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鳶小說
  2. 名柯之柯界財迷
  3. 第九章 行動代號:活用謠言
猇羊雲崽 作品

第九章 行動代號:活用謠言

    

與盯著浮於海上的紅日發起呆來,直到眼睛逐漸乾澀才捏著眉間收回了視線。他靠坐在後座椅閉目養神,眼睛裡的一圈紅圈讓他有些擔心自己會不會瞎……嘖,瞎想倒是。“之前那事怎麼樣了?”貞與問。“如您所料。”“那就好。”又是沉默,遠遠的海風吹得窗外重影的樹枝葉偏著一邊晃……黑夜總是來去匆匆,斜射著普照大地的金光一愣神的時間就散了個精光。淡白的月輪已悄然爬升高天之上,蹤跡可尋。貞與也不知道怎麼地,自己一個孩子此刻...-

說完艾莉起身要走,忽然身後貞與一聲:“公主殿下!”真摯而鄭重,叫得她挪不開腳。貞與見狀繼續說道:“今日學校裡雖然少有人能得公主殿下的青睞。可世界各地也有很多像公主殿下一般高貴而孤獨的人們。他們也渴望有您朋友那樣可愛又願意傾聽的小布偶相伴。公主殿下請您幫幫他們吧!”

短短的沉默後,艾莉紅著耳根迴應道:“異國的王子殿下您真是好心,看在您的麵子上,隻要他們能好好對待小布偶們,我允了。”說完等得貞與一聲感謝和恭維話,朝遠處的教室就跑了去。小孩子輕飄地顛著腳步,有些偏長的鞋帶從腳後跟偷摸溜了出來,絆得她一個踉蹌。

貞與無奈地搖搖頭輕笑她可愛,轉頭往校長辦公室去了。到了地方,校長室的木門敞開著。希菲在屋子裡的茶幾上坐,端著瓷杯瓷碟一副淑女做派,陽光從戶外撒下一層金色的薄霧,化作她酒紅色長裙繡圖粼粼的紗,一時儘顯她的優雅高貴。可惜美好隻是一瞬。希菲抬手請貞與落座,問:“師弟何事呀?”貞與坐定回道:“琴酒動作有些大,後續可能有些小問題要收尾。我想借這個機會打響名頭。可是行動需要艾莉配合,”貞與從帆布包裡拿出一份檔案,推送到希菲麵前,“我提不合適,哄她配合這件事就麻煩你了。”

希菲手中的瓷杯輕放在瓷盤裡清脆一聲,依然端著。她問:“有危險嗎?”

“你和佐藤水無都去。以你們的身手……當然,你也可以拒了,但機會隻有一次、隻有現在。”

希菲放下茶杯,細細看過那短短兩頁紙的計劃書,末了。待她的視線重新回到對麵的男孩臉上時,眼神意味深長。“那你呢?”

“我不會有事的。”貞與語氣淡淡。

“回去試著睡睡覺吧。我應下了。”恍惚間,貞與在她眉眼間看見了慈愛,他低頭應下。一會兒,他又開口問道:“學校裡冇人欺負艾莉吧。”

“嗯?為什麼這麼問?”希菲不解。

“除了和我們在一起,她總是獨來獨往。今天她的手上、手臂、膝蓋上都有擦傷。”

聽完,希菲掩麵輕笑兩聲,答道:“哈哈,那是她不好好綁鞋帶自己給絆的。”下課的鈴聲接上她的話尾“叮叮叮”地鬨,希菲走到高而闊的落地窗前,微微轉向校道的方向,遠遠的一個金色的小人影從課室“噠噠噠”地朝這邊跑來。“有我看著她,她不會有事的。”

“那她說她媽媽講非我之物皆為怪異又是怎麼一回事?她被你帶過來的時候不過三歲,還能記得這些?”

“啊,那個呀。我偽造了她媽媽的日記本。“

“……”

希菲看著貞與微微眯起的眼睛,她無辜地朝孩子眨著她水靈靈的眼睛,微微傾首笑道:“哎呀,人生大部分的憂愁都能交給成長與時間。但偶爾也是需要一個臨時港灣的,哪怕再破、再錯。我們都明白那必然不是我們追求的終點,她遲早也會看清的,不必糾結。”她緩緩走近貞與,彎腰與孩子四目相對,忽而掏出一包紅茶味的軟糖遞給他,“喏,賄賂。要替我保密哦!”貞與接過糖來,她又眯著眼笑道:“艾莉快到了,還不走嗎?”

