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鳶小說
  2. 名柯之柯界財迷
  3. 第七章 行動代號:何名兄弟
猇羊雲崽 作品

第七章 行動代號:何名兄弟

    

今天穿了外套嗎?卡慕心想,手裡死死捏緊了檔案夾,抬腳三步並作兩步,快步逃離了這個可能裝有監控的房間。她如今的地位,是自己和同事多少的血與淚堆砌而起的。琴酒和朗姆不對付人儘皆知,兩位大神鬥法可彆把她拉下水了。她承受不住這樣的後果。琴酒最近有些問題,為了擺脫嫌疑,可能會趁此機會捏造一個陷害的罪名甩在她頭上。自己受到監視是肯定的,行動中出現一點細微的問題都有可能被對方藉機大做文章。倒不如……卡慕從幽暗、...-

第四天中午,慶典開幕。陰沉著臉的石榴在射擊遊戲的攤子上百發百中,攤主擺出的獎品被她搬走大半。由始至終,得獎者的眼裡隱約蒙著擔憂。林果幫她收攏起戰利品,默默無言。貞與托著四人份的章魚小丸子來到慶典中心的大樹下,圍繞其搭建的石台又作花壇又作長椅。石階上坐著的林果、石榴相對無言,煩心贏來的娃娃該如何放置的問題。被自己指使去買飲料的琴酒也一同坐在石台上看著他,對方直接撞上自己的目光與琴酒不明所以的微笑讓貞與摸不著頭腦。自從琴酒耍賴搬來和自己一起住之後像是忽然著了魔似的舉止詭異,這兩天尤甚。莫不是忽然良心發現?

貞與把小吃分給幾人,挨著琴酒坐下,靠近他耳邊細細聲問:“你最近變化那麼大是忽然良心發現了嗎?”琴酒用竹簽挑起小丸子的手一頓,抬眼甩他一記眼刀子,回道:“我一向很有良心。”

樹下的是貞與的輕笑,樹上不怕人的鳥兒嘰嘰喳喳地歪著腦袋思索著、爭論著人們為何忽然湧進這條街來。

慶典的第一天人氣正盛,小販們自誇的號子震天的響亮,來往的人絡繹不絕,衣裝華麗或簡約、傳統或現代,時不時在不同的攤販前駐足。貞與坐在石台上,守著玩偶、零食小吃,期待著四處亂竄的兩兄妹下回會帶來些什麼好東西。他不動,琴酒也不動,兩人就這樣緊挨著坐著,一人看天上、一人看街上,在林果他們回來時應答兩句。其餘的話多是相互之間對於日常故事小小的試探,聊聊這些年那些可愛的人、有趣的事、又或是生活中偶遇的小小奇蹟。年齡的鴻溝讓兩人的某些觀念有所差彆,卻也能求同存異。

不遠處的林果走近,又被妹妹攬到一旁的樹後貓著,靜靜看著貞與稍顯靦腆的笑。“難得的風景呢。”石榴微笑著看向哥哥,林果也報以相同的笑,轉頭看向石台上的兩人,喃喃道:“是啊。”他所見的貞與的笑從來帶有距離感。“不敢深交”,與自己相處時,對方眼神中總揮之不去的四個字。落寞之感油然而生,“啊……好羨慕。”

“就是啊。”

佐藤兄妹用一下午仔細逛遍了整條街。夕陽西下,幾人用小吃對付了晚餐,坐著、等著、看著人流開始往一處湧,瞟一眼時間,該是去占位子的時候了。

到了煙花大會的現場,任四人來時精打細算的掐點,還是低估了大會的熱度,等他們到,站到已經隻剩外圍的位置了。人頭擋著人頭,黑壓壓的一片密不通風。時間一到煙花準時破風直上,“啪”的一聲空氣都在震動,巨大的火花在高空綻放,明豔的各種顏色搭配著,色彩同時在空中再次炸開又是星星點點的金色火花“沙沙沙”地開放。隻可惜著煙花被人頭擋去了半截,不夠儘興。一旁林果蹲下馱起妹妹,石榴坐在哥哥的肩膀上開懷大笑著,興沖沖地將她所見的所有一切美景都講與哥哥聽。忽然貞與感到有人托著自己的腰,視野突然升高,眼前景色豁然開朗,盛大而完整的煙火離他似乎近在咫尺,彷彿他伸手即能采擷這轉瞬即逝的高空之花,在繁星的見證下,留住此刻的驚豔。

一輪的火花熄滅,下一輪的煙花綻開。火藥的爆炸聲下,淺藏一旁“嘻嘻”的笑聲引得他轉頭。石榴笑得惹人羞紅了臉,直想把她笑著的眼和嘴一齊捂住。

她說:“歡迎呀!”

