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鳶小說
  2. 名柯之柯界財迷
  3. 第十七章 初見在哪
猇羊雲崽 作品

第十七章 初見在哪

    

親密的關係。至少現在,他還不想離開他的庇護。這個孩子過往的成績,讓他有這個信心去相信,貞與就是自己向上帝許願得見的奇蹟本身。願自己能夠見證到最後,去證明自己的神從未忽視過他。這是金狼設給自己封住一切過往的匣子,裡麵積攢了太多他承受不起的不公、怨憤與妒忌。在它們即將組成他對這個世界的失望的時候,“叫他,金……狼。叫金狼吧”,對講機的黑在爆炸後殘留未散的黃塵中是那麼的紮眼,電子音刺痛了他被爆炸聲所震傷...-

自從貞與燒黑了廚房的牆的那天起,他時隔小半年的又過上了噩夢般的泡麪生活。在爬上與卡爾家共用的圍牆之前他還心存一絲僥倖,也許至少有一頓能再吃到半年前在美國時,卡爾煮的那道不知姓名的美味佳肴。顯而易見的,很可惜他輸了。

小半年前,具體的日期貞與已經不記得了,隻記得那段日子,時間摟住了春天的腰,美國街頭裝飾的條形花圃裡的植物枝葉伸展,鮮花伴著赤紅的嫩芽開得正豔麗。這是他人生中時隔不久的第三次出國,也是他進入組織之後的第二次。這次的一萬元委托來自琴酒。回想接受委托的現場,場麵格外和諧,可那根本不算交易,也不是請求。哪怕與自己對坐著的金髮男人在他麵前並冇有點菸,但那討厭的煙味仍然是不斷地從琴酒的風衣裡散出來,煙味、火藥味和永遠跟著他身邊的伏特加一同,成為了這位頂級殺手的固定搭配。固定到什麼程度?是琴酒笑著和自己說話的時候,他都能幻覺已上膛的手槍冷光刺眼。

說起來如果自己真的在那次的委托裡死了,伏特加應該會格外開心吧?雖然冇有鐵證但貞與總覺得對方不大喜歡自己。

委托內容是讓他找一個人,目標人物的照片與資料連帶此次自己的幫手,琴酒都幫他放置在預定的酒店裡了。而這位“幫手”,就是卡爾。

琴酒事先給了他一份地圖,上麵標註的路線清晰,相關的英文都標註了日語和中文。詳細得簡直是每個路癡心中完美的地圖。雞蛋裡挑骨頭也隻能說標註的中文生硬了些,像是現學現賣的。回憶起家裡自己專屬的迷你小書桌的左上角,放置的一塊小磚一樣厚重的新華字典,貞與意識到自己的才疏學淺似乎給某個倒黴蛋增添了龐大的工作量。

跟著飛機穿過汪汪大洋,落在美國的土地上。貞與跟著大巴到了能被稱為城裡的地方,穿過滿是塗鴉的小巷,跟著本地人一起等著路口夾心餅乾一樣造型的汽車為他們留出過路的間隙,再像個小尾巴一樣追著路人的腳步過到對路……他驚歎某些牆上滿滿噹噹的、色彩、圖案富有衝擊力,又因為層層覆蓋和貞與的不識字從而難辯其意的貼紙……他停留在一群長相幾乎一樣,隻分得出有鬍子和冇鬍子、是男是女的金髮藍眼的外國人的人流裡,在一堆的金燦燦裡找紅彤彤,一心急著找太陽公公虛心請教,問問北在何方。

貞與曆經萬險,幾次三番地全神貫注看地圖差點一頭撞上消防栓、差點誤闖沸騰的車流、差點和路過的大狗狗親嘴,迷路、被人群帶偏、一走神又對不上地圖裡自己在哪個位置等等。貞與站在五星級旅館的門口,這座陌生的城市在時間的流動中,逐個打暈拖走了他眼裡所有的神采。他明明有幫手的不是嗎?琴酒能抓個倒黴蛋加班標地圖,怎麼就不能讓自己的幫手來接一下自己呢?氣憤的孩子心裡起了罵人的念頭。下一秒,孩子腦裡笨手笨腳的小參謀在文明講理的手抄報堆裡,誤翻出了琴酒的微笑畫片,方纔還滿腹委屈的小娃娃頭腦瞬間冷靜了。世界上除了生氣的媽媽,還有什麼是比琴酒的笑更可怕的呢?再冇有了。

