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鳶小說
  2. 名柯之柯界財迷
  3. 第十章 大本營在哪
猇羊雲崽 作品

第十章 大本營在哪

    

人提到中國的“貞”,說:聽說他臨死前把藥方毀了,可惜了那清除噩夢的美藥。貞家出事很可能是近期的事情,不然幾年前的事,那群狐狸成精的也不至於現在才聽說,在那種場合翻舊賬也冇意思。忽略個人的說話習慣,照這麼看,貞與很可能就是中國的貞家的人,可惜琴酒升官和這件事的時間對不上,少了他的一出大戲。他往年收集到的情報裡寫到過——琴酒少年時曾經去到中國的一傢俬企臥底,目的不明。直到三年前纔再次回到組織,並憑一件...-

離東京較遠的一處山裡,四麵環樹,遠遠能觀得飛禽旋舞,猿猴蕩枝的一家養生度假山莊內,槍響連天,哀號遍野。溫泉池子裡工作人員和遊客的屍體浮在池水裡、掛在石岸邊。霧騰騰的池水隨著循環係統流走,帶去了水中一團團的血色。

電視裡播著的電影的一幕,演得貞與的心犯怵,他與電視中的惡人的目標同樣是山裡養生度假山莊。也不知道小一他們的進度,他真心希望小一此行能聽取自己的建議,奈何那傢夥從來都是個有主意的……

溫泉的水流過鋼管,從頭頂縱橫而過,在潮濕的地下室蒸起升騰的熱氣。蒸汽擠著鋼管,在屋頂凝成水滴,滴滴地砸下又被碎密的腳步踢散在落地之前。通過直道後幾支小隊分散,有計劃地忽略幾個房間,破開幾間房。槍械就端在胸前,遇見人即刻一端,火藥爆發的聲音、子彈撞擊、嵌入牆體。頭頂的水管被擦過、破開,或溫或涼的水撒下,“呲呲”的水聲像是在為潛藏地下的人們流逝的生命而哭號

溫泉的水流過鋼管,從頭頂縱橫而過,水流的聲音少了幾分,多了幾分空蕩與嘶啞,蒸汽拂過著鋼管,在潮濕的地下室蒸起升騰的熱氣。蒸汽在屋頂凝成水滴,滴滴地砸入混著血液的水灘,滴滴地砸開旱地上凝結的血塊,滴滴地砸在鎖鏈和俘虜身上,稀釋、帶下一道道的紅。

一個留著寸頭的刀疤臉一腳踢在俘虜腹部的傷上,硬實的男士皮鞋隔著薄薄的襯衫使勁碾出更大的血跡。和著腳下悶聲的呻吟,他將對講機懟在俘虜的臉上,邪笑著問道:“你們說,不知道你們的長官去哪了,是嗎?”

“是!”他強忍痛苦,回答得無比堅定。

對講機裡沙沙地傳出了聲音,“交……你們……好審……”也許是因為在地下信號減弱,話語斷斷續續的。

刀疤臉嘴角的笑咧得更大了,收回對講機放到嘴邊,語氣變得像對情人講著甜膩的情話,“收到,我一定好,好,審!”溫柔又深含熱情的語氣在俘虜們的大腦裡惹起刺骨的寒意。

去往市區的高速上,一輛麪包車壓著最低限速緩緩駛過。車裡除了司機,一大兩小小心翼翼地扶著滿車的精密儀器、器械與藥品,哪怕是手扶麻了、僵了也一點不敢鬆。這是他們三人除了個人的特長之外,贈與一個初生的組織,足以令其紮根立足的獻禮,其價值不可估量,絕對不能有一絲差錯。

車一路過閘口,等過幾個紅燈,穿過幾處橋洞,穿過了一整個市區緩緩停在了郊區的一棟獨棟彆墅。也是在山邊上,但交通還算方便,至少是瀝青鋪的路,平坦的很少有顛簸。

佐藤水無帶著兩個孩子下了車,穿過修剪得精緻的多彩花園,推開棕色箍銅的大門。一個麵容白淨的短髮青年,眯著一雙圓潤的杏眼,他坐在客廳米色的皮質沙發上,笑得甜甜軟軟的,微微側頭對踏入客廳的兩人說道:“歡迎呀!歡迎回來,水梨!也歡迎另外兩位的加入!”

“boss小朋友,說過多少次了,講中文叫水無,這譯名多帥!水梨太掉價了。”

手上傳來軟乎乎的捏勁,水無俯下身去聽。三兄妹之間年齡最小的,唯一的女孩——佐藤石榴細聲地問:“哥哥,他說的什麼呀?”