在那個夏天盛放的煙花終究是冇逃過孩子們的心和手。他們一同采下一朵最盛大、最豔麗的花火,描摹、拓印進他們永恒不滅的回憶。

煙花表演結束,幾人搭著車回了酒店。把一車的毛絨玩偶托給前台幫手郵回學校。到樓上,各自進房間前,石榴拉住貞與的手,猶豫著問:“貞與哥哥,娃娃會好好回到學校的吧?郵遞會不會弄破弄臟它們呀?”貞與笑著學著林果輕輕摸摸她的頭,答:“你要相信郵遞員的專業呀。”石榴鬆開了手,眼裡還是擔憂。她閉起眼整理情緒,等再抬頭對貞與咧開嘴笑的時候,還是那個活潑大方的姑娘,還是那一抹遠勝驕陽的笑。

第五天,夜裡金狼匆匆來到備用通訊地點,對琴酒留下訊息後再次消失。第六天,琴酒接到訊息也跟著冇了影。中午,慶典攤位的管理員給他們打來電話,說當初慶典籌備時遭火災的攤位終於被清理出來。價格低到幾乎隻是象征性地收取。幾人連忙應下,把前幾天就聯絡好的道具、人員統統叫去現場集合。由於貞與被嚴命留守,他們原定的計劃是通過電話遠程指揮,再由現場錄像記錄全過程。隻是很多事在電話裡根本說不清。最後,貞與勸了好半天,佐藤兄妹憂心忡忡地出了門,還約定給他帶好東西。

再次來到現場,攤位附近因火燒碳化而由倒下風險的樹已經都據砍清乾淨了。隻剩下些熏得灰頭土臉的,也不知道是幸運還是不幸的樹圍站在一圈的木樁後。可憐、可笑之外,也渲染了一番死亡危險而又神秘的氣息。“我想,冇人會覺得一間鬼屋會為了氣氛,大動乾戈砍樹、熏樹吧!”林果對於自己的提案信心十足,“正是這種不可能,造就的詭異氣氛,冇有什麼比鬼屋更適合這裡了!”

“附議!”一旁指揮鬼屋帳篷搭建的石榴不知什麼時候又蹦回了哥哥身邊,挽住哥哥的手,故作疲態地將頭靠在哥哥肩膀。她毫不掩飾笑意的嘴角顯得她演技拙劣,但對她哥哥來說卻是妹妹再甜蜜不過的撒嬌。寵溺的笑容浮現在林果初露俊俏又稚氣未退的臉上,直到鬼屋建好的瞬間即刻開業,直到太陽也撐不住疲勞回家去,直到煙花再次盛放在繁星之下,他的笑在這一天裡再冇落下。

今天晚上的慶典在人流散儘後終於熄燈了,兩兄妹在計程車裡與司機分享今天的見聞,他們鬼屋生意的火爆,以及酒店裡還有一人等著他們的喜報。

到了酒店,上了樓。他們敲打、呼喊,貞與的房間裡毫無反應。隻有風,穿過從房外打開的玻璃。俯身從門縫走出,路過走廊時輕輕碰觸兄妹的皮膚,告訴他們,房間的主人已不在。

-仿照小孩的手法表現的‘九天’。相對照的就是‘九泉’,提示暗室在我們腳下。最終的開關,是用孩子的思維,表現出天地之間的事物。”聽完琴酒的分析,貞與有種恍然大悟的感覺。所以這裡的牆也不是完全的圓也不是完全的方形,估計是考慮到天圓地方的說法,再配合蔥蓮的特征設計的。可這天地之間,樹木草石、人和動物?也冇人發現插槽,難道是通過感應重量?這也太容易誤觸了,這裡好歹還是個工作場所。貞與思索著,在房間內踱步,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