捧起,置於聚光燈下反覆打量審視。光線聚焦,麵甲表麵上每一寸金屬都在強光下熠熠生輝。“完美…比起用來擋子彈,她更應該放在博物館。”托尼的話語中滿是讚歎。伊森將手中齒輪組件卡合,感歎道:“如果不是親眼所見,我是不會相信這些精密到無暇的物件是在砧台上敲出來的。”鍾啟隻是一笑,冇有言語,手中動作未停,轉身拾起另一塊待加工的部件。“啟,停下,拜托…我快被那叮叮聲搞到神經衰弱了。”托尼打趣道。一旁的伊森也點頭附和,強調適度休息的重要性。拗不過兩人的堅持,鍾啟無奈地放下錘子,順手拿起一旁的涼水,一飲而儘。托尼脫下手套,大咧咧坐下,看向已具雛形的MK1。鐵甲再過一天就能徹底調試完備,隻要找到機會他們就能離開這個鬼地方!得益於鍾啟和伊森的幫助,讓他的計劃進度加快了數倍。“戰甲如今隻需要最後的調試,我們自由的日子已經近在咫尺…講真的,冇有你們我做不到這件事…”“托尼,你想說什?”伊森問道。在二人目光下托尼有些侷促,忸怩半天終於說道:“我有個想法,這幾天我一直在想…離開後,我…我希望你們能加入斯塔克集團…”托尼說完,神情鄭重。近兩個月時間的相處下,二人的能力和品性都已得到他的尊重。鍾啟挑眉,玩笑般反問:“幫你造導彈?”托尼緩緩搖頭,語調平緩而堅決:“不…不是,我已經決定關閉斯塔克武器生產工廠…”這話無疑是個重磅炸彈,鍾啟斜眼看向伊森,後者聽聞後摘下來眼鏡,表情前所未見的嚴肅。“托尼…你說的是真的嗎?”托尼看著伊森,又望向鍾啟,然後重重點頭。“在這,我看見他們拿著我製造的武器…我為了保護和平而製造的武器……它們並冇有成為我想象中保護人民的工具,反而造成了無儘的痛苦和破壞…我不想,不能再繼續成為造成破壞毀滅的一部分,我想要用斯塔克集團的力量去做一些真正有意義的事情——拯救生命,而不是摧毀它們…”伊森沉默片刻,重新戴上眼鏡,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氣,臉上浮現一抹寬慰的微笑。“托尼,我相信你不會後悔這個決定…”“那…你們的答覆是……?”鍾啟點點頭:“嗯,可以啊,我想當個酒會專場保鏢射擊格鬥我也算小有心得。”他有預感,之後的任務估計也是圍繞著這位“鋼鐵俠”展開。在這個世界未知的停留期限促使他尋找到一個長久的落腳點,托尼的提議恰逢其時。“冇問題,你跟哈皮肯定合得來~”見鍾啟同意,托尼十分欣喜,起身與鍾啟擊了個掌。至於鍾啟隻想圖個清淨他並冇有多在意,他相信隻要離開這後再將他未來的計劃合盤托出,鍾啟絕對會毫不猶豫地加入。“那伊森,你的意向如何?”托尼眼含期待,轉而詢問。伊森垂下目光,心緒複雜。自鍾啟加入後,逃生計劃越加清晰明朗。他明顯感覺到托尼的心態也開始轉變。那份混合著幽默與不羈的生活態度,似乎正悄悄地回到這位昔日的天才發明家身上。他由衷地為其高興。但是對於托尼的提議,他實在無法接受…畢竟他的家人和家鄉的慘劇都跟斯塔克工業脫不了關係…理智告訴他責任不應歸咎於托尼,可要摒棄這份芥蒂又談何容易。沉默片刻,伊森回答道:“我…我恐怕要謝過你的好意了,托尼。自由之後,我希望返回故土,陪在家人身邊。”伊森保持著一貫的溫文爾雅,微笑中帶著不容動搖的堅決。托尼聽聞眼中閃過一絲遺憾和落寞,隨後還是對伊森表達了理解和祝福。鍾啟在一旁靜觀,他知道伊森在說謊。伊森曾經擁有一個令人豔羨的美滿家庭,如今卻遭遇變故,家庭破碎,心中早存死誌。若不是為瞭解救托尼,恐怕他早就找不到活下去的理由了…在電影中隻身前去阻攔敵人也不單是為了給托尼爭取時間,也是尋求解脫吧…這時,一陣突如其來的腳步聲在封閉洞穴的鐵門外響起,打斷了鍾啟的思緒。他迅速反應過來,用眼神示意托尼與伊森。無需多言,三人立即默契配合。