貞與輕歎一口氣,起身走出了辦公室的大門,臨走時留下一句,“下次我要青蘋果味的。”

“不要就還我。”

“誰說。”

剛送走貞與,一個金毛糰子衝進來,一下撞到她手上,被抱起來在空中飛高高。孩子朝她控訴鞋帶欺負人,還向她展示其罪證。

“明明是你嫌麻煩。”

“明明是它老是溜開嘛。”孩子一副委屈的表情,嘟起的小嘴吐出撒嬌的話軟酥酥的,像花、像糖、也像雲。繞著、鬨著,軟化了人心。

第二天,貞與在課上暈倒的事傳遍校園。大家紛紛議論某位倒黴的老師催眠的功夫之厲害。此後貞與更是一連睡了三天三夜,那位無辜受難的老師被調侃得坐在校門口,眼光呆滯地望天,滿框老淚在眼裡不停轉。

當貞與醒來後,他從石榴口中得知這件事時,心裡對老師多有愧疚。倒是水無,在貞與房間裡雙手捂肚,笑得前仰後合,動作間還碰掉了兩隻艾莉新送來的娃娃。伍昌弘在一旁嫌棄地躲開他不時的揮掌襲擊。

“哈哈哈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呀……哎。所以呢?小boss叫我們來什麼事?”笑容減退,緩過氣來的水無單手叉腰,向床上坐著的貞與問道。

貞與從伍昌弘手裡接過掉落的娃娃,回道:“找個倒黴的情報販子,讓他學學咱們的學生,把那群不安分的當成我的老師那樣戲耍。謠言是個好東西,他們的自大和盲目地信服權威,也是。”

於是,伍昌弘叩開了某位東京知名的大律師的門庭。

“很少有人早上就來拜訪‘我’,你們膽子不小啊。”律師冇有停下翻閱資料的動作,哪怕伍昌弘步步貼近他的辦公桌,他一雙眼睛也冇離開過手中的資料。“我也不想啊,奈何上頭催得緊。”伍昌弘一手伸進西裝暗袋中。眨眼間,一隻簽字筆“咻”一聲抵上了他的手背。托馬斯的臉忽然近得幾乎快貼上伍昌弘,他捏筆的手藏於黑色的冰絲手套之中,往上是咖啡色的西裝。油亮漆黑的低馬尾架在肩上,臉側兩縷黑髮止於下巴,原看向簽字筆的一雙淺藍色的眼眸,緩緩抬起對上伍昌弘深黑的眼,“我的規矩你該是知道的。”

伍昌弘不適應他突然的靠近,微微皺眉往後小退一步,言語裡卻不饒對方的放肆,持著對外人少有的嘲諷的語氣說道:“想什麼呢?”他將口袋裡的東西掏出,是一塊烏黑的鐵牌,上鑄有頭尾相接的橄欖枝,但其中的葉形中皆刻一隻隻的羊眼,中間留微側的薔薇一株。此物一出,托馬斯的眼睛不由得瞪大,他嚥下緊張,故作冷靜地問:“這東西怎麼在你這?”伍昌弘似乎被他的神情所取悅,壞笑著把貼片舉到臉側晃盪,“談談?就在這。”他話語裡帶著難掩的得意。這般欠揍的模樣,他從水無那偷師了好久,方纔用上。

-用回頭就能想象身後的場麵,還有那把意大利產伯萊塔m92F手槍漆黑的槍口。琴酒的聲音同時從身後傳來,“你知道,組織對於叛徒,寧可錯殺,不可放過。”她腳步仍是悠然,一絲不曾亂,隻閒散人似地淡淡地回道:“你先掂量掂量後果,再來談錯殺和放過。”她走了。苦艾酒也走了,走前留下一句:“我以為你會開槍。”就像隻狐狸似地竄走了。她不想在大貓生氣的時候撩動他的鬍鬚,雖然很可愛。琴酒麵對兩把空蕩蕩的椅子站著,沉默,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