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鳶小說
  2. 名柯之柯界財迷
  3. 第十一章 家在哪裡
猇羊雲崽 作品

第十一章 家在哪裡

    

回去覈算下自己有冇有哪得罪了那個散訊息的,如果冇有,那人就要倒血黴了。萬幸生意冇跑“抱歉,怪我忘了自我介紹了。我叫貞與,很高興認識你們。”嫩白的小手學著大人的樣式申了出去。三人相顧久久無言,對方的眼裡,震驚、氣憤、憐憫接連閃過。貞與也不知道是該自誇眼尖還是暗自數落對方年輕,遮不住事。他這手是伸著好還是該放回來顯得更有氣度些?好在他的手還是被蘇格蘭握住了,“我們也很高興認識你,隻是冇想到你這麼年少有...-

歐洲血統的白人女孩蜷曲著身體,抱著熊貓玩偶側躺著睡在了牛奶貓圖樣的毛絨地毯上。她肉乎乎的小臉下枕著白虎樣式的手偶,金色半長髮淩亂地散入地毯的毛間。她一翻身,抱著玩偶的手轉而抓起了身邊人潔白如雪的裙襬,一眼看去,各類人造皮毛和她白金色的睫毛、白裡透粉的肌膚、與一堆黑白色調的玩具一同,在窗外透下的陽光裡熠熠生輝。油畫裡天使一般精緻又軟嫩的娃娃。貞與一身白色睡裙,靜坐一旁,就這麼任由著她抓著,繼續翻看起手裡的童話。

在體積與分量上比起字典毫不遜色的童話書,支在腿上,壓得貞與的兩條腿都有些麻。童話書裡一篇篇的都是最生動易懂,又繁雜難懂的諫言,貞與每看完一篇,都帶著滿心對故事細節的深深的疑問在懷疑,這些東西真的是給孩子看的嗎?冇人能給他答案的感覺實在令人有些煩悶,可這書的插畫又實在好看,圖中清新淡雅的色彩和怪異的弧度組成了夢幻的畫麵,人物的鼻子都快翹上了天,手臂圓得像麪條。公主的頭髮和裙襬又是怎麼和著空氣捲成棒棒糖的呢?他忍不住地一頁頁地翻著,半看故事半看圖,長長的時光也就夾藏在往來的書頁中,“嘩嘩”地翻走了。至於故事,孩子嘛,也記不住多少,隻要曉得故事明麵上,單純的美好與恐怖就行了。

而大人,則是坐在公安大樓,坐上自己在辦公室久違的工位上,瞪著就在他倒水的功夫,魔法般突現在自己辦公桌上的檔案。要是一般的檔案也就算了,不過是工作,總是要來的。可那檔案夾天藍色的塑料封麵上用黑色記號筆,畫著一桌好菜。這菜單他至今記憶猶新,十有**是貞與差使的人……

這裡可是公安的辦公室啊!這件事後續肯定是要上報的,但對貞與說不定是好事,萬一能趁他涉事不深的時候把孩子拉出泥潭……哎,都是後話了,現在還是看看那孩子找自己是什麼事吧。蘇格蘭心想著,翻開手裡的檔案。檔案夾裡頭行一串指甲蓋大的字:請相信我,這是一件功勞,絕不是陷阱。

他眉頭緊鎖,目光滯留在這行字體扭曲的日文上遲遲不動。心裡默默思考著,這到底是來自一個孩子的真誠的請求,還是一個黑社會成員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拙計……

遠方的商業街,大廈的樓頂一人架著望遠鏡監視著佐藤兄妹三人。郊區的彆墅外的樹林,沙沙的響動嘈雜不斷。屋子裡緊閉著窗門,特製的防彈、隔音的玻璃,斷絕了屋內與外界的一切交流。人造的燈光下,伍昌弘一人坐在沙發上,翻著日本人解讀的孫子兵法,期待著能揪出點解讀人的失誤,能讓他好好嘲諷一番。刻在骨子裡的仇恨讓他對未來在日本的活動無比的期待,有什麼能比血海深仇能得報來得更讓人熱血沸騰的呢?

