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鳶小說
  2. 名柯之柯界財迷
  3. 第二十一章 如何出賣
猇羊雲崽 作品

第二十一章 如何出賣

    

不等他吐出再吞一口,緩解喉間的火辣的刺痛。下一波的胃酸又接上了前任的班,沖和著溫水破陣而出,兢兢業業地折磨著他。伍昌弘心疼地不忍再看,轉頭問石榴,“他這是怎麼了?你哥呢?”“二哥哥他在摩托車上看地圖顛暈了。哥哥被一個漂亮姐姐叫走了。”石榴麵前的小茶幾上紅茶、牛奶、方糖、攪拌勺兩套、冰一盆、加上三碟的糕餅點心齊齊地擺著,餐具全是白底描金的瓷器,簡約優雅。可惜也可愛於石榴這孩子實在冇什麼吃相可言,酥皮...-

突出的陽台、鐵質的護欄如狼齒交錯,遠處看去護欄幾乎合成一線。不高的樓棟之下的小巷子間垃圾遍地,每日準時的一袋子的垃圾“啪”地從樓上的窗戶上落下砸在地上,再彈飛起來,隨意懶散的結在落地後彈開,幾聲玻璃的碎裂聲在巷子裡迴盪。其間果皮、瓜殼一類依著塑料袋傾斜的開口滑出、灑落。就在它旁邊,有一旁通向牆內、通向地下的階梯之下,鏽跡遍佈的白漆鐵門“吱呀”開啟,用於插入地下的門閂劃過水泥地板,嘶啞著尖叫控訴這欺淩。直到鐵門推靠在了牆上,推門的老人才放過它。

老人鬆開的手帶下幾片帶著鐵鏽的漆皮,他佝僂著背,皮鞋底踩在水泥注成的台階上幾乎無聲。帶著新舊積年的酒漬、油漬的寬大的白襯衣,掛在他瘦小嶙峋的身上,每一塊的骨骼都架起襯衫的布料,或圓滑或凹凸有序,形狀結構清晰可見。枯槁失色的棕發拿一條破布繫於腦後,打著補丁的禮帽下死人一般灰青色的麵容,皮膚像老布一般耷拉著,眼窩內嵌,眼球像是浮空飄在眼窩中。他踢著畸形的外八字腿走上小巷,熟練地踢開路上的垃圾袋,玻璃的碎屑飛滿他身前的天,與顆粒粗大的灰塵在昏暗的小巷裡閃出星星般的光。他就這樣踩過玻璃、果皮、瓜殼,先知一般先聲奪人地一路和二樓窗台落了垃圾的人對罵。他一路罵出小巷,渾然不顧鑲嵌著玻璃、卡著不清本貌的垃圾、染得漆黑的膠底踏上了蠟光油亮的轎車裡。司機為他伸手防著撞著車頂,即使他彎的接近直角的腰進車廂都用不著低頭。轎車轟鳴著衝出貧民區,留下刺鼻的廢氣,走向高處繁華的都市。

在一處酒館二樓的包廂裡,老人關節分明且格外長的手指顫抖著捏起酒杯放到鼻子下嗅,抬眼看看坐在他對麵衣著光鮮的青年,笑笑,放下酒杯。他乾枯嘶啞的笑聲惹得青年不快,“有什麼可笑的?”

“可笑你,追個女孩,豪擲千金,卻擲在我這老頭身上。”老人說話間不吝嗇於展露自己的一口好牙,手臂劃天,彷彿他已經身處想象中那片一直下金幣的海洋,伸手接著新鮮落下的金子,動作誇張。笑過,手指指著青年與酒杯下壓住的支票一點一點,眼球跟著青年臉上每一點一滴變化的細節轉動,靈活得不像他外表那般無一絲絲生氣。

青年明顯地不耐於聽人打趣自己,語氣間絲毫不掩飾自己的厭惡於躁動的怒氣,“有話快說。”

老人如願看見青年的不快,顛笑著,短而急促的笑聲與換氣使得他的身體上下抖動,枯樹枝一樣的手直拍桌子、拍肚子,在深凹的眼眶中突出眼球一直鎖定著青年的清秀的臉,企圖再在那每一絲變化的紋路中挖出些更有趣的反應。笑夠了,抬眉瞪眼擠出額頭一道一道的褶子,大手一攤,咧嘴道:“海莉大小姐今晚打算去向奧斯汀提出解除婚約。”

“什麼?”青年愣了一刻隨即拍案而起,“你說的是真的?”老人似乎很滿意他的反應,故作正經地指天發誓道:“我用我死去女兒的下輩子發誓,是真的!”

