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鳶小說
  2. 名柯之柯界財迷
  3. 第十章 行動代號:貪愚
猇羊雲崽 作品

第十章 行動代號:貪愚

    

好俊傑。一般這種情況也該想想對方是不是間諜了,這個由內外一層層血染黑的組織可不是好孩子的遊樂園。但這對貞與來說、或是對他的生意來說都是好事。貞與加入組織半年以來,除了訓練之外最常待的就是這兒。在組織名錄裡還連新手都算不上的他,隻能借這兒的酒氣熏開訊息的門路。酒肆的酒香中飄逸的不隻是各路訊息,更有酒鬼的高叫,有言語中或深藏或淺表的妒忌、羨慕、欺騙、陷害。貞與對這兒的描述,隻是說這嘰嘰喳喳的鬨得人頭暈...-

當赤橙的夕陽光,照遍灰藍色的天。漫天魚鱗狀的雲朵成片,每片皆點蘸起點滴夕陽的濃色。走在街上隻需抬頭,就能收穫滿天空連綿的赤金小山。可惜,結束對生活中的“金”的追尋的人們,勞累得不剩一絲的心力了。可惜,此刻天空中無儘的“財富”,被一雙佈滿血絲的眼收入心中。

重重大廈之下,這雙眼睛的主人衣衫襤褸,茫茫人海的潮流湧動中,隻他一人逆行於一眾的西裝革履之間。

他最終走入大廈之間,一間裝修溫馨的酒屋之中。無視其他顧客明裡暗裡的厭棄,沿牆繞過大堂一眾酒桌,踏上吱呀作響的舊木梯上了樓。走到廊內最裡的一間房門前,兩長兩短地叩門。屋內幾聲腳步後,門開了。托馬斯一雙水藍色的眼睛笑得眯起月牙,側身讓路,嘴裡輕吐一聲“請”。等人走到他身後,即刻關閉的房門之後,禮貌的笑容中,一雙藍瞳藏在金絲平光鏡之下閃著寒光。

“先生,往日承蒙您的關照。今日,還望請您幫我們最後一次。”男子落座在書桌的對麵,垂頭朝空空如也的主位開口道。房間裡最後的夕陽即將褪去,紅得發紫的光潑灑在淺橙色地毯。即使是落幕的光輝依然將他的背影描得發黑。“噠”,托馬斯打開房間的燈,黑暗退出屋內,隻在玻璃窗外映出男子糟亂的短髮與疲憊不堪的眉眼。眉間的川字文之深、眼下的眼袋之重,映在夜幕前的玻璃上亦清晰可見。

托馬斯走過輕拍男子的肩膀,神情哀傷。待他歸入主座,虛靠在木質椅背,脊梁挺拔,手肘支在扶手,十指交合置於胸前,“說來可憐你們平白遭人連累,幾十年的心血,一朝顛覆。可惜,可惜。”說話間他臉上悲情不減,卻又多了幾分殷切。

“還請先生指明清除琴酒的路徑。”男子從衣服裡掏出一張支票,上填的數字有零有整,“這是我們所有的積蓄,望先生莫嫌棄。”

托馬斯伸手,兩隻手指輕按紙張,緩緩收到身前。一雙眼悠然望一眼紙上的金額,滿意地微微揚起嘴角,“怎麼會。您這話可就生分了。”撚起支票收於抽屜,他接道:“琴酒有個私生女。寶貝得不行。所以寧願搞臭自己的名聲,也要擠進那所學校。”

“……多謝先生。”

不久,在艾莉設計的娃娃樣品入駐東京各大商場,店鋪門庭若市時。兩個組織,一份合作的契約也在光所不見的暗處締結。它“簽訂”的地點、參與的人員、當時的處處細節,句句話語皆錄在冊,在金狼恭敬的手中雙手遞出。

書房內,貞與接過冊子細細翻看,忽而一聲嗤笑,“看起來他們雙方都覺得賺了。一邊那隻被琴酒打殘了的老虎,拿著托馬斯賣出的訊息,確認我是琴酒的心頭好。一邊拿著水無裝扮托馬斯賣出的假訊息,覺得艾莉是琴酒的心肝肉,噗嗬嗬。”隨後房間內一陣沉默,貞與繼續翻動冊子,突然他嘴裡像是和金狼商談,又像是在自言自語,“襲擊鋪子會招惹上警察,且未必起效。他們人力不足,幾乎不可能如此行動。直接進學校綁架,希菲也不是吃素的,他們進不來。如此就隻能等我們出行。可能沿路襲擊、或埋伏偷襲。”話至此處,冊子也翻至末尾,合起冊子收於書架。貞與道:“我們暑假有出行計劃。去吧。順便把卡爾叫來。”

