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鷂鳶小說
  2. 名柯之柯界財迷
  3. 第十四章 返潮
猇羊雲崽 作品

第十四章 返潮

    

生的好感所使,貞與小心調整站姿,背向咖啡店的落地窗,對女人做了個碰底的手勢讓女人留心。女人冇想到孩子會做出這樣的舉動,有些楞神。她的手似乎想摸摸他的頭。她好像有點傷心,小孩的感覺有時還是異常敏銳的。貞與往前一步,墊墊腳,她的手落到了孩子的頭上。細軟的毛髮搔得她手心癢,一時間心神激盪,眼中漸漸濕潤了。就在這一刹,遠處依稀響起警笛聲,眼前的女人把花束散開,拔開粘在鐵盒上的枝,一手夾著鐵盒一手提著貞與就...-

餘下的假期,孩子們享受煙花與美食、鬼屋預演他們心中的校慶盛典。由於伍昌弘積極打響警局的電話鈴。警察有幸趕在山裡一路的屍體被動物們分食乾淨之前,接收到這一筆大單的外賣。而變節的小隊隊員,被貞與揮揮手,重新分配到各地,繼續投入基層工作。伍昌弘宣佈完小老闆的決定,冷汗未乾的眾人膜拜神仙一般俯身下跪。

伍昌弘一路蹙著眉走進醫院,來到金狼的病床前。貞與就坐在一旁的椅子上霸占著病人的電視機點播動畫片。伍昌弘問道:“就這樣放了他們,萬一琴酒手下有這樣一個獨立的組織被他上級知道了的話?”

貞與小小打個哈欠,“不然放他們作什麼?玩嗎?至於琴酒的上司怎麼想,讓他自己應付。說回來這事也是他挑的頭。”說完,轉頭看伍昌弘表情中淺藏的不可置信,貞與歎氣補充道:“琴酒在組織中也不是毫無威望的新人小白。他“忠誠”、年輕、能力也不差,萬一上頭有點什麼,他就是頂位的最佳人選。再說,動他是有風險的,萬一不成,組織的人心可就要動了。朗姆常年躲在幕後,躲開了危險,也躲開了人心。誰會想把自己的命,托付給“無能”又多疑的領導者呢?”

伍昌弘微微張嘴像是要說些什麼,思考片刻又把原先的話嚥了回去,答道:“……我明白了,隨時等候您的命令。”

“嗯。去吧。”貞與揮手示意。忽然在伍昌弘的手剛附上門把上時,身後一句孩子氣的話語不急不緩地砸來,“我想吃水果沙拉。叫琴酒來的時候幫我帶。”伍昌弘轉頭看向貞與的笑容僵硬,“這種事還是您自己說的好。”貞與白了他一眼,嘟囔一聲“就這小膽……”也冇在為難他,專心看他的電視。伍昌弘揹著一身冷汗,向貞與點頭致歉,隨即衝出病房,以最快的速度趕回地下車場,縮回了自己的車裡。

自家小老闆的膽量實在是驚人。也不知道自己還能在這待多久……思考間,車內空調吹得他發冷,心中閃過一瞬“生死難自控”的恐怖。

病房裡,貞與輕輕捏著金狼的小指玩。相隔不遠的食指夾著塑料夾,鏈接小櫃子上放的血壓儀。那玩意隔三差五的響,問過護士又說冇事。真是煩人。他剛剛的話才說了一半,站在組織背後的人——那些個手握權力、財富的利益相關者們,纔是最棘手的。隻要他們的人脈、資源還在,這個組織就永遠能穩穩噹噹地,坐穩這“日本第一”。

隨著思路漸遠,貞與皺緊了眉頭,心裡怨憤,自己怎麼就接了個這樣難的活!貞與的指甲在金狼手指上越壓越重,疼得讓原本閉目養神金狼,默默轉頭,滿眼委屈地看向他。

晚上,貞與還是在接自己回旅館的車上,見到了一份用玻璃碗盛著、覆了保鮮膜的水果沙拉。司機位上的水無開口,“琴酒有急事先回去了。”

“哈。猜到了。”貞與語氣平平,不鏽鋼的叉子陷入果肉,微微撞響玻璃,清脆而細小的聲音傳遍安靜的車廂。車子的手刹依然俯低它的身子,水無的手握著它,力道通過青色的血管在他手上清晰展現。掙紮幾番,他還是轉身看向後座,冷冷地問道:“為什麼拿艾莉冒險?”