青年臉上容光煥發,眼裡帶著些不可置信的疑惑望向老人,這是真的嗎?他十年來的等待與努力終於要有希望了?

“然後她要和她的小管家結婚。”

“什麼!”桌子又是一陣震動,酒杯裡深褐色的酒液大幅衝擊著杯壁。老人冇有再說話的打算,青年也冇再給老人說話的機會,連連幾個箭步奔下樓去。

“喔喔喔……”老人搖搖頭,再次捏起桌上的酒杯,送到嘴邊,品一口,像是被火撩了嘴一樣一邊向後仰起堅硬的身體一邊連續快速地甩頭,臉皮打在臉上“啪啪”作響,最後“哈!”的一聲,咂咂嘴,和酒館裡其他的酒鬼一樣發出滿意的讚揚聲,他捏著酒杯向前遞,對著空氣笑得邪性,用沙啞尖銳得似鐵閂掛地一般的聲音低聲道:“敬朋友。”

一天前,卡爾根據貞與的要求、自己調查的線索找到了這位在此地最富盛名、信譽最高的情報販子的店鋪,傳說隻要是在他這得到的訊息,後續要做的隻需要相信。

他敲動白漆鐵門,隨著震動一同抖落的漆皮屑與鐵鏽渣讓卡爾嫌棄不已,在進到門內的一瞬間濃烈的薰衣草精油差點冇直接將他熏暈過去。他即刻拿衣袖捂住口鼻才保持住了意識的清晰。在見到老人模樣、走近前去與他握手的那一刻,卡爾徹底打消了出手的念頭,他還是用錢解決問題吧。要偽裝成這位老人,這已經不是技術層麵的問題了。

老人似乎看穿了他的想法,鬆開緊緊黏在他臉上的視線,大笑著請他到那老舊腐朽的木質辦公桌前坐下。好在椅子看起來還算乾淨,也是木頭刷漆的。辦公桌上擺著一個小鐵爐子,裡麵燒微型木柴燒得沸騰的正是這屋子濃烈燻人的香味的源頭。卡爾不想靠近那兒,他感覺現在距離“殺氣”源頭三米近,就已經是他極限中的極限了。

“哈哈,年輕人聞不慣這麼濃烈的香吧。”老人瞪著他濃霧天一般灰青色的眼睛笑著對卡爾說道,手上象征性地扇走了爐子上新鮮熱乎的幾團香菸。

卡爾仍舊捏緊鼻子,帶著濃烈的鼻音回道:“也就是您纔有這份魄力了。”

“噢,我喜歡你的誠實。”老人驚喜地雙臂舉天,眼裡難得映出白熾燈的一星亮光。

“我家大人想委托您把海莉大小姐在明晚要去向奧斯汀解除婚約,和她要和她的管家威廉在那之後儘快成婚的訊息告訴史密斯家的大少爺艾登。”

老人收回手臂,又攤開,擺出無奈的表情,可憐巴巴地望著卡爾,“親愛的,你應該知道的,我不買假訊息。”

“當然不是假訊息。”卡爾回道,“這也能讓你在那位艾登少爺麵前露臉,拿到一筆不菲的傭金,這是一筆雙贏的買賣。”

老人手掌一翻,托著臉,笑問道:“既然是買賣,那麼你們的出價是什麼呢?”

“你想要多少。”

“嗯……我想想。”老人作沉思狀,動作浮誇,一會兒忽然有了動作,抽出右手指天,演得像是忽然有了主意,“我想知道烏丸蓮耶的長生不老藥練得如何了?”

此話一出,地下室裡一陣沉默。卡爾真正的沉思片刻,回道:“我需要向我的雇主請示,下午五點半,我會再來找你的。”說完轉身就走,老人在他身後,右手臂來回刷著天,左手手指輪轉翻飛像是虛空彈奏肖邦引人留唸的離彆圓舞曲,一口利齒上下碰撞,用唱美聲的腔調對著卡爾的背影喊道:“我等你的好訊息哦!哈哈!”

-,土豆塊、少許培根粒,湯底下埋了一層肉凍。貞與還在裡邊嚼到了藤椒,中招麻了舌頭。奸計得逞的卡爾在一旁明目張膽地偷笑。夜裡餐時剛過,因為前兩天艾登鬨的那一回,幾個知名的大商場被砸。世道不太平路上的行人也少了不少,都躲在家裡不敢出門。威廉接上母親,為海莉兼職司機,兩人一起去往機場。走之前海莉、威廉對卡爾和貞與道謝。海莉問卡爾,“威廉啊,你為什麼是威廉呢?”卡爾答:“因為海莉是海莉啊。”兩人相視一笑,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