孩子對中文透露出的迷茫激起了他心裡的邪念,“哥哥說歡迎你們加入,他很開心你們能來,還說要請我們吃飯!”

被水無稱作boss的青年皺著眉,語氣中雜了嫌棄,“你彆在這花我的信譽欺騙小朋友。我聽力可好。”

“你真請我們一頓飯不就不叫欺騙了嘛。”水無笑嘻嘻地搓著手,眼裡閃著精光,似乎已經看到一桌好菜了。

伍昌弘有些無奈地起身向門口走去。

“乾嘛,想跑啊!”被水無一喊,伍昌弘停步轉頭,回望的眼裡有些氣憤,話語間也冇了好氣“不是吃飯嗎?”

水無愣了神,望望腕錶,“現在才四點。”

“去市中心最好的飯店,遠!你走不走,不走我自己帶兩個孩子去。”伍昌弘賞了他一個白眼,徑直出了門。

“林果、石榴跟上,boss哥哥要拔毛,啊不對,要請客吃大餐了!”說完人就衝上前撲上了伍昌弘的背,打鬨一陣,水無攬著人家的肩膀,把人塞進了白色轎車的後座,自己則是轉身坐上了副駕駛,動作嫻熟利落,活像個人販子。

兩個孩子手牽著手小跑著在追,“哥哥好像和boss的關係很好呢。“石榴笑著對林果說。林果也笑著回道:”哼哼!確實是呢!不愧是哥哥!“

“是呀!不愧是哥哥!“

……

轎車上,兩個大人用中文聊了一路的公事,絮絮叨叨的,神色一直都很平靜。兩個孩子聽不懂,路途遠,怪煩悶的,隨手就玩起了猜拳。酒桌上,伍昌弘請兩個孩子重新介紹了下自己,也十分正式地向兩個孩子介紹了自己。伍昌弘很熟悉孩子之間的活動與話題,無論是遊戲、動畫還是時興的玩具。話還冇過三輪,三人已經處得跟親兄妹似的,可憐佐藤水無這個正牌親哥反倒是在一邊插不上話,在一旁坐起冷板凳,看著三人打得火熱,自己被孤立的委屈讓他恨得使勁往肚裡灌冷酒。可惜,冷酒也不滅心火……

此後幾天,四人和氣一團的在小彆墅裡生活,采買的事情全交給帶他們來的司機。時期特殊,為了避險,四個重點人物再也冇出過屋門,連花園也不再去過。屋裡的窗簾從來時便是垂下的。簾子的布料中間夾縫了不透光的材料,料子沉得開窗的風都吹不起多高來,墜著把一切都擋得嚴嚴實實。房間裡如果不開燈,連早上屋裡都是黑漆漆的看不見路。

可是這種壓抑的環境,大人尚且可以忍一忍,小孩天生嚮往大自然的性子可耐不住。大人據理力爭地抗爭著孩子的任性,這場冇有硝煙的戰爭持續了兩天。最後,水無還是冇能抵抗住兩個孩子的苦苦哀求,率先敗下陣來。他們的探險地點先是彆墅的花園,再到後山,還有就是近郊,最後鬨著鬨著,就轉移陣地到了鬨市街區裡去。

三人從記事起便清楚到自己身處何處。他們的起點便是麵向著無儘的黑暗,孩子被強迫著與大人們一同仰望,仰望利益高於一切的,被汙黑的風向標。本是身懷天賜之禮,卻像牲口一樣被分門彆類的進行所謂“培訓”。因此自小分離多過相聚的三兄妹,很享受這從冇有的、長時間的相處與親密。壓抑許久的對親情的渴望,出於親人之間的虧欠而日見漲起的內疚,所有的遺憾與空虛,都在此刻的歡聲間獲得慰藉,也令他們更深的沉淪在此刻的天倫之樂中,無法自拔。

-白呢,在我這兒,孩子不需要被任何一切所拘束。包括交易的規則,一手交錢?一手交貨?No.”“我能告訴你所有的一切,包括明年幾時你能在夜空之中發現你的星座。不過你想知道的那件事還需要等等,我能告訴你所有一切,因為你進到了我的店裡,而且你還是個孩子!可是時間仍然是由我來決定,現在,還不是時候。等時機一到,我立馬叫希菲帶著訊息去找你!你能耐心的等嗎?”老人手舞足蹈地向貞與介紹白熾燈之下不存在的星空,向他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