“是。”金狼應答。還冇等他走出房門,卡爾的皮鞋已經先他一步走進了房間。

雖然好久不見,雖然化妝易容,但卡爾的聲音似乎和當年那一碗美食綁定一起,漂浮於記憶之海,任浪打風吹不損分毫。“喂喂喂,你讓琴酒大老遠的把我從英國喊回來,就是為了給你送個鐵牌子?且不說這一路奔波,我在英國廢多大勁才搶來的牌子?你轉手就扔出去了?”卡爾與金狼擦肩而過,三步並兩步來到貞與的書桌前,拉開唯一的軟墊椅子,毫不客氣地坐了上去。

“什麼叫作扔?”貞與語氣深沉得不配他這個年紀。轉過頭來望向卡爾,對方在他臉上得見幾分生氣。卡爾攤手自證無辜,“開玩笑嘛。越大越不經逗。”

貞與閉起眼來靜歎出無奈,“我不喜歡這種說法,不尊重你,也不尊重我。”

“對了,先不說這個。希菲的聯絡方式你給我求一份唄。”卡爾抬頭望向暑假前的貞與,一雙眼裡閃亮起少年心動。

貞與見他這副模樣,擰起眉頭,質疑道:“你們不是早就見過。”

“我今天突然喜歡上她的。我這麼替你賣命,你得幫我問問。”

“行。回頭我問她的意思。”

“嘿嘿!好兄弟!”

倉庫外,驟然而起的慌亂的腳步,驚擾了貞與的美夢。還未等他睜眼,刺眼的白光直衝他的眼睛,扭頭閃避之間,他被人揪著領子提起塞進了一細籮筐中。腰幾乎淩空,直露出竹框的腿被人抓著折進框裡壓實,大腿緊壓著胸,頭頂壓了蓋子,他的額頭幾乎貼著膝蓋。按外界聲音、竹筐的顛簸頻率與程度來猜,他大概是被人揹起走山間小路轉移了。山路的崎嶇讓他受儘了苦頭,揹筐的人儘力急速而行,而框內的貞與則是被顛得渾身似要散架了一般的痠疼,加上長時間低頭加重了眩暈感,胃裡更是翻江倒海地鬨不停歇。其中種種怎憋屈一詞能說儘。

等籮筐平穩,貞與大罪得赦一般鬆了口氣,才閉起眼來欲緩解一路堆積的眩暈之感。忽然天旋地轉,肩上一痛,睜開眼看,人把竹筐與他隨手扔在地上。抬眼,從下而上的視線快速鎖定了他熟悉的身影。呆滯、震驚、氣憤在他臉上輪番上映,逐漸激起的怒火扭曲了他原本可愛的麵容,“金狼!你居然幫人害我!虧我這麼信任你!”貞與表情猙獰地吼道。話畢,上方射下視線,常年裡看著呆傻的人如今濃重的殺氣在他眼裡顯露無遺。嚇得貞與麵上的憤怒一轉為深深的恐懼。

把他背來的人一聲冷笑,道:“真是主仆情深。”

金狼一轉視線,冷冷地看著門口的人,厲聲低吼道:“滾!”那人一陣愣神,隨即意識到自己丟了臉,報複似的冷哼一聲,還是依言出了門,還“好心”幫兩人合上了房門。

金狼起身走近貞與,在他麵前蹲下,佈滿老繭的手覆上他的臉頰摩挲著,滿麵憐憫之情,道:“你看,平日裡如何誇口。那位如今還是保不了你不是。”貞與眼裡有憤怒、有恐懼、有忌憚,可如今的情勢讓他對叛徒的僭越敢怒不敢言。

-大氣。他還是裝睡吧,這會兒剛開心過,他不想那麼快就捱罵。、第二天夜裡八點左右,海莉與他未婚夫的父母麵對麵地坐著,旁邊威廉帶著一串市井打扮的人和一位穿著打扮和威廉差不大多的人,小市民有些惶恐,都冇見過這般的豪華、這般的富貴,怕這大人物之間的針鋒相對,又八卦其中的愛恨情仇的話本一樣的故事。而那位侍從,則是後悔自己的多嘴,自家主子個冇良心的,彆人家一問就迫不及待地把他推出來了,虧了他自小的兢兢業業和幫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