孩子走進旅館,被禮儀小哥哥帶到了琴酒給的房號對應的房間門前。謝過送走小哥哥,等人家坐電梯下了樓,貞與才後知後覺忘了讓對方幫自己按門鈴了。擋在瘦小的孩子麵前的門很厚、很大、很氣派,通體刷著白漆,中部的門把之下,有著百合花圖案的金色浮雕,浮雕還圍在門板的四周為其包邊,像是異形的油畫框一樣雕刻起牽牛花與藤、和一些有規律的小圖案。除去這些小圖案,兩塊門板上的植物浮雕並不是對稱相同的,它們安靜且形態各異,如果有風吹過,貞與會相信它們是能被吹動,為來往人們起舞高歌的生命。貞與心裡默默表揚了設計師的才華斐然,腳上踩著浮雕一蹬,整個人攀在門上去夠門鈴。貞與連續按了得有兩分多鐘,他緊抓浮雕的手都酸了,貼著門的耳朵才探出門裡傳來開鎖的聲音。他趕緊跳下地,門開了,門板比他想象中的還要厚實,足有他四個拳頭厚,鎖閂個個也都粗壯得很,是他的五指並起纔可相比的直徑。卡爾睡眼惺忪、一襲浴袍鬆垮地搭在肩上,上身幾乎全部裸露在空氣中,完美的肌肉線條在貞與的角度一覽無餘。卡爾皺著眉環顧四周,但獨獨缺了低頭,“嗯?”他的聲音低沉、含著重重的鼻音。貞與心想:自己未來也想要這樣的帥氣。

“這!在這!”貞與踮起腳尖揮動著手臂希望對方注意到自己。卡爾微微低頭才見到貞與小小的身影,側身讓路示意貞與進去。

貞與進門第一眼就看見一雙不幸濺上泥點子的皮鞋,冇被濺到的鞋麵光亮,皮質的摺痕明顯,看來是陪伴主人很久的老朋友呢。貞與脫鞋與那雙皮鞋並排擺下,進屋後,內部的裝潢可以說得上是豪華,又不至於太誇張。環顧一圈,他能在房間的一些小擺件裡找到家的溫馨。

穿過客廳,貞與站在幾間敞開的房門前失了方向,回頭看向卡爾,對方眯著眼睛隨意地抬手給他指了一間房間,自己則走進了那間房間的隔壁。

貞與進去放下行李再出來,心裡係掛著卡爾手裡的資料。他在卡爾敞得大大的房門上敲了敲,房間裡遲遲冇有迴應。貞與探頭望去,卡爾正倒在帶著點點汙漬的床上,三秒後節奏的呼嚕聲響起,看來是睡著了。他床頭櫃子上放著一桶吃完的泡麪,隻留湯水在辛勤地為房間增味,床上的汙漬應該是吃泡麪濺上去的紅油。還好是在旅店,這要是在家,他會被他媽媽打的吧。外國媽媽打小孩是拿拖鞋還是衣架呢?還是和國內一樣有外國版的戒尺?貞與也回到自己房間,蹦上大而軟彈的床上。閉著眼抱著枕頭,在胡思亂想間不知不覺地把自己催睡著了。今天走了老多的路他也是累了。

等他再從床上支起身子的時候,揉揉眼睛。紙筆輕磨得細微的沙沙聲。貞與循著的來處聲音走,找到聲音的來源,從門口向內望得滿牆的書,應該是書房。也是不認床,睡蒙了腦袋,貞與象征性地敲了門就大大方方地走進去了,卡爾濕著頭髮披著浴袍在書桌上飛速寫著什麼,幾秒鐘就是一行字。貞與就像是在自己家一樣,不問過就拉開了卡爾對麵的轉椅,爬了上去坐著,兩臂交疊在桌上,頭側放在手臂上,一副乖學生的做派。他半眯著還帶著濃濃睏意的眼睛,跟著金色的鋼筆筆尖一同,用視線在紙上劃下一行行飄逸的英文。不過他的眼皮一吊一吊,終是合起來,安靜地再次沉入了漆黑無夢的世界。

-靠極短的傳輸路徑,快速傳遞著最刺激的痛感。等傷口的抗議緩和些,他撐起身子來,藉著月光他看清四周皆是一排排的辦公桌,桌上檔案有整齊、有雜亂。一旁閒置的長長的會議桌上東歪西斜地擺著好幾部座機。眼熟。他隻覺得眼熟。突然,他口袋裡的手機響起。打開看,是波本的電話。接通後,對方急切地讓他趕緊逃跑。組織已經發現了他的身份,清除的任務都已經下發了。他心裡一驚,還未待他反應。他身後放置的留聲機自動播放了留言:你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