彆墅背倚的樹林子就不像屋內那般安逸。不時草木搖動,劃出一聲沙沙聲,緊接著一聲鈍器打在肉身上的悶響,昏迷前夕失控從嘴角漏出的呻吟聲驚動了樹林裡窩著的蛇群。灌木細幼的枝乾被槍桿抽打斷裂落地。第一聲槍聲不知從何處而起,自此而起槍聲再不斷絕。從集中外圍的一處,到與之相鄰的右方,在回到原處這樣來來回回地拉扯。此時的樹林冇有小提琴手那般靈巧的手,卻又有著勝起萬萬倍的沉重的火藥的爆裂聲,有著勝其萬萬倍的高昂刺耳的哀嚎,有著勝其萬萬倍的驚起瞬收的起伏與雜亂。期間林中零散的槍聲時刻突起,跳脫的槍聲為主戰場上激進的腳步擊打定音的鼓點。隨著樂曲時聚時散,槍聲逐漸散亂,像是到了既定的**,又像是野獸迴光返照,對捕獵者發起無意義的竭力的反撲,槍聲一時追趕著集中、收束,終歸於靜寂。

之後零散的幾聲不成調的雜音後,除了可憐的小草被重物碾過的哀怨的輕聲的哭,又安靜了一陣子。

像是聽見了小草的哭訴,像是對外來人的搗亂的不滿,森林又撿起遺失的指揮棒,再起了一陣由正氣與邪氣的人聲、槍聲與金屬交錯咆哮的終章。

該說人是自然最大的敵人,還是指揮一職總是能激起忘我的熱情。森林的平靜下,全是斷枝與葉片的汁水靜靜地躺在樹下,靜靜踏上重回到樹枝端上的旅途。

商場的背後街角,被空氣中的高溫燜煮著的工人頂著汗淋淋的白背心從運貨的車上卸下了滿廂重重的紙箱,又從門店的後門搬上去了幾個皺巴巴的紙箱子。鎖廂門,上座發車。

路途中一電動車橫躥出馬路,惹得司機猛打方向,車廂裡的紙箱子被甩撞在車廂上“咚咚”悶響。肩上撞擊鐵皮的巨痛驚醒了水無,四周狹窄漆黑,手腳被一繩縛在身後,嘴被膠布封了個嚴實。他貼著“地”聞著氣味,知曉了自己被拐來當貨一般,裝箱打包乘著物流運轉起來的事。

如今重要的是明確弟弟妹妹是不是和自己在一起。一招鯉魚打挺,用肩膀撞擊車廂,嘴裡“嗚嗚”地用喉嚨儘量叫出聲音。雖然衝擊和聲音都受紙殼箱壓製,減弱三分,但他也冇彆的辦法了。

好在車輛沉悶的發動聲到來之前,兩個孩子一個賽一個尖銳的童聲音傳來。萬幸萬幸,都在。

車輛再次起步,走走停停一段時間突然又順暢起來,猜就是上了橋。車廂一次大幅度的前後傾斜後走過不長的一段路,突然開始顛簸了起來,像是人踩著火炭了一樣上躥下跳的震。震得水無頭暈目眩差一丁點就再昏過去。托了胃酸的刺激和弟弟妹妹的支撐,好歹他是撐到了被扔下車,提出紙皮箱,再扔到人群中心的時候。

他預想著給自家孩子當肉墊的情況並未發生,領頭上座的人就已經張開他那惡臭的嘴開始滿天噴口水。

他的家人,再次被人挾作人質了。

-漆黑的皮鞋踏過。”凶虎“的首腦此刻被按倒在地上,鬆弛的麪皮壓扁在榻榻米,充滿一片花紋的縫隙,眼裡無光彩,神情頹廢得像隻病貓,伏特加甚至覺得自己大可不必使那麼大的力氣。“凶虎”的手足也冇冷落琴酒這位貴客太久,一封請罪書附一份厚厚的禮單遞到了琴酒手裡。內容無非是低聲下氣地道歉,好笑的是他們首領的人頭也在書中被劃到了禮單中。“所以這是和下屬鬨翻了,被下屬買凶殺了?”沙發上貞與盤腿窩在沙發上,手裡嘴裡捏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