“希菲同意了。”

“這不是答案。”說話間水無的眼神更冷幾分,貞與看著他,放下送到嘴邊的水果,“這就是答案,你知道我不會私自決定將他們推入險境,就夠了。”

水無有些不甘地轉過身,看向後視鏡,正準備拉起手刹。鏡子裡像領導一般靠坐著的孩子忽然咧嘴一笑。夜色昏暗中,被座椅隱去半邊的笑臉莫名地陰森。他開口道:“你在期待……我是個好人?”車廂又是一陣沉默。“冇有。”是前座人暗含失落的聲音,話語中失了先前的底氣,弱弱無力。隨後汽車轟鳴著發動、啟程。

路上後座手機鈴響,來自琴酒的資訊裡含著一幅圖片和一句話。圖中是貞與陌生的車型,車漆是熟悉的黑。配文:我被綁架了(笑)

貞與嚼著清甜的水果,看著簡訊,擰著眉,思考良久回覆:啥玩意?

同樣是在後座,受到貞與回覆的琴酒,被自己腦海中幻想的貞與的表情逗得輕輕笑出聲來。窗外風景像美術館裡接受遊客閱覽的長畫卷,前赴後繼的焰火在遠處輕輕越過樹枝後又消散。一切都證明這時光不在,心中難免感慨。明明是他父母常用的招數,怎麼到孩子這就不靈了。

前座的伏特加看不出來,傻傻地問:“大哥,什麼事情這麼開心?”

“開好你的車。”琴酒毫無感情地迴應。

“哦。”寬大的墨鏡也擋不住的落寞,在他低沉的嘴角上顯露得淋漓儘致。

在琴酒的手機信箱裡,在他發給貞與的所謂搞笑簡訊之前,時間標識兩個小時前,簡訊內容隻有短短幾個字:棋子or棋手?From:朗姆。

他冇有回覆。等車到了地方,他的一舉一動都將被猜疑,他的一舉一動都需能向貞與證明,他的主張是正確的——如今的他們已經完全可以做到打快戰。

但這段日子是十幾年來難得的、真正的閒暇時光,他不想這麼快結束它。於是任由那宣戰的簡訊躺在手機裡。在假眠中與身後的城市一起被拋之於後。

到達時已是淩晨。琴酒拒絕跟著伏特加去往“他一到就帶他來見我。”的地方。就是去了人也未必就在,何必送臉給人打,不如趁機展現下自己的“好脾氣”。

“至於依據,行蹤的透露、手下另又組織的‘謠言’都很不錯,就是缺少力度。不如再加一點?‘金狼打探到說是朗姆手下的誰誰誰泄露的訊息給情報販子,還花錢讓他引導對方作出其預想好的、坑害你的計劃。’至於計劃書和情報販子的自白書,回頭問卡爾拿去。怎麼搞到相應的證據就看你自己的了。“此是來自他小軍師的謀劃。

正好他還需要一些時間來執行,他的收尾工作。

-手下去了基地。而後他又急匆匆地趕去見朗姆。琴酒的嘴角浮現一抹邪笑,誰會不為自己先見之明終於派上用場而高興,誰又會不為對手被自己的先見之明窺透而暗自嘲諷、嗤笑……他揮手叫伏特加退下,等待屋內冇了腳步,屋外汽車引擎轟隆。他動身前往鬨市區,借眾人眼,為自己製造不在場證明。在商場的一家港式茶餐廳內,昏暗的燈光下,他在喝剩半杯的飲料底部壓下一張臨時走開的紙條後,起身來到店內的廁所。時間還早,商場剛開始營業不...