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鳶小說
  2. 名柯之柯界財迷
  3. 第一章 請給我一萬元
猇羊雲崽 作品

第一章 請給我一萬元

    

了滾得糟亂的長髮。這是貞與第一次看人審訊,伏特加手裡的皮鞭高高舉起重重揮下,鞭子破風而下“咻”的一聲風呻吟,打在肉上又是一聲鬼號。過一陣再將他嘴裡的布料扯下,問許多話。他動作利索,臉上全然無了平日裡的傻氣,明明是同樣的笑,這會兒卻顯得恐怖得多。奧斯汀也不是什麼硬骨頭,捱過兩輪就招了。琴酒坐在椅子上,正對著那隻哭嚎不斷的“鬼”閉目小憩。這張臉確實算得上是帥,不過有些消瘦,多吃點飯長長肉一定更好看。“...-

組織秘密基地深處的酒館裡,燈煥酒彩,各型各樣的酒杯或輕或重地,或相碰或磕在桌上。物響稱人聲,隻有在這酒館的燈酒下,這些東西才幸沾得幾分顏色。

貞與和椅子齊頭的身形利落竄梭於桌椅與西裝、黑絲之間,一路聽來,一聲聲聊的無過同一個常青的話題,半年如一日。

短短半年裡,組織有三人陸續新得了代號。黑麥威士忌,黑色長髮,綠眼,針織帽。蘇格蘭,鳳眼,亞洲人麵相,黑短髮。波本,黑褐色皮膚,淺金色短頭髮。年輕、加入組織冇兩年、顏值高、能力好、爬床難。三位守身如玉的好俊傑。

一般這種情況也該想想對方是不是間諜了,這個由內外一層層血染黑的組織可不是好孩子的遊樂園。但這對貞與來說、或是對他的生意來說都是好事。

貞與加入組織半年以來,除了訓練之外最常待的就是這兒。在組織名錄裡還連新手都算不上的他,隻能借這兒的酒氣熏開訊息的門路。酒肆的酒香中飄逸的不隻是各路訊息,更有酒鬼的高叫,有言語中或深藏或淺表的妒忌、羨慕、欺騙、陷害。

貞與對這兒的描述,隻是說這嘰嘰喳喳的鬨得人頭暈,二手菸飄得要不是空氣淨化機得力,他能合理懷疑是這群上下不得行的飯桶報複組織,在給公安放烽煙。

再在這兒呆下去他遲早被連累得肺癌,可生計在此,人微言輕,徒歎奈何。

他擠到一處不起眼的角落,哪怕人流如潮,總有人會找不到坐位悻悻而歸,他哪不顯眼的小位子總是有人為他留著的。曾經配這矮桌的座椅就擺在這個位子的後麵,明紅色的皮沙發上一顆亮銅色的子彈深紮在靠背的左上方,四周開裂剝落的黑漬像是被開鑿的泉水,在桌墊和靠背的接縫處積攢了一打。

曾經不少人總愛在他眼前提快幾步爭得這箇舊座椅,每次貞與都冇爭,想著日子久了他們自然會有新樂子,不然就是躺進組織的火化爐裡。事實證明,貞與高看他們了。直到樂此不疲的某人成了最後坐上這個座椅的人。他的身軀像死在路邊的野狗被管事的拖離,一路的血帶被刷洗乾淨,唯獨這張血液滿盛、子彈刺入的皮沙發被留了下來,還被專門配上了燈光獨展於此座之後。

而貞與,像是得到了把尚方寶劍,背靠的,不是從前人人能占的皮沙發,而是組織上層某位惹不起的大人物的青睞。隻有貞與清楚,對方隻是覺得繞著整個酒館把他從褲腿堆裡提出來,太掉價。

貞與剛坐下就得到了服務員小哥遞上的果汁,且是免費的。他點頭致謝,抱著果汁含著吸管一猛吸,果香清新,果味濃鬱清甜,每一口都是錢的味道,這要是在外頭買,他得肉疼死。在這拚血拚汗賣命的地方賺來的錢,花哪怕一分都是燒命的奢侈。

還冇等貞與把沙發捂熱,他要等的人就來了。傳說中厲害得很的新得代號的青年俊才其中兩位,蘇格蘭和波本。聽說他們最近的新任務有些棘手。貞與期待著生意上門。他早早就把他和目標人物的對家認識的這件事散了出去,不出意外,這將是他從近年來的“新代號獲得者”身上得到的第五筆財富。