他們迅速地將那些裝甲部件隱匿於暗處,取而代之的是將事先準備好的偽裝導彈外殼。鍾啟裝作若無其事地整理著工具,托尼與伊森則分別站在工作台兩側,一副正在認真討論導彈維護細節的模樣。腳步聲逐漸靠近,然後停頓在門外,接著是鎖栓轉動的聲響。鐵門打開,一群人簇擁著一個身披粗布長袍的光頭男人走下階梯。他正是此地的首領。光頭男人目光陰冷,逐一掃過在場三人,在鍾啟臉上稍作停留,然後轉向托尼。“弓和箭,曾經是武器科技的巔峰……但如今,擁有最新斯塔克工業武器的人,就能統治這片土地。現在就要輪到我了…”他伸出戴著粗糙皮手套的手,拂過偽裝的導彈外殼,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長的笑,旋即笑容又轉為陰狠不滿。“但是…你們卻讓我失望!”言畢,光頭緩緩踱步至鍾啟跟前,雙眼如蛇蠍,緊鎖著他。不知為何,這個人總讓他心緒不寧…而鍾啟此時臉上刻意表現出驚恐不安的模樣,內心卻在飛速盤算著。要不要趁這個機會把他們首領拿下,以他為人質挾持這群人放他們離開…手指微動,光幕突然出現在眼前。【警告!禁止實施重大曆史偏移行動!】鍾啟身體如遭雷擊,猛地一僵,就像是麻痹了一樣。什!?“…唔!!”這突如其來的警告讓鍾啟心中一凜,驚愕未消之際,一聲痛呼已從喉間溢位。隻見光頭一記力道驚人的重拳精準地落在了他的側腹,正中肝臟位置。鍾啟身形一晃,疼痛如潮水般襲來。“讓他跪下……”光頭男冷冷命令道。周圍的隨從聞聲而動,立即上前粗暴地將鍾啟按倒。托尼和伊森見狀,眼中閃過焦急與憤怒,但都默契地冇有輕舉妄動。小不忍則亂大謀…鍾啟教過他們的一句諺語。光頭從熾熱的爐火中夾起一塊燒的通紅的鐵塊。赤紅的光芒映照在他冷漠的臉上,更添幾分駭人的猙獰。“我留了你們一命,還給了你們幫手…但進度遲遲冇有推進!”他緩緩蹲下身子,手中灼熱的鐵塊距鍾啟的臉不過咫尺,熱浪翻滾,灼熱的氣息幾乎能燙傷皮膚。“你們當我是傻瓜?我會問出來的…痛苦,是讓人誠實的良藥。”鐵塊表麵輻射出的熾熱氣息讓鍾啟的臉頰隱隱刺痛。鍾啟咬緊牙關,汗水沿著鬢角滑下。托尼上前但被攔下,“你要什?交貨日期嗎?三天!三天後一定能夠做好!”伊森也附和道:“我們一直都在努力工作,這已經最快了!”光頭不為所動,鍾啟幾乎能聞見自己臉上汗毛的燒焦味。“明天!”千鈞一髮之際,托尼大吼,聲音響徹了整個洞穴。光頭聞聲停下了動作,目光在斯塔克與鍾啟兩人間來回審視。“明天我就把導彈交給你!”托尼目光灼灼緊盯著十戒幫的首領,“我需要他…好助手…”這已經是他的最後籌碼,此時此刻他們能做的隻有等待判決。片刻之後,光頭首領緩緩站直身軀,手中的鐵塊被扔回了熊熊爐火之中,發出“”的響聲,火星飛濺。“記住你說的話,明天我要我的導彈……”光頭撂下這句話,指著四個隨從,命令道:“你們留下看著他們。”隨後轉身離去。見到那夥人離開,托尼和伊森兩人急忙上前攙扶起鍾啟。“你還好嗎?”鍾啟微微搖頭,大口喘著氣,直到那群人離去,他的身體現在才終於可以活動。他目光穿過兩人,幽深地看著光頭離開的方向,又掃過留下來守著他們的四個守衛,壓低嗓音對托尼兩人說道:“我們冇時間了,今天晚上…行動!”

-,直擊心窩!並迅速控製住對方的手腕,提膝猛撞!哢嚓一聲並伴隨慘叫,敵人右臂被生生折斷…“別動…”“啊啊——!別…別殺我!我聽你的!”鍾啟撿起掉在地上的手槍,語氣不善:“那箇中東博士往哪去了?”“右邊…他從另一條路…往外逃,其他人去抓他了…求你,別…”砰!【擊殺***1】【掉落:無】【積分 10】“……”鍾啟冇有停留,轉身向另一個方向離去。【機械共鳴】再次啟用,感知範圍開啟到最大。轉瞬間,數道彎道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