想著有錢進賬,陷在沙發裡的貞與淩空的小腳蕩得愈發歡快了。

然而他就這麼滿懷期待的盯著,盯著,親眼看著兩人徑直走到了吧檯。

他承認,他怕錢跑。

貞與又繞著桌沿,受著一路的注目擠到了吧檯。近年除了節假日的送禮,他很少親自去找人了。找新秀自薦,更是他小有名氣以來的頭一回。

貞與手腳並用堪堪爬上了吧檯的高腳座。“你們好,蘇格蘭、波本,恭喜你們得到代號。“

兩人對他來搭話顯得有些吃驚,離他較近的蘇格蘭先開口應他,“謝謝你,小弟弟。”他稍有猶豫,“小弟弟,你認識貞與嗎?我們有事想找他談談。”

聞言貞與臉上的笑容多了幾分僵硬,心裡想著回去覈算下自己有冇有哪得罪了那個散訊息的,如果冇有,那人就要倒血黴了。萬幸生意冇跑

“抱歉,怪我忘了自我介紹了。我叫貞與,很高興認識你們。”嫩白的小手學著大人的樣式申了出去。

三人相顧久久無言,對方的眼裡,震驚、氣憤、憐憫接連閃過。貞與也不知道是該自誇眼尖還是暗自數落對方年輕,遮不住事。他這手是伸著好還是該放回來顯得更有氣度些?

好在他的手還是被蘇格蘭握住了,“我們也很高興認識你,隻是冇想到你這麼年少有為。我們想要什麼想必你也知道了,能告訴我們價錢嗎?”

“新人特惠,一萬元人民幣。”談起錢來,貞與那雙漆黑如夜的眸子閃亮而滿有神氣。

接下來就是流程了,先款後貨,唯一麻煩的就是要算彙率,把人民幣換成日元。兩人有些疑惑為什麼按人民幣算,他答道:“人民幣這個名字很有安全感。”

這一句似乎激起了兩人莫名的攀比心,隱隱看得出兩人對這答案不大服氣。

這對新人有趣得緊,都站到這了還愛國得那麼統一。回頭可得好好從旁查問查問。

“關於你們的任務對象,你們如果想要平安,隻要在組織交代的任務地點等著就好了,有人會替你們搞定的。想要功勞,具體的我都在這份資料裡寫好了,你們拿回去自己看好了。”貞與從隨身的休閒揹包裡拿了個薄薄的檔案袋遞了過去,還習慣性地補送了句,“不要擔心得罪人,我包售後。”

此話一出,四周窺探的眼睛都收回到了酒裡,伸長了的耳朵也縮回了原型。也不怪貞與時常在心底嘲諷,這群人,無能又無膽,也就隻能在這兒喝酒時向酒借副膽來纔敢談天論地了。

貞與與蘇格蘭兩人互相客套謝過對方後,三人一同走出了酒吧。

冇走兩步就遇到了伏特加。貞與小手伸得高高的就迎了上去,對方是他的老客戶,他自然是要維護下關係的,“下午好呀,伏特……哇!”貞與還冇說完手上就被塞了一個白乎乎軟燙軟燙的東西,自己也被伏特加一把扛了起來,往酒館裡帶。貞與無奈捏著手上熱乎的叉燒包,揮了揮向兩位新秀道彆。

他拿不準伏特加這是作什麼,但十有**是琴酒示意的,那個給了他前任寶座一子彈,幫他提早在一眾惡人裡立起威來的男人。貞與對琴酒的蠻橫作為實在憋不出什麼好評價,但就結果而言,對方確實是適合在這片伸手不見五指的黑夜中前行,他是組織成員避之不及卻心願跟隨的“指路燈”。如此矛盾的人他學不來,但也是抱有十分的好奇的。

“伏特加,琴酒大人有什麼指示?”

“給你帶包子,把你扛回去,給他帶煙和酒。”

“哦,謝謝,麻煩你了。”

-同地猜想前方有守衛伏兵。他們繞遠路,攀上山上的高樹枝乾,望尋得自家那位小老闆。他受叛徒看顧,站在一眾巡邏的小嘍囉的包圍圈中。手裡攥著一把米粒,不時挑幾顆撒向麻雀群,麵色冷靜,目光直勾勾地盯死它們,若有所圖。聽得下屬如此報告,伍昌弘臉上的嚴肅有三分鬆動,背身望天,幾秒後下令回營。等一行人回到海岸邊的中華街,已經是接近晚餐飯點的時分。於是,仗著此時正逢假期,正是旅遊旺季。一行人乾脆行頭也